2011年8月22日 星期一

陸羽茶室:港台陸羽群英會



在中環士丹利街的陸羽茶室,堪稱是香港其中之一個傳奇。

幾十年歷史的她,背後的大小事,如守門口的印度護衛,退休後回鄉建大屋,老侍者的真正身份,原來是老細的種種。。。倒不如,說陸羽對員工有人情味,也不為過。

未去過的人,對陸羽存在著不同的迷思:

侍應很大鼻,對生客不瞅不睬,服務不好之類。

是旅客才會去的飯店,道理和我們不會去金紫荊廣場一樣。

總是想起,多年前的那一單槍擊案。。。

前後已到過多次,不論是飲茶,或晚市,招呼還不錯,沒有甚麼白鴿眼之類。

槍擊案已是多年前的事,再沒有同類型事件發生,行得正企得正,別人不會買起你的。

遊客才會去?是!這一次,便是為了一償台北朋友小V之心願。早在多月前,已答應她下次來香港的話,便為他安排一局。。。



結果,上星期她突然來訪,為了不令她失望,即刻召集了身邊一班飲食男女,總共11人,在周日晚上,霸佔了陸羽地下大廳的一角。



人多自然好辦事,點菜方面也能點多幾味,席上除了小弟,和西打哥的女友之外,其他的也未試過陸羽的晚市。很高興身邊的兩位九十後的朋友,也出席這晚的陸羽飯局,証明現今的新一代,會去欣賞,尊重本土傳統的飲食文化,並不是只會到甚麼二三流美式西餐廳,或那些賣相大過天的甜品店。



有備而來,菜單早就安排好,隨意地點出這幾味:

杏汁白肺湯
蝦多士
子薑咕嚕肉
網油鯪魚卷
雲腿鴿甫
糯米雞
碧綠珊瑚菜
奶皮豬油飽
麻蓉包





之前兩次來晚飯,也會喝杏汁白肺湯,這一次是燉版,味道更加醇厚,香滑,杏味還是這樣突出,豬肺還是滑得彈破,鮮味十足,始終是全港做得最好。



蝦多士又是出色之作,蝦肉打成蝦膠,與多士連成一物,蝦膠彈牙鮮甜,底下的多士香脆,而且不油膩,你看看碟底的吸油紙,已可証明一切,伴以酸甜醬汁同吃,更加惹味。此道菜很多飯店也會做,但沒有地方可做得比陸羽更好。



子薑咕嚕肉內的子薑,質素絕不比大班樓的差,每件咕嚕肉掛上酸甜的醬汁,可不是那些廉價的死酸,又或者是外國唐人街的肉汁分離的劣貨可比。



用網油來包著鯪魚肉來炸,吃得健康的人,聞名已色變,好吃的東西很多時也不健康,這個網油鯪魚卷,是其中一例。鬆化可口的網油外層,將帶有點點陳皮香,而不失魚鮮味,彈牙的鯪魚肉緊扣著,既香口,又鮮味的鯪魚卷,記得要趁熱吃。



想在陸羽找一點綠?便有這味碧綠珊瑚菜,正確身份是蟹黃蟹肉扒芥蘭,我覺得蟹黃的味道不算特別甘香濃郁,芥蘭質素是沒有問題,爽甜入口沒有渣。



其實,是夜的菜式,來到才點也可,除了燉白肺湯,與古法糯米雞,當然不是在茶樓飲茶吃到的糯米雞,而是將炒過的糯米飯,釀入在已拆骨拆肉的雞殼內,再拿去炸,便成為陸羽其中之一道名菜。



雞皮已經炸得很香脆了,釀入的炒糯米飯,粒粒均勻,不是個別黐埋一舊,黏而不過濕,就算不與糯米雞走在一起,也有獨當一面之本領。
不是大多地方,一年四季也吃到炒糯米飯,你在陸羽,一年四季也可吃古法糯米雞。

因為工序之煩複,所以沒有大多地方肯做,除了陸羽肯做此味之外,還有在北角麗池附近的"炳記"。



雲腿鴿甫也是名菜,雲腿先行以蜜汁醃過才炸,爆香鴿片,鴿頭鴿尾拿去炸,實行以三種不同的味覺,感覺一次過。炸雲腿內的蜜香,中和了本身的鹹香,酥化可口,鴿片爆得香嫩,鴿頭鴿翼炸得連骨頭也啜得津津有味。



結尾的兩大陣營,奶皮豬油包,與麻蓉包,當我預訂麻蓉包時,經理說四個便足夠,果然份量如雞球大包,假若當你吃罷豐富的主菜,要你一個人獨吞一整個,絕對是高難度動作。

麻蓉包身偏實,內裡的麻蓉也不像蓮香樓的一種,而是更實在,更重口味的麻香。如你喜歡香滑一點的感覺,相信你會更喜歡蓮香,兩者的風格不盡相同,只能說各施各法。



外型像叉燒包,一樣地爆口的奶皮豬油包,外層包身香甜蜜如軟糖般鬆軟,豬油餡是大甜之級別,得出來的感覺,竟然不是想像中的肥膩,可恨主菜環節耗力甚巨,否則連吞三件也面不改容。

我們的一檯不是甚麼貴人,只是一上菜便拿著相機拍拍拍的傻人,仍得到眾侍者的好招呼,見我們不斷拍照,更作出配合,待我們拍罷菜式後,才分菜。



這夜港台文化交流之夜,亦還了小V的小小心願,她說希望下次來香港的話,再到陸羽喝一口茶。



"同人講話自己未去過陸羽,仲使出嚟行?"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