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

十八座狗仔粉:窮風流



當社會上的反對聲音成為主流,人總會掛念著從前,回味Good old day,究竟是以前好,抑或是今天實在太爛?

先不要討論政治,近年的街頭小吃,統統入舖,再沒有那種以前的風味,價錢亦越來越貴,每到農曆新年的一,兩日真空期,小販們才空群而出,一起把昔日桂林街的歌舞昇平復刻,不過,只是農曆年限定。

屬於我們的懷舊小吃,有些仍大行其道,有些被改良到鬼五馬六,亦有些已日漸式微,像油渣麵,狗仔粉。。

這晚下班後,提早幾個站在佐敦下車,本來是想到新開不久的某某姑娘,來自我麻辣一下,當我路過白加士街,看見佳佳甜品,由細舖搬大舖,沒來只是三數個月,為何變化那麼大?

再回望昔日佳佳的舖位,原來,搖身一變成為十八座狗仔粉



顧名思義,小店當然以狗仔粉作主力,為何叫十八座?大抵是出身自某屋村的十八座,道理與十三座牛雜,應該差不多,分別在一個賣牛雜,一個賣粉仔。



$19一碗狗仔粉,在佐敦是可接受的價錢,吃狗仔粉與在新加坡,台灣吃叻沙,麵線一樣,無須用筷子,只用湯羹。



狗仔粉入口帶點煙韌,有些地方慌死湯底不夠杰,於是加了很多獻,最後個湯杰過槳糊,猶幸此狗仔粉湯底質感適中,味道還帶點鮮甜。嫌悶的話,可以加些蒜香十足的菜甫,若果用上辣菜甫的話,效果更佳。




十八座還會賣碗仔翅,特別之處是用上火鴨絲,此碗仔翅的厚度恰好,最怕吃著質感如鼻涕的劣貨,幼細的火鴨絲,其香味與碗仔翅渾然天成。

如果強說是有心,誠意之作,你們或會覺得我太過濫情,不如簡單地說:這碗火鴨翅,水準不錯,直接了當。

如果強說是男人的浪漫,火鴨碗仔翅,你們或會覺得我又搞爛Gag,不如簡單地說:窮風流?



火鴨未必在佐敦掀起風雲,狗仔也不會在佐敦亂咬人,唯獨這裡的火鴨翅,狗仔粉,當你窮得口袋剩下四十元,來起個雙飛,窮,也窮得風流過人。

十八座狗仔粉:佐敦白加士街120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2 則留言:

  1. 食過。。。好好味。。。個粉真係好好食 個翅仲要唔係用粉絲。。。用翅尾 真係好味又低食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