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17日 星期一

Brotzeit German Bier Bar & Restaurant:椰菜花豬手


歐陸菜系之中,德國菜比起英國菜,來得更沉悶,變化不大,不過沉悶也不代表不好吃,我一向喜歡吃豬手,香腸,牛仔肉,連酸椰菜也不放過。

雖然未去過德國,但好歹也到過不少德國餐廳,否則又怎會在上年,被某報章封為甚麼德國菜達人?當想到這個道貌岸然的稱號,見笑了。

來自新加坡的德國餐廳Brotzeit,數個月前進軍香港,地點在尖沙咀中心。

此品牌是以特許經營形式運作,分店主要在東南亞,香港是東南亞以外第一間分店,其他的分佈在越南,新加坡,馬來西亞等等。



星期天的晚上,與一大班朋友在尖東卡拉OK後,便來到這裡晚飯,吃德國菜不同法國菜,越人多越好,不用顧忌甚麼餐桌禮儀。十多人被安排坐在長桌,周日的晚上依然人山人海,熱鬧非常。


德國菜的良伴莫過於啤酒,點餐前先來一杯,Paulaner 慕尼黑白啤,味道較淡,感覺清爽,不大喝酒的人,應該也會接受得來。不過,做甚麼也好,也要適可而止,包括飲酒。



預計將會有大量肉食,所以先來一客Mozzarella Salad,如果以沙律來說,味道還不錯,沙律菜新鮮,醬汁酸甜開胃,但如說成Mozzarella沙律,那就有點兒那個,芝士的份量只是蜻蜓點水。


Spätzle是德意志,奧匈帝國特色,比意大利的手造麵條,質感來得更軟綿,但這晚沒有醬汁為伴,只是加了牛油,實在很寡。


炸芝士外脆,內軟,但芝士味不夠強烈。


德國風味的洋蔥湯,材料甚豐,與法式是兩回事,多一份辣味。


所謂的Salami Pizza,主角莎樂美的戲份甚少,薄餅底有點過淋,拿上手的感覺了無生氣。


嚴格來說,牛仔肉是由奧地利傳過來,久而久之也成為德國菜版圖的一部份。我曾在之前的食評上也提及過,事先用鎚仔把牛仔肉耷扁,將肉質纖維瓦解,吃下去感到鬆化,還帶點爽,但這不是我吃過最好的牛仔肉,而是在尖沙咀亞士厘道的Weinstube


炸物拼盤大堆頭,炸魚炸雞炸薯角一大碟,除熱氣之外,還很油膩,炸物外層仍然積聚大量油份。


一直以來,香腸經常被譏諷為男人那話兒,而Sausage Platter當中,有雞腸,紐倫堡香腸。豬肉芝士腸,巴伐利亞白香腸,與香蒜豬肉腸,粗俗一點說:乜撚都有。



吃德國菜怎不能沒有豬手,我們點了兩客Pork Knuckle,$228一客。豬手的外表根本不像豬手,如果說是炸過的椰菜花,我想大多人會相信。豬手的那層燒皮,與中式燒肉甚像,但質感與泰式粉麵店吃到的炸豬皮一樣,又硬又空泛。另外皮下肉沒甚肥膏,只得瘦肉,單調得很。而且肉質很粗糙,連肉香也不知在那裡,還敢賣二百多一客?Berliner的豬手只是百多元,味道好得不知幾多。

不過,此豬手又不是一無是處,酸椰菜,薯蓉,酸瓜片,好吃。


只喝一杯啤酒,沒吃甜品之下,每人消費$270,我,有沒有眼花?

Berliner,Weinstube之外,Holiday InnDelicatessen Corner,河內道的Biergarten,消費均比這裡便宜,想吃德國菜的朋友,我會推薦以上幾間。

對Brotzeit,我沒有甚麼可再說下去。

Brotzeit German Bier Bar & Restaurant:香港尖沙咀麼地道66號尖沙咀中心G6及UG16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