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

倫敦:倫敦有個聖約翰 St John




當我又去倫敦,(沒錯!是又去,前後已到過倫敦七次!)朋友們總是說:(你又返鄉下了。。。。)

倫敦,也算是我第二個家吧,我經常套用中世紀某詩人的說話:當你厭倦了倫敦,你便厭倦了生命。去過多次還不覺得悶,反過來越來越精彩,每一次旅程完結之後,個心忐忑不安,盤算著下次幾時再來。

上一次到訪倫敦,是兩年前的事了,那是金融海嘯直倦全球,連帶歐洲經濟大衰退,英鎊跌破一對十一,連直航來回機票,也只是二千六。。當然是未連稅啦!兩種條件加埋一起,機不可失,即刻出機票,趁佢病,囉佢命!

每次出發之前,一定會選定數間必去的餐廳,我對住宿要求很低,但求一張床便可,寧願留些銀根,來吃喝買東西。




這次倫敦之旅,只有一間餐廳是預先訂了桌,他的名字是St John



為何選擇此間餐廳?因為看過蔡瀾先生,在專欄上推薦,小弟實在有眼不識泰山,原來這間St John,是倫敦米芝蓮的一星店!



此店的位置在London underground Farrington與Barbican中間的St John street,由Farrington站步行大約十分鐘便到。

說到St John的背景,歷史只有短短十七年,與OASIS推出第一張大碟"Definitely Maybe",差不多時期。



英國飲食文化一向沉悶,但St John做的並不是傳統的英國味道,而是以內臟菜式為主打!對我們吃飯慣牛雜豬肝的香港人來說,當然不算甚麼,在英國,便是新鮮事。"nose to tail eating", 是St John的理念,與近期火紅的意大利餐廳Linguini Fini一樣,由豬頭吃到豬尾。



餐廳內廳環境很Casual,沒有拘束感覺。廚房是開放式,非常之隨意。這個下午食客不算太多,小弟早在一個月前已在網上訂位,可見我對這一餐,抱有很大期望。



頭盤有大約十款選擇,主菜則只有數款,海鮮,牛,豬,雞肉為主。包括英國約克郡原產的Middlewhite豬,Grouse等等。既然St John是以內臟菜式聞名,是日我選擇的兩道菜,全部是內臟。


Roast Bone Marrow & Parsley Salad,是烤牛骨髓沙律,在香港也經常吃到牛骨髓,就是在大牌檔吃到的骨髓炒三鮮,近年在西餐桌上,也可找到其蹤影,包括灣仔的The Pawn,LKF Tower內兩間餐廳Opus Grill,與Lily and Bloom




牛骨髓本身沒甚味道,食法是將牛骨髓,塗在麵包上,耍些鹽同吃,加了鹽之後,連同骨髓的油脂,味道變得很甘香。伴碟的沙律作用,很簡單,是平衡骨髓的油膩感。

Venison Offal and Turnips煎鹿雜,鵝肝鴨肝吃得多,鹿肝,鹿腰不是很多機會吃到,因為鹿肉是野味之一,其味道很原始,濃烈,比養殖的鴨鵝的更濃,肝身質感同樣柔軟,旁邊的蘿蔔,香甜軟淋,相當稱職的配菜。

只是獨個兒來,一個胃只能吃兩道菜,人多的話,可一試其Whole Roast Suckling Pig,價錢很貴,要三百多鎊一隻!



不過,這一頓午餐,價錢不算天文數字,連VAT,小費,大約廿七鎊,那時一英鎊,只是對十點九而已。

St John : 26 St.John Street, London,EC1M,4AY

http://www.stjohnrestaurant.com/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