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

沙田18:還是覺得你最好



相隔差不多五年,再次來到沙田凱悅酒店沙田18晚飯,本來,這晚我要上課,不能出席。

下班前才收到學校的電郵,課堂的時間有所更改,結果,我厚著面皮問飯局搞手F小姐:(我今晚突然OK,仲有無位?)

F小姐:(歡迎!)

雖然,這樣是不太好,不過,最後都是本來出港島區,變成北上沙田。

五年前,沙田18是其中一間新人王,其北京填鴨三吃,全港獨有,成為了眾填鴨癡的美夢。



今天,坊間已不只他獨有,作為市場上的始作俑者,依然憑著烤鴨,贏取食客們的歡心。



講多無謂,桌上的醬蘿蔔,吃罷一件又一件,吃到要再添,真貪心,沒辦法,好吃嘛。



記得五年前的一餐,全部人一致認為,只有烤鴨可取,其他菜式不過爾爾,聽說這裡轉了新餐單,首先的頭盤,話梅水晶冬瓜,以話梅水浸冬瓜,酸中帶清甜,絕對是消暑之佳品。



另一道開胃菜麻醬涼拌蕃茄,鮮甜蕃茄伴以香滑的麻醬,非常夏日的感覺。



似乎,當晚的沙田18,真的非常夏日,南北芽菜蒜辣拌牛肉,取自牛腱部位,以麻辣醬汁為伴,其火辣的個性,有如火爆的艷陽,一切都非常熾熱與慢長。



作為一個牛油果,兼愛玩蟹腳的狂迷,見到這道紫蘇蒜醋牛油果伴阿拉斯加蟹腳,豈不歡喜若狂?



湯品為咸檸檬螺頭燉花膠,湯身帶著源自花膠的黏潤,味道除了帶著螺頭的清鮮,還有咸檸檬的個性。

旁邊的J先生說:(如果你平時睡眠不足的話,喝這個湯的感覺會特別鹹。)

或者也有其道理,不過這道湯品,果然鹹得有道理。




終於,輪到主角北京烤鴨上場。一如以往地有三種食法,首先吃鴨皮,沾些砂糖吃,入口酥化近乎即溶,連同砂糖一口過,絕妙。



然後吃鴨胸肉,嫩滑的個性,再加上惹味的蒜泥,同樣地出色。




最後當然是皮肉同吃,當然最正式是以餅皮,連同青瓜條,蔥絲,再加些甜醬倦卷著同吃,不過,若然你喜歡淨吃的話,也沒有人會罵你,總之,各施各法。



雖則,之前的晚上,曾經在中環的MOTT 32,吃過同樣地拍案叫絕的烤鴨,不過,在有對比之下,我依然而我竟然,還是覺得你最好。



夏天是仁稔的當造期,如果是用來烹調菜式,通常是用來蒸排骨,面前的仁稔蒜香蒸開邊虎蝦,對我而言,是另一個嶄新的飲食體驗。本來只是區區的蒜蓉蒸蝦,加上酸酸甜甜的仁稔,更令人開胃。



外表金黃的玉桂南瓜炒鱈魚粒,炒得已分不清那個是南瓜,那個是鱈魚粒,肥美嫩滑的鱈魚,沾上南瓜肉的甜美。。。

我笑說:(哈哈,這道菜不像我,我那麼地猛烈,這個甜很多!)

唉,雖然,我曾經是很甜的。



蝦籽扒百靈菇的賣相,倒也有點像蝦子柚皮,其濃厚的醬汁,最適合用來伴白飯。



看似很普通的農家菜,馬拉盞韮菜花炒鮮掌,香口惹味,就是這樣簡單。



炒得粒粒分明,乾身,水東芥牛鬆炒飯,如果在空肚狀態之下,我可以連下三碗。



可惜,我已經很飽了。

且慢,還有甜品,不要忘記,沙田18的甜品,也是焦點。



五娘液朱古力雪糕,由猛烈的五娘液,與甜美的朱古力,我想起我的愛情故事,猛烈的我,也曾愛上過兩個甜心。。。。

噢,還是不說下去了,當五娘液與朱古力調和後,猛烈的個性旋即減退,只剩下酒香,形成了濃厚而甘甜的朱古力雪糕。

我愛你的一切,愛你把我變溫柔,從此,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人,擦著了愛火花。

沙田18:沙田澤祥街18號沙田凱悅酒店4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