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

Goossens:貓屎先生



位於跑馬地源遠街,來自比利時安特衛普的朱古力品牌"Goossens",以手造朱古力為名,也是比利時皇室最喜愛的朱古力。就是其貴族的血統,身價亦比其他朱古力高。

一直也想試其Dark Chocolate,早前有幸受到店方之邀請,出席其朱古力,與Kopi Luwak之發佈會,真是與有榮焉。

店方說出席者衣著為Smart Casual,既然Goossens是來自安特衛普,如果身穿Martin Margiela或Dries Van Noten,應該非常貼切,但我衣櫃內的"Anterwerp six",以冬天衫為主,又沒有可能身穿大多人也有的MMM的AIDS tee吧。。。



來到與主辦單位打個招呼後,便聽他/她們介紹朱古力店之背景,和另一位主角Kopi Luwak。大家也會知道,Kopi Luwak是印尼的貓屎咖啡,身價不菲,在高級餐廳喝一杯,起碼二百塊錢以上。



說回這天的主題,是Goossens與Kopi Luwak crossover之作,未來日子更會舉辦Kopi Luwak tasting class。我有幸喝到頭淡頭,當然高興也來不及,但一直有看我食評的讀者,都知我一直不喝咖啡,這一次會不會"楚材晉用"?



是日給賓客品嚐的朱古力,有分Dark Chocolate,和咖啡朱古力兩款。首先說我比較喜歡的Dark Chocolate,單是可可豆產地有好幾個地點,包括巴布亞新畿內亞,剛果,科特迪亞,馬達加斯加,秘魯等幾個產地。

巴布亞新畿內亞的一款,除卻朱古力本身的苦味,還帶一點煙草味道。前名為象牙海岸,今天名為科特迪瓦,你是足球迷的話,一定會想起杜奧巴,或高路/耶耶托尼兩兄弟,至於其可可豆做出來的朱古力,又如何?就是很苦,但很醇,單一的朱古力味,苦味一步到位,對很多人來說或許會單調,但我非常之喜歡。非州島國馬達加斯加的一款,甜中結尾帶點Spicy,那種感覺悠長。剛果的味道很Complex,咖啡藍莓味渾然天成。秘魯則很重果味,尤其是啤梨味道。

以幾個非洲地區可可豆混合一起的朱古力,反而是最為平凡的一款。只是感覺比較圓滑,不及以上幾款那麼突出的個性。



在Dark Chocolate與咖啡朱古力之間,亦有些朱古力條,和一些黑漆漆的圖案形朱古力片。朱古力條內藏著橙皮,吃下去有一點點積及橙餅感覺。另一邊的朱古力,外表是太陽神圖案,我不期然想起同區的高級西餐廳AMIGO的金漆招牌。這塊太陽神朱古力,味道單一的苦,結尾悠長,而且很脆口。



咖啡朱古力比較適合一些,怕苦但又想吃朱古力的朋友,平心而論,各款的咖啡味不算太過突出,整體味道較為甜一點,尤其是內藏的焦糖軟心,香滑得甜到入心。



接下來的是店方為我們泡咖啡之時間,多年沒把咖啡放在唇邊的我,枉論喝過貓屎咖啡了。不久,店員將剛泡起的貓屎咖啡奉上面前,以專用的咖啡杯盛上,非常美觀。



與照燈黃油蟹一樣,現今的貓屎咖啡一樣可以做假,強行養殖來充當天然。這個Kopi Luwak,是印尼政府認可之出品。麝香貓在指定的田園內,隨意地吃咖啡豆,隨意地排洩。每年的產量不多,形成奇貨可居,物以罕為貴之現象。




首先,聞到濃香的咖啡味道,平衡的酸味,喝第一口,咖啡的香和酸度走在一起,繼後越喝越醇,但質感比想像中薄,喝Kopi Luwak,是無須加奶加糖,喝到最尾,杯底留下咖啡渣,這一刻,越來越苦,味道越來越厚,最後的Long lasting餘韻,歷久不散。

我不懂去說好喝不好喝,但口味是很個人,沒有絕對,尤其是喝酒和咖啡,最好的,未必是對自己口味。不過這一次貓屎初體驗是正面的。咖啡與朱古力的配搭,比起配紅白酒為佳。最後我一口貓屎,一口朱古力,逐點逐點吃,不知不覺也吃得叫飽。



在出席這發佈會之前,我心裡在想,會否喝貓屎喝上癮?事後店方更向每一位出席者,送上一包記念品。內有兩包貓屎咖啡,和數款朱古力。。。




待放假的日子,泡一杯Kopi Luwak,喝一口朱古力,唱盤上播放著古巴爵士之音,這個下午,應該會很美好。


Gosseens:跑馬地源遠街8號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