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20日 星期日

壽司の神:以柔制拳頭



元朗,除了老婆餅之外,近年更出了一種地區菜式,拳頭壽司。

不求美味,只求大件,一口吃不完的壽司,抵食夾大件,好吃不好吃?對於光顧這類日本料理的客人們,已經不是重點,只要以一個便宜的價錢,可以做一晚日本人,何樂而不為?反正,他們只懂吃三文魚,也要扮日本人大叫哀思罷了。

月前在馬田路,出現了一間比較正式的壽司店,壽司の神

斗膽在拳來拳往的元朗踩場,像一個日本人,來到MK仔地頭,教訓一班只懂拳頭相向,不懂事的MK仔們?


較早前,此壽司店的師傅,在小弟的專頁留言,原來我之前到訪過,尖沙咀鮨真的師傅阿立,是他的師兄弟。



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中午,即慶地來到這裡,吧檯已經坐們食客,剩下的三個位,已經被預訂。



無奈之下,唯有坐檯,這是我事先沒有訂位之過,與壽司店無尤。

中午套餐有數款選擇,當中最吸引我的,就是Omakase十三貫壽司,價錢只是$180。

點餐前例牌一句:(不要三文魚。)



前菜為燒三文魚皮海帶,清爽可人。



茶碗蒸的配料,當然不像名店般仔細,蒸得頗滑也沒怨言了。



老實說,我不太喜歡一次過握整盤壽司在我面前,不過我坐不到吧檯,沒有辦法,只怪沒有訂位。



雖然價錢如此便宜,但魚類刺身則絕非行貨,嬌嫩的親子魚,加了點點檸檬,更添清爽氣息。

深海池魚入口柔軟,還帶有彈性。



纖細鮮美的日本紅衫魚,以點點薑蓉來提味,味道更突出。

章紅魚中間介了一刀,醬油香完全地融入,魚味很濃,質感挺爽。



肥美的拖羅,吃得一口都是油花的香,這刻我又想起那個聲大無準的蘇施黃,批評某日本料理的拖羅太油,究竟,妳懂得吃沒有?

帶子的份量,當然沒有同區的那麼大件,但味道更加細緻,你想吃得大件,或吃得精美?



賣相平平的響螺,沒有像花朵般美,味道也算不錯,鮮甜爽脆。

甜蝦亦做足本分,爽甜中亦帶一點油潤。



與紅衫魚一樣,肥美,帶油香的木魚,同樣地以薑蓉作點綴。

鮮紅的赤身,沒有月前在竹壽司吃過的肥厚,但醃得不錯,赤身入口沒有渣。



三文魚子也是新鮮貨,只有鹹鮮,沒有一點腥味。

海膽的味道甘甜,只是嫌下得太多山葵,略嫌有點喧賓奪主。

最後一貫是穴子,以細嫩的肉質,濃甜的燒汁味道作終結。



山葵是生磨,這一點,同區的壽司店,拍馬也追不上。



壽司飯握得恰好,沒有機械式的死實,亦沒有出現一夾即散,醋味亦做得平衡。




再喝一口麵豉湯,吃一口柚子雪糕,$180吃了以上東西,午市期間更不收加一,你還想再吃拳頭壽司?



晚市前來的話,價錢還是與市區掛勾的,Omakase每人$800起,自攜清酒的話,$100一支開瓶費。

壽司の神:元朗馬田路安寧大廈20-30B七號地舖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