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

公利:深秋的黎明。



蘇豪上的異國風情,近年逐漸地向下移,在上蘇豪與下蘇豪之分水嶺荷李活道上,你可找到一些三不像之東南亞餐廳,畫廊藝廊,古玩店,甚至酒吧,同是亦會找到一些老舖頭,地檔,如此強烈的對比,只能在此找到。

蘇豪,就是如此地複雜,同時。亦是引人入醒之地方。

荷李活道的公利,正是其中之一個"舊派"之代表。其風行幾十年的蔗汁,湊大居住在附近的老街坊,同一條街老對手林記一早退下,可見公利之江湖地位。

公利這兩個字,你們會覺得,是新鮮蔗汁的代名詞。

對我來說,是一個加油站,每一次路過,總會放下數塊錢,乾一杯鮮甜蔗汁。而且,還有一些已經埋葬的點點回憶,曾經在這個擺花街,荷李活道上的交叉點,在感情線上的交錯發展,最後,還是捨得去剪。

人去茶涼,今天來到公利,難免有點落泊的感覺。



猶記得早年有事無事,一起路過總來飲兩杯,喝天然蔗汁比飲酒更有型,尤其現在社會的風氣,經常標榜健康生活。說起來,在另一個角度去看,在蘇豪腳下喝蔗汁,事實上又幾有型。



原支蔗汁一口過。記得她曾對我叮囑過:不要喝太多,很高糖份,吸收過多是沒有益處的。高蔗糖的蔗汁,新鮮榨出來,怎能沒有不好喝之理,好喝,就是如此簡單,記著,要即喝,賞味期限,是不會為你而延長。



可惜的是,全香港除公利之外,沒有其他了。難道做杯蔗汁,是如此地艱難的嗎?想起又是,現今香港食店大多急功近利,那有閒情逐碌蔗去同你搾汁?深層次一點去想,是不是昂貴的租金,扼殺了不少老店三代人的心血?



一直與蔗汁糕時晨八字不夾,這次終於能嘗到這樣公利的名物。口感如果凍,入口全是自然,無修飾,清甜的蔗汁味。吃罷未且高興,還感到有點點相逢恨晚。



天花上吊扇仍轉動。
電視上仍播著賽馬。
店內花貓仍舊每晚外出"留情"。

但身邊人不是她,就算杯中蔗汁怎樣甜,也敵不過心靈上的苦澀。



看著櫥窗內,深秋的這樣一個黎明,無限清醒在心底。你不必怕寂寞,因為,你身旁的林志美,已經陪著你數十年。

冷眼看著荷李活道上,喜愛夜蒲的一班癡男怨女,多年前,我也是其中之一份子。

憶苦思甜,抵達了人生的中游,但沒有發出風流,只是心態像蔗汁內的蔗糖一樣,沉殿了在心深處。



公利:中環蘇豪荷李活道60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