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

Posto Pubblico:冬日浪漫



早前,曾經與台北的朋友漫遊一轉蘇豪區,談到兩地的文化差別,我問:台北好像沒有中環蘭桂坊,蘇豪區的老外蒲點?

她說沒有,並覺得有點奇怪,為何香港大多西餐廳的餐牌,沒有中英對照,只有英文,而且服務生更是菲律賓,尼泊爾人。。

我答:因為香港是華洋雜處的社會,曾被英國管理過,所以比你們的台灣更為西化。你會在街上見到一大班黃面孔,但互相交談是用美式英語。。蘇豪區是香港的老外消閒熱點,既然你來光顧這裡西餐廳,便有心理準備說英語,就算致電到餐廳訂座,也是要用英語應對。。。。

這一帶的餐廳,大多是西風打到東風,顧客十居其九也是外國人,當我們進去,便覺得有點異國風情。

其中一間表表者,是伊利近街的Posto Pubblico



是晚受到餐廳的公關G之邀約,與數位朋友,一同來到試該店的新菜式。

赴會之前,已經對該店的Homemade Burrata,充滿期待,自家製的Burrata,在香港的,或者只有Posto Pubblico會做,其他的只是來貨。



這裡的Burrata有兩種味道,原味和黑松露味,將外表如布袋的Burrata切開,可見內裡的軟心流出,質感非常香滑細膩,很對辦,原味的芝士香極為濃郁,但另一邊的黑松露,多一份黑松露的香氣,更加吸引人。這是我在香港,吃過最好的Burrata,這是不容置疑的。



Homemade Mozzarella with Organic Tomatoes,除了Buratta,Mozzarella也是自家製,質感軟綿香滑,帶有很濃的奶香,充滿生命力,配以有機番茄,清甜,自然,像復古番茄的鮮甜味,是那些基因改造不能比擬。



Veal Meatballs用上牛仔肉,鬆軟而不散,濃烈的肉香,與酸甜有致的番茄醬同吃,是必勝之組合。



Eggplant Rollantini是具層次感的一道頭盤,以茄子包著芝士焗,連同茄醬一起吃,三種不同的個體走在一起,合作愉快。




Straw & Hay Tagliolini with Peas & Pancetta同系人馬的Linguini Fini,以創作意粉打出名堂,Posto Pubblico也不輸蝕。



第一道意粉Straw & Hay Tagliolini with Peas & Pancetta,是兩種顏色的麵條撞在一起,綠色的是加進小麥草汁。以忌廉汁,煙肉來配搭,你說是否與卡邦拿娜相同?那又不盡然,起碼這道意粉,還來得清新一點。



Bombardoni Pubblico with Veal,pork,beef,個性強得多了,以三種肉混合一起,味道更加強烈,簡單一點說,Bombardoni是Penne的加大版本,吸汁力更強,用來配以味道強烈如茄醬,深慶得人。



Roasted Pepper Risotto,質感略為軟了一點,否則就更好。




如果你是重口味之人,Cacio e Pepe一定對你口味,只是用芝士,黑椒來作材料的Cacio e Pepe,那種騷香的芝士味道極之濃烈,G先生打趣說是為我而設,說我喝了很多酒,吃這個有助解酒之作用。



主菜也是大堆頭,Grass Fed Tenderloin,顧名思義,此牛扒是用上草食牛,肉質軟淋,味道濃香,配菜是大磨菇,菇香清幽,鮮甜多汁。



Chicken Fra Diavolo的做法,與德國人做牛仔肉一樣,將肉身耷到扁,然後加些香料煎,便成這樣子,香口惹味,同樣亦不失雞肉本身的彈性。



在英國的時光,很多機會吃到鱈魚,因為炸魚薯條通常也是用鱈魚,這道主菜Pan-Fried Atlantic Cod,鱈魚來自大西洋,外層微微煎香,已經將魚肉的鮮味緊鎖著,肉質鮮嫩,魚肉下的白菜苗,感覺有點點中西合璧,但不要緊,最重要是好吃。



在頭盤,意粉,主菜之後,當然少不了甜品,但已太飽了,我只是一名正常男子,絕不像女生般,天生有兩個胃,還是留待給其他朋友享用。



曾有人向我抱怨過,說在香港吃一頓西餐,除非是高級地方,否則,不吃也罷,中價的西餐廳,大多是假洋鬼子店。尤其是蘇豪一帶,最多這類餐廳,間間也是千篇一律,賣同一款牛扒,同一款鵝肝,同一款甜品,倒模一樣,沒甚特色可言,但價錢也是一樣地不便宜。。

當你來Posto Pubblico之後,這種想法,一定會改觀。

Posto Pubblico:中環蘇豪伊利近街28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