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月19日 星期四

余均益:戲無益,唯有余均益





如果一向有看我食評的朋友,大約也知道我對余均益出品的辣醬推崇備至。

已經不記得,在某月某日遇上余均益。只記得一試之後,將小弟某些事物的想法,來個驚天大逆轉,為了吃余均益而吃炒麵,為了余均益而吃魚蛋河,只是未試過用余均益來點薯條,同配生蠔同吃而已。余均益這三個字,果然有一種潛在的"扭轉思維"的能力。

余均益的辣度不是很搶,但夠實在深厚,餘韻令人回味。不論是點蘿蔔糕,炒麵也是最佳拍檔,甚至乎用來點水餃雲吞,也一樣行。支辣醬是你的,關埋房門自己用余均益點樣去安慰自己,點壽司又好,撈麵撈飯吃也好,用來代替辣椒仔點生蠔吃也好,是你的自由,沒有人干涉,雖然彼此可能會有種勉強無幸福的失落感。

有些辣椒醬的味道不是太辣,就是不辣,又或者是質感不夠實在,老余能夠在味道同質感兩者之間,取得平衡之外,其餘韻猶長不搶喉,配炒麵或湯河,甚至乎小炒也是絕配。就算碟炒麵水準不夠,加了辣醬之後,即刻點石成金。迅速清碟。



有馨自然香,一直以來在大型超市也找不到其蹤影,想買就要去西環老店,或者是那些舊式辦館米舖,才能夠入手,擺明與現今超市霸權對著幹。寧願繼續少量生產,也不擴充業務,更視大型超市如無物。這種不為五斗米而折腰,傲氣長存的風骨,實在要向老余再三致敬。

當然住在西環的朋友最為方便,往專門店買感覺好像好一點,雖然外間視為不思進取的老字號,但是在專門店可買到一些特別禮品裝,正如你想買件Martin Margiela,也會去專門店買,為何?貪個Shopping Bag囉,就是如此簡單。

聽聞老余一向交易要用現金,絕不接受賒數,見其銷售點狹窄,似乎又不無道理。深明一做大就會流水作業式,所以一直限量出產,不欲與那些醬油名牌在市場上抗衡。低低調調過日子,也是取勝之道。



偶然看食評上見到有人問:仲有邊度用余均益?其實,坊間也有不少食店仍沿用著,何洪記福來居牛記龍鳳廚坊正斗劉森記港島廳,甚至乎人氣點心店添好運,跟蘿蔔糕上的辣醬,也是余均益。記得早年在福來居牛記晚飯時,小弟拿住大支裝余均益起勢地加,店員見狀大為緊張,即刻急急收回,換細碟上。一寸辣醬一寸金,真的那麼矜貴嗎?年前去到砵蘭街深仔記宵夜,大大支老余放在檯上,任你添加,顯得豁達大方,吃得也夠英雄豪氣。



每人在外面用膳的標準不一,有些人會注重環境,服務,配套齊全與否,有沒有免費代客泊車,我份人比較偏向味道的一方,如果食物不行,任你其他方面做得好,做戲做全套,也是枉然。但是我去一些大牌檔,或粥粉麵店,如果有余均益辣醬的話,兼且是原支任你添的話,一定加分。這個標準,是不是有點無聊?



人在倫敦的日子,路過Carnaby,見到Hakkasan主理人Alan Yau的麵店Cha Cha Moon,竟然一檯一支余均益!他鄉遇故知,香港老牌在昔日宗主國土爭光,作為港仔的我,榮莫大焉。本來之前說過,來到不要拿著筷子吃飯,為了老余,甘心破戒,推翻之前的說話。結果,在這月亮下,以余均益配炒貴刁,作為小弟在這個旅程之中,最後的"晚餐"。

帶住辣醬的餘香出機場,其實在味覺上,早已偷步,進了時空門,回到這個東方小島了。




不相信天長地久的愛情,但相信一生一世的味道,余均益的辣醬,足以令我甘生受困,為一樽辣醬做老襯。

余均益:西環西營盤第二街8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1 則留言:

  1. 師父,我也很喜點余均益。須帶一提,蓮香樓、利苑、桃花源、富聲有余均益供應。

    此外,喜見你的 wallpaper 用上 smashing pumpkins 的 siamese dream,我也很喜歡這唱片,尤其是"Today" 和"Mayonaise"...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