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3日 星期日

再興:生舊叉燒好過生你!


作為一個廣東人,當然最愛吃廣東菜,不論是粥粉麵飯,傳統菜式,還有很重要的燒味。尤其是叉燒,是小弟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。

小時候不懂得怎樣去分,總之,家人在燒臘檔斬料回來的叉燒,每一次也吃得津津有味。吃不完的,還可以循環再用,叉燒炒蛋我想大多人也吃過吧。

後來,長大之後,自己經常去燒味店吃個碟頭飯,或外賣飯盒。吃得豪一點的日子,與朋友們上高級中菜館,叫個叉燒例牌也要百多元。人在旅途的日子,總會想念著燒味檔外面,斬料斬料,斬大舊叉燒!流著蜜汁的叉燒令人垂延欲滴,午夜夢徊醒過來,枕頭上留下一大撻"夢遺"。

雖然,那些酒店星級中菜廳的叉燒很出色,但沒可能經常光顧,畢竟我只是庶民一名,還是街邊的地道燒味店,才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

十多年前仍是二十出頭的我,那些年仍是56K dial-up年代上網,於新聞組上看過網友們介紹灣仔再興的叉燒,後來跟著去試,自此,光顧了十多年。就算早前再興被傳呃秤,但香港人總是善忘的,過了不久已忘記什麼一回事,門外等外帶的食客依然不絕,包括我,照吃可也。一碟叉飯,呃得你幾多?

每一次來,說得遲那時快,不夠一分鐘,叉飯隨即奉上,效率比澳牛有過之而無不及!




相信口味會由年齡而改變,少年時代到再興,例牌吃瘦叉飯,人到中年便開始發現到半肥瘦的好處。這次更吃得放肆一點,連同雞肝一起上。

這晚的叉燒烤得焦香,蜜汁味香甜,肉質鬆化不柴口,肥肉位有時比較韌,但味道則帶有脂香。以蜜汁烤的雞肝,同樣外層充滿蜜香,不過雞肝未算粉嫩,略老了一點,否則便完美了,其實也不能太過苛求,過多十年八年,雞肝也會變成奇貨可居的珍品了。



叉燒汁是吃叉飯最重要的一環,再興的桌上永遠放了一支燒汁,任你上色,喜歡幾多就加幾多,完全自主,究竟,有沒有人來到只叫一碗白飯,用來撈燒汁吃?



例湯是很簡單的青紅蘿蔔煲粟米湯,清甜鮮潤,三十大元有雙拼有例湯,在灣仔是很便宜的消費,多年以來,再興的加幅不算太大,也算有良心了。



也是因為見識比前多,如是者便花心起來。自從遇上柴灣的新桂香,一山還有一山高,對再興的情感已不及從前,人始終是感情動物,身邊的伴侶未必從一而終,何妨是一舊叉燒?



如果比家母聽到這番說話,她或會感嘆地說:(唉,你個衰仔,真係生舊叉燒好過生你!)

再興燒臘飯店:灣仔軒尼詩道265-267號地下C座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