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14日 星期一

一品齋:以後未來是個謎 ,不必牽強說盟誓



從來,也覺得自己,是一個愛恨分明,直率性的人,沒有存在半點灰色地帶。

對身邊的好朋友,總會設法去取悅他/她們,你快樂,我快樂。

對著自己不喜歡/憎恨的人,也是恨得義無反顧,最好,以後不要相見,我EQ低,免得有不愉快事件發生。

對著現今的香港社會現象,地產霸權,軟弱無能的政府,一早徹底失望,小弟人微言輕,實在不能做些甚麼。某個政黨經常說著"理性向前"。在這個爆裂都市,人人怨氣沖天,還要同你講理性?你請我食蛇宴,便可以令到大家收口?妄想。

地產霸權之下,本來一些有個性,特色的餐廳,因為瘋狂加租下逐漸地結業,早前在禮頓道的某間印尼餐廳,是其中之一個例子。長此下去,只會變成大集團連鎖店的世界,十九區也是吃同一個味道,所謂的地區色彩,亦將會在短時間之外消失殆盡。



日前在西打哥部落格上文章得知,位於銅鑼灣希雲街的中式甜品店一品齋,因為租約期滿,會在月底結業,會否另覓新址繼續下去?仍是未知之數。



希雲街並非在銅鑼灣區之心臟,租金應該不貴,但這裡亦比較隱閉,沒事幹也不會走過來,既然可以在這條小街屹立多年,其實力是不用置疑。

上周五在數碼港出席完活動之後,連同六位朋友,一同來到一品齋,吃個飯後甜品,也可以說是對此店的一點支持。



那時候店內只有兩個客人,店主正在剝著銀杏,很難想像,在平日的下午茶時段,與六位朋友一起坐在這裡。每人點一款不同糖水,分甘同味。



我屬意紅豆沙豆腐花,車品品的紅豆沙好,文華廳的紅豆沙也好,一品齋的紅豆,不是甚麼價值連城的貨色,但是紅豆煲得粒粒軟糯,起沙,感覺濃情得化不開。豆花充滿濃郁的豆香,兩者紅白配,是絕配。



番薯糖水,我還是喜歡書局街的王記,這裡的薑味,我嫌還不夠薑。不過蕃薯煲得軟淋,入口即化,香甜可口,也是值得一吃。




腐竹蛋糖水是另一款水準之作,奶白色的外表,腐竹煲到稀巴爛,不見其形,只見其味,每一口也是腐竹的香味,賭徒最忌吃銀杏,食白果是極之不吉利也,對著軟淋,鬆軟的銀杏,也忍不住吃多幾粒,不要緊,這天不是賽馬日。



唉,像這一類中式糖水的小店,在社會大氣候之下已被邊緣化,西打哥說中我心裡想說的說話,希望那些年青人/甜魔,不要一味媚外,也應該要重視一下,本土的核心價值。連Afternoon Tea也大大聲說成"HIGH TEA",去酒店吃個甜品就認定自己很有品味,其實,只會突顯自己的膚淺,無知。可惜,現今在網上/現實上,這類人,多的是。

森記,一品齋栽在瘋狂租金之下,想到西環正街的源記,這一座橋頭堡,如果有天連源記也失守的話,香港,便淪陷了。

與店主道別後,步出門口,人若似白雲,隨著風飄去,沒有淚。

以後未來是個謎,不必牽強說盟誓。



珍重。



一品齋:銅鑼灣希雲街8號地下

PS:請讚一讚他們的Facebook page,當是對這店的一點支持吧。

延伸閱讀:一品齋:容不下的溫暖 - 西打哥:http://blog.yam.com/ywjoseph928/article/44030094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