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

台北:濱松屋之即殺鰻魚



台北的中山區,是當地日本人聚集之地方,與我們的太古城差不多。

這裡有很多各式其式的日本料理,壽司,居酒屋,燒肉店,林林總總的食肆,令人花多眼亂。

想起香港,還沒有一間專門吃鰻魚店,這一帶也有好幾間,當中包括在林森北路119段的濱松屋

是夜乘著壞天氣,在捷運中山站與台北的友人小V會合後,便一起來到濱松屋。


為何在數間同類型的日本料理中,選上這一間?全因是這裡有一道鰻魚三吃,是該店的一大特色,別處所無。

餐廳環境帶有濃厚的和風,兩個人安排坐在房內二人檯,被廉遮蔽著,私癮度極強。



我們兩人同樣選上鰻魚三吃,價錢不便宜,連加一也差不多$1000台幣,你可以說:在香港吃個鰻魚飯,也只是$100多一點!!

全因,台灣是有養殖鰻魚,所以,用的是新鮮貨色,是香港的日本料理沒法比擬的。而且台灣養的鰻魚,更會輸出到日本!



因為新鮮,所以會吃到鰻魚肝,這是我平生第一次,品嚐此珍味,塗上燒汁在鰻魚肝身上燒,惹味之外,鰻魚肝味道甘香,質感鬆軟,邊位帶爽脆,是佐酒佳品。



究竟鰻魚三吃,是甚麼的一回事,就是一客鰻魚,具有三種食法。



單看配套,有溫泉蛋,高湯,芝麻蔥花,已知這是非一般的鰻魚飯。



第一部份,是基本的鰻魚飯,現殺的新鮮鰻魚,特別肥美鮮甜,沒有那種難頂的腥味。雖然現時並不是吃鰻魚之最佳季節,不過既然是新鮮,便不分傷春悲秋了,道理與歐洲的生蠔,其實一年四季也不缺,只是九月至十二月,才是當造期。

第二部份是加上海苔絲,芝麻蔥花吃,這時候,本來甘香,惹味的鰻魚飯,在味道上的層次感提升。



接著,便是放入高湯,等於我們所說的泡飯,此時碗上的鰻魚飯,更加清香,鮮甜。




最後,將玉子混合剩下的鰻魚飯,那怕膽固醇?一於高呼膽固醇萬歲吧!

吃罷鰻魚三吃,殘漬掛著唇邊講不出滿足,以餐巾沾一沾咀角,心裡還是有點惋惜,香港人崇日程度不下台灣人,為何,找一間像樣的鰻魚飯,是這麼艱難的一回事?



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,始終,我只是台北的過客,借來鰻魚三吃來填一晚,終須都歸還,無謂多貪。

如果,回到香港,將那些沒水準的鰻魚飯,也甘之如飴的話,情況便與癮君子,在戴麟趾診所喝橙汁來吊命了。


濱松屋:台北中山區林森北路119巷22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/

1 則留言:

  1. This is one of the great pleasures of eating Japanese food in Taipei. Cheaper than in Japan at similar quality. The only eel restaurant I went to in Taipei is 肥前屋, which is quite good.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