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26日 星期一

MIST:Last Christmas


當大多朋友,也是五天工作,放紅假,作為服務性行業的我,每周工作六天不特止,大時大節更眼白白看著別人狂歡。。。。慨嘆自己當初入錯行。

之前兩年的平安夜,因為她,身上穿的是燙得畢挺的恤衫,西裝外套,頭髮也塗上髮蠟修飾一番。才與她的美麗,Stylish相配,如今,一切已成過去。。

本世紀最冷的平安夜,只是一件T - shirt,再披上件Karrimor算,任由頭髮縫鬆便出門口。

平安夜晚上,本來想試在銅鑼灣霎西街的新拉麵店,無奈地來到已經關門。結果轉到去新會道,米芝蓮一星級拉麵店MIST。實在始料不及,在這個情況之下,來到這間我一直想光顧的拉麵店。

眾多人也在這個晚上,趕著去酒店,吃個挪威三文魚/無味火雞聖誕大餐,或者上西餐廳,吃個比平日貴一倍,還是平日吃的那一件鵝肝/牛扒的套餐來應節,堂堂一間星級拉麵店,平安夜晚只得三檯食客。深信好些港女的心態,假若在大時大節,男方只是帶她來吃拉麵的話,一定全程黑面,事後再上She.com討論區,大數男方不是,說怎樣怎樣孤寒,為何其他人去那些big name如Petrus,Caprice,而我只能吃拉麵?

火鍋是屬於群體,拉麵是屬於個體,就算一個人來,感覺不致太過難堪。



與其他拉麵店作比較,MIST的格局像一間西餐廳,多過一間拉麵店。相信,他們的一粒星,或多或少在這裡爭回來。





除主打拉麵之外,亦有一些料理,價錢方面一早有心理準備,最便宜的拉麵為$110,加隻蛋便多付$20。湯底有數款可揀,鹽味/MISO/醬油,或一些季節限定,如雞白湯/豚骨湯,可是這一晚,沒有季節限定供應。



抽屜內的單張,說明店方沿用食材之源頭,待大家可以吃得安心,年初日本核電洩漏危機,很多食店即刻與日本劃清界線,MIST的肉類,海鮮,穀麥,調味料,依然堅持用日本貨。



餐前小吃是Mozarella與番茄,在日式拉麵店吃此味,未免有點不可思議,如果在MIST,似乎又理所當然。



近期吃得豚骨湯拉麵多,今次便來個MISO拉麵吧。拉麵內,有辛蔥絲,筍絲,叉燒。



湯身濃厚,湯面帶點油光,日本拉麵應該如此。味道甘中帶點甜,沒有一味死鹹,很有層次,面頭的辛荵,有提味之妙。




叉燒入口鬆化,肥膏位甘香味美,論烤功或者秀拉麵會好一點,但是說到叉燒的質素,MIST贏一條街。麵條用上日本麵粉,在工場自家製,不像豚王/一風堂的幼身,粗身吃落更有質感,更能掛汁,當然沒有討厭的鹼水味。$110一碗拉麵,當然不便宜,但絕對稱得上物有所值。



一碗拉麵當然不夠,另外點了麵店其中一道名菜,香焗那霸甜薯豬腩。
瘦肉部份有點過實,肥肉位則非常甘香味美,燒皮香脆,豬腩肉上的醬汁酸甜得開胃,每件燒腩之間,更夾著不同蔬菜如露筍,椰菜仔,蘿蔔等,賣相與店內環境一樣地像西餐。

曾經為香港的日本拉麵店,以英格蘭足球聯賽體制來分級,MIST與豚王,函館一樣,在我心目中,是英超級別。

平靜的平安夜,一個人嫌冷,擁抱著MIST的MISO拉麵,尚未晚。吃得一臉滿足,表面上是笑臉,咀角上還是滲出一點哀愁,心裡無盡空虛。



站在店外門口,任風沙吹我面,獨我闖,追趕風中,誰伴上路?

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
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
This year
To save me from tears
I'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



MIST:銅鑼灣新會道4號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