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

TANGO:似火探戈


上次與友人Stella 的飯局,她搶著埋單,今次到她生日,輪到我作東一次,有來有往,才是朋友之間相處之道.

她身為化妝導師,工作時間很"弔詭",每天朝十二晚九,唯有相約在她的放假日,這時便輪到我要上班,晚飯地點只能在小弟工作附近餐廳中選擇.我問她想吃些什麼,她說沒有所謂.我提議: (不如去一間你同我都未吃過的菜式.)我所講的,就是阿根廷菜.在香港的阿根廷菜館,十年來一直只得蘇豪士丹頓街的La Pampa,如今多了一間阿根廷餐廳,就是Dining concepts旗下的"Tango",地點在雲咸街嘉兆大廈二樓,即是昔日"Bombay Dreams"的位置.



小弟對阿根廷文化認識不深,在早年"春光乍洩"一片,黎耀輝與何寶榮,兩個在布宜諾斯艾利斯,愛得轟烈又苦澀.身為英格蘭球迷的我,當然痛恨阿根廷,廿多年前馬勒當拿一記上帝之手,怎善忘也不會忘記,碧咸被施蒙尼用奸招害,其副討人厭咀臉還歷歷在目.但我對阿根庭菜,實在沒多大認識,極其量是牛肉,或者紅酒.其牛肉同巴西牛一樣,同樣被看低一線.沒法子,大多人也走去吃和
牛.



餐廳環境較為casual,窗內的窗全部打開,秋涼時份坐在窗內,吹一吹微風,倍感寫意,可惜窗口位一早已比人訂下,我們只能坐在開放式廚房前面.隱約地也聞到一陣炭燒味.果然別有"風味".

大家對此國家菜式認識不深,拿起餐牌,便選上一些平時少見的菜式,一定不會錯.好像棕欖樹的樹心,別處所無.西班牙人曾管過阿根廷,自然有血腸,還有類似Cornish pasties的Traditional Argentine savoury pasties.



友人S平日喜歡喝紅酒,與我一樣喝平價貨色,吃扒實在少不了紅酒,在酒牌上點了一支阿根廷的Cabenet Sauvignon,$350一支,很抵喝.



餐前小吃是用香料燒成的薯仔粒,配上酸忌廉吃,如果作為開胃菜,則有點膩,



餐前麵包是普通法包,新鮮熱辣,外脆內軟,牛油同樣是普通貨色.無整色整水,如果麵包本身質素好,無須用到黑松露牛油來遮醜,有如一位天生麗質的女生,略施脂粉已傾到眾生.假若是"豬扒",任你用到名貴化妝品,也是一樣.



Morcilla Sausage是阿根廷血腸,沒有血腥的感覺,味道香濃帶點甜,腸肉鬆化軟糯,友人已戒吃豬紅,當然不能吃血腸,結果我一個人獨享.



餡餅是Sweetcorn, Basil and Black Olive,外表金黃,入口香脆,但餡料份量不多,未能填得滿,我想起本地點心店"添好運"的雪山叉燒包,旺角店的叉燒包,叉燒塞到滿,但深水步分店的叉燒包,同此餡餅一樣,很有"空間感".



Hearts of Palm, Tomato, Avocado and Basil with golf dressing,是用樹芯做的沙律,對我未接觸過此味的人,當然有新鮮感,樹芯本身味道不強,用dressing來令到味道清甜,吃落的感覺有點似白露荀,加上底部的牛油果,鮮甜多汁的番茄,是值得向大家推介的沙律.



Tango內的牛扒,分好幾個部位,有Short ribs,fillet,sirloin,rump,T-Bone,rib-eye等等,如果不吃牛,也可點燒雞,羊,樽魚.牛扒除牛柳由八安士起之外,其他全部由十二安士起.對我當然綽綽有餘,但恐怕友人未必吃得下,於是便點了Gaucho Platter,二人份量的拼盤,內有Short ribs,rump,fillet.等一會,牛扒便燒好上檯,侍者見狀便加一句: (如果吃到一半,牛扒變凍的話,我們可以拿去加熱.上桌連鐵板上,"沙沙聲"作響.氣勢磅薄,連隨牛扒尚有好幾款醬料,有芥辣,橄欖醬等等.



我們要五成熟,炭香隨煙飄至,牛柳烤得焦香,內裏肉質粉紅,血水不斷流出,肉質鬆化,沒有牙也能吃.牛柳肉味很濃,很原始,加上炭燒香味,實在不知怎去形容有幾好吃.邊位更帶有一些肥位,甘香又鬆化,不要看友人S打扮入時,思想前衛,她與我一樣喜歡吃懷舊菜如金錢雞,還有牛肉內的肥膏.

另外的Rump,肉味同樣濃郁,質感更軟稔,Short ribs其實是大家在韓燒上,經常吃的牛肋骨.不過阿根廷的燒牛肋骨,是不用加醬料去燒,沒有韓式人工化的甜,只有天然的肉香,和軟稔的感覺.此拼盤一次過滿足三個願望.價錢為四百多,夠兩至三人分,比單一叫個十四安士肉眼,更為化算.



撐得肚皮漲起,聽聞Tango的甜品是"甜到漏"之級數,我倆也無福消受,繼續摸著酒杯,暢談風月.想起大家相識也有十年以上,當時她還是身穿校服的女生.由一起去蒲到失去聯絡,再在社交網上重新連線,轉眼間大家也屆而立之年,見到她今天在事業上發展不錯,我實在替她高興 .



其後阿根廷女經理,和大廚走出來問意見,友人給予稱讚,我說: (之前除了貝隆夫人,馬勒當拿和美斯之外,對阿根廷一無所知,這夜的牛扒,很好吃.)大廚聽罷大喜,高興地說美斯是他最喜歡的球員.都說用足球來打開話題,果然很管用,當然我沒有說自己是英格蘭球迷,深入一點再說到福克蘭戰役,恐怕他倆阿根廷人面色會大變,反過了我要高歌一曲"Don't cry for me Argentina"來安撫了.


TANGO:中環雲咸街77號嘉兆商業大廈1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