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

飯桌上搞手的樂與怒



由十多年前玩新聞組開始,直至到今天,已安排超過一百場大大小小飯局,由多年前某灣仔酒店自助餐開始,轉眼間,十多年了。

多年前的往績不計,由五年前,開始在飯圈做搞手,我想,也應該有數十次經驗吧。最便宜的掃街局,到幾百銀一個人的高價飯局,由幾個人,到六十人大局,當中的背後,其實不是很多人知。

公開飯局之中,即是放出去群組公開報名之類,最怕就是被人甩底,而且更是一次過甩一圍,現今回想,不排除是集體惡作劇。




事後他/她總有一些理由來狡辯,又話在大陸趕不及回來,又話要加班之類,當然很多也不了了之,對著這些人,即刻放入黑名單,add了我Facebook者,即刻unfriend!

就算是自己朋友,經常性突然甩底,又如何呢?他/她的理由總是說突然要考試,要跟老細應酬,又說有個更重要的事去做,一次半次還可原諒,三番四次也是如此,x你又唔係,唔x你又氣難下,我不阻礙你發達啦。

不要少看這一個半個爽約者,如果這一餐,是預先寫好菜單,斷人頭收費,幾百銀一位,而且一早交訂金,數目不能刪減的話,要那些出席者幫你分攤費用,雖然眾朋友口口聲聲說不介意,你也感到不好意思吧。事後問你追討費用的話,盞大家沒趣。

有時候在社交網站,上載一些飯局相片,其中一些朋友見到,埋怨為何有局也不叫我?但你們又想一想,前前後後推卻我幾多次?約你十次推我十次,每次開event你就第一時間not attend,或者是沒有回應,包括那些朋友們的生日飯局,教我如何找個理由,再約你們飯局?

就算在同一張飯桌上,人人的口味未必相同,最大難題的是,在公開大局試過,有茹素者跟我們同桌,為了顧及他/她,唯有叫多幾碟菜。

好幾個經常遲到的朋友,我反而不大在意,他們自己知自己事,不會要求我們等她才上菜,銀兩亦給足,當然沒投訴。


幸好,我們飯局圈子之內,大多是甚麼都吃,不揀飲擇食,這樣就易話為好多。

有時,飯桌上的菜式水準未盡人意,作為搞手,理應付上一定的責任,好幾次因為味道失算而自責。不過大多人也會體諒,最痛心的一次,就是自己圍內的朋友,在另一邊廂的飯局,大數我們的飯局點樣差,點樣垃圾!

此舉像一個泛民中人,走到去建制派地頭,唱衰盟友,這種反骨的行為,簡直罪無可恕。

不要看吃完一餐飯,便甚麼事也沒有,事後亦收過朋友的訊息,內容是投訴某些人的行為,又說對方單單打打,起筷一定揀最靚的部位,慌死怕蝕底。。。諸如此類。



經常有酒友向我投訴,邊個邊個次次出來飯局也不帶酒,但又爭著來飲。正一菠蘿雞!下次我不要與他/她一起坐!

作為飯桌上的搞手,無錢賺,又要花時間與食肆傾菜單,價錢,而且又要承受出席者甩底,平均價錢提高,食物水準突然失準,令到一眾食友有所怨言之風險。

所以,是非常吃力不討好的一回事,唯一的得著,便是認識了一大班志同道合的好朋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