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0日 星期二

正斗:義薄雲天炒牛河


有說男人的浪漫,是屬於豆腐火腩飯,其實,不止此一味。我在早前已說過,滑蛋叉燒飯一樣匹配,而且來得更溫柔,沒有豆腐火腩般陽剛味。

說起上來,乾炒牛河更能代表男人,至於此味的典故,如果有研究開飲食歷史的朋友,或會略知一二,聽說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末,日本仔進佔廣州,有軍官光顧一間專做濕炒河的小販檔,但是原材料用光,而又不能購買而拒炒,惹得軍官氣上心頭,亮搶來指嚇,在危急關頭之下靈機一動,用上乾炒方法,最後吃到軍官大叫好味,結果一碟牛河救全家,抗戰勝利之後,乾炒牛河便逐漸流落廣州,南下香港,成為不朽的民間傳奇。

在香港吃過有水準的牛河,還是何洪記,想起其兄弟班正斗,聽說水準相若,但我未試過。一直覺得,何洪記與正斗的關係,等同南華和天水圍飛馬。

兩年多前到過黃埔正斗,吃了雲吞麵和大包,今次目標明確,餐牌看也不看,與侍者說一聲:唔該一碟乾炒牛河!簡單直接。



$68一碟的乾炒牛河,連加一要七十多,相比街檔當然不便宜,但又便宜過中環港島廳,勉可說是夾心階層吧。



桌上的醃沙葛,很酸,入口爽脆,胃口大開。

乾柴烈火下的牛河,鑊氣沖天,這是最重要的一環,有說羊肉不騷,等於女人不騷,男人不愛。如果牛河沒有鑊氣,就像男人沒有雷氣,無撚用之表現,等同太監一樣幹不起來。

鑊氣,等於那種義薄雲天之豪情,醬汁,等於男人的汗水,每一條河粉也均勻地沾滿醬汁,假若有些河粉色水不均,代表這個男人"渣流灘",做事未盡全力。牛肉,沒有被梳打粉來掩飾,肉味濃入口帶有原始的嚼勁,代表著真漢子之表現,吃著梳打牛,感覺像與偽君子為伍。

細滑的河粉,條條分明,沒有一條疊一條的層次,這個男人,粗中帶細,不是那話兒的細,而是粗獷的外表,包著細密的心思。其他的芽菜,荵段,是其身上的裝飾品,現今男人穿耳,也不再是新鮮事。紋身,亦不再是社團中人之專利。



牛河之最佳兄弟,一定是辣椒醬,而且要是余均益,我一早被余均益縱壞了舌頭,其恰好的辣味和酸味,豐厚實在的感覺,配上炒麵炒河煎蘿蔔糕,是天仙配,塗上香水的男人,更添上一份魅力,大多地方供應的辣醬,味道曖昧,像塗上味如汽車香精的平價香水一樣,俗不可耐。女生一聞到,即刻彈開九仗遠。

最後吃個一條不剩,碟底並不見很多油份,只有醬油的痕跡,這個男人,對自己的儀容很注重,不容自己油光暗瘡滿面。難怪眾女仕在街遇上他,也忍不住回頭望多一眼。很多女生不會去普通茶記吃乾炒牛河,但會來何洪記,或正斗吃罷一整碟,為何?很簡單,因為做得沒有外面的油膩。



一碟有水準的炒牛河,等於一個好男人,正斗絕對做得到,可惜,我不是。

正斗:紅磡德安街7號黃埔新天地黃埔花園8期1樓111號舖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