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

Le Moment:附庸風雅


像我這輩在末世殖民年代長大,還能沾上一點點大英帝國餘暉之人,在九十年代初還未盛行互聯網,連有線,衛星電視也沒有,要得到外國的音樂消息,只能靠聽電台,或看音樂雜誌。

Chichung choices,豁達音樂天空等電台節目,是我們的寄托,音樂殖民地,豁達音樂志向等雜誌,是我們的精神食量。。。還有,位於尖沙咀清真寺對面商廈二樓的Music Union,一間有碟借,有樂手表演的會所。。。

當年身份是一名中五學生,不時上過去吸收靈氣,對一位喜愛音樂的年青人,看見面前CD櫃上過千隻唱片,如劉姥姥進入大觀園,令人留連忘返,最為可惜的是,一個沒有收入的學生哥,何來拿錢交過千銀會費?

當初出來社會做事,MU便在香港回歸大陸之前結業了,慨嘆生不逢時。。。





這天小弟受到香港國際爵士音樂節主辦單位之邀請,在中環卑利街的Le Moment出席這個以爵士,美酒為主題的Blogger Gathering。當年MU的創辦人,正是現今知名酒評人Ronny Lau,十多年後的今天,輾轉在這個場合相遇,因為他是這個午餐會其中之一個嘉賓。

有看過小弟的食評的話,也會知道我喜歡用歌名為題,也經常引用歌曲內的歌詞,加插在食評上,而且更在食評內上載MV,令大家一面看我食評,一面聽歌看MV,以音樂帶出食評上內容,留點空間給讀者思考。漸漸成為了我的個人風格。近期開始發現有些Openrice食評家,模仿我用歌名來起題,得出來只有形,沒有神,題不達意,吃個麵包真難想像到"晚晚禮拜六"?

所以,是日以Jazz為主題,將爵士樂融入在美食上,別人或覺得有點抽象,對我而言,一拍即合。其實,當大家到餐廳用膳,不時會聽到音樂,美妙,輕柔的旋律之下,心情也會更輕鬆愉快。




十多年前開始接觸爵士樂,那是是抱著附庸風雅的心態,覺得聽爵士樂是很型的一回事,於是便學人聽Louis Armstrong,Mile Davis扮型。。。。。很多事,也是由當初的附庸風雅開始,到今天已成生活的一部份。

是日午餐會有三道菜,頭盤為帶有希臘風情的Spinakopita,是一道希臘式的餡角,包著混合了橄欖油,洋蔥,大蒜,羊芝士碎的菠菜餡,味道香濃得來帶清新。




除了爵士樂之外,每一道菜更配一款餐酒,小弟經常一邊聽著音樂,一邊喝酒,久而久之便養成出一個習慣,當我聽Oasis,BLUR,PULP等英倫搖滾,總會喝著麥啤,Joy Division,Franz Ferdinand等後龐克,雪櫃內的伏特加是最佳朋友,當唱盤上播放著爵士樂,Bossa Nova,古巴Salsa之音,一杯純芽威士忌,走不了。但絕少以紅白有氣酒來邊聽邊喝,最大原因,是烈酒可以保存多年,餐酒開了之後,只得最多一兩天壽命,我一個人,實在很難一口氣喝光一整瓶。

此道菜配上意大利TERRE di GER的Pinot Grigio,帶有清新的花香,初入口比較酸,但喝下去則果香與酸度兩者之間取得平衡。




主菜是紅莓醬蘋果配鴨胸,以薯仔,燒黃椒,青瓜片作配菜,紅莓與蘋果混合的醬汁酸甜,配以肥膩的鴨胸是非常配合,但鴨胸的肉質老了一點,不夠嫩滑,鴨味方面則很濃郁。對一間座位不足二十個的小店,一次過上十多位客人份量的菜式,水準難免有所偏差,這一點,不能夠太過苛求。



主菜喝的餐酒,是來自西西里道的紅酒,較為年輕,聞下去味道不算十分突出,喝下去先辣後柔,果香味重。







甜品為提拉米蘇,香濃軟滑,以味道偏甜的汽酒襯托,是一個不俗的結尾。

以美酒,爵士,美食來穿梭這個多小時午聚,期間與Ronny Lau,爵士總會主席Peter,在餐酒,音樂上文化交流,期間得著不少。


我沒有天文數字身家,喝不起價值連城的Fine Wine,但是有名樂手的唱片,只是百多塊錢。。。音樂與酒,兩者共融,濃情化不開。




非常感謝有關方面之邀請,順帶一提大家,香港國際爵士音樂節2011,將會在九月二十五號,至十月二號舉行。期間的多項活動詳情,可觀看以下網址 :http://www.hkijf.com/zh/

Le Moment:中環蘇豪卑利街55號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