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

店小二(東寶):人生,就是不停的戰鬥



渣華道街市的東寶小館,一早已成為民間傳奇,現今坊間某些小炒店,或多或少受到東寶影響,更有些小炒店,如天后的仔仔,觀塘街市已結業的阿叔小廚,正是由東寶出身,說其為少林寺,也不為過。

以雪凍的湯碗來喝酒,便是在十多年前,由東寶帶起此股風氣。其影響力,是驚人的。

第一次來到東寶,已是上世紀最後一年,這十三年內,斷斷續續來過七,八次,對上一次到訪,數回四年前的開年飯局了。

友人I先生與G小姐,早前分別去不同地方旅遊,回來便相約派手信,因要遷就好些朋友,所以,選擇來到東寶小館。

今次有點特別,我們來到店小二(東寶),根據飲食網站上的食評記載,這間店小二是東寶的分支,大家同一屋簷下,但席上有朋友說,其實此店小二,只是掛名東寶,實際上沒甚關係,情況像北角,太子的鳳城,與港九新界各大鳳城酒家一樣。不過所有傳聞,均是未經證實。



說起上來,來店小二的原因,是友人致電到東寶訂位,長期沒有人接聽,多年如是,最後便轉戰這裡。



當我看看餐牌,賣的菜式差不多,但多了一些燒烤的菜式,而且強調沒有干炒牛河這句說話,也印在餐牌上,哈哈,沒有干炒牛河,是東寶的一大特色。



是晚的菜式,大多都是我吃過的,席上有不少人未來過,對他/她們來說,挺新鮮的。



來到東寶,少不免拿起戰鬥碗,喝一口冰凍啤酒,美中不足的是,啤酒只有嘉士伯。雖然,嘉士伯不再是利物浦的贊助商,作為愛華頓球迷,還是覺得不是味兒,哈哈。



海鮮方面有花甲,以花雕酒來蒸,頗特別的一味,花甲肉質鮮甜飽滿,酒香則沒有預期的突出。



炸豬手是差不多每一次來,必叫的其中一道菜,肥大肉厚的豬手,炸得外皮香脆,入口帶點膠質,再沾些南乳醬吃,眾人吃得交口稱譽。



店小二的咕嚕肉,賣相有點特別,肉還肉,汁還汁,兩者分開上,是另一種頗為有型的態度。



一大窩咖哩牛筋腩,以麵包來伴吃,牛腩軟熟入味,咖哩味道濃惹,辣度不大強,每個人皆可接受。



記得第一次來東寶,對風沙雞的驚艷,仍然留下深刻印像,當時更有人一邊吃,一邊唱著飛沙風中轉,十多年後的今天,輪到我一邊吃,一邊唱。



人在風暴中,唉,無奈的打轉,此風沙雞依舊皮脆,肉嫩,炸蒜粒更添惹味,只是雞味不突出,這個問題,在多年前已出現,不用大驚小怪。



市面實在太多所謂的荷葉飯,純屬濫竽充數,求其放些炒飯在荷葉內,便充成荷葉飯,邊吃邊X。這個鴨汁荷葉飯,粒粒均勻上色,除了沾滿鴨汁的香味之外,更充滿著荷葉的幽香,絕不欺場。



黃金蝦份量十足,鹹香的鹹蛋黃,完全包圍整隻蝦,香口得連殼往肚裡送。



今次的墨汁墨魚,略為失色,只有烏卒卒的外表,墨汁味道未盡融入墨魚內,連麵條也是出現該毛病,最後每個人,還是吃到一口烏卒卒,好似好似一隻黑蟋蟀,隨時施法術。



就算葉綠素也來得特別重口味,啫啫芥蘭煲熱辣辣,鹹香惹味,莫非要治本必須重口味?




我曾不止一次撰文,大讚東寶的豉油王炒麵,店小二的豉油王炒麵,鑊氣十足,每條幼身的麵條,均勻地沾上豉油香氣,乾身而不膩,水準一樣地好,可是用上的辣椒醬不是余均益,非常可惜,看來,下次來吃要自備余均益,不知道店方會否收取我開瓶費?

究竟,誰是正印,誰是二奶,無謂去雄辯,總之做出來的味道好,吃得高興,大家興高采烈,拿著手上的戰鬥碗,乾完一碗又一碗。



人生,就是不停的戰鬥,似乎,東寶比九把刀,更具前瞻性。

店小二(東寶):北角渣華道街市熟食中心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