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

千両:一期一會



與時並進,是餐飲業其中之一個取勝之道,作為香港的迴轉壽司店龍頭,千両已不甘只停留在迴轉壽司的層面。近年的他,定期推出不同主題,中環世紀廣場分店,更增設日本威士忌吧。

沒有固步自封,不斷破舊立新,把自己的形象升格,吸納不同層面的客人,你想吃迴轉壽司?你想喝一口山崎,白州?你想吃一些時令的料理?

難怪,有朋友說:(每次我去千両,三,四百元一個人消費,是等閒。)

朋友再補充一句打圓場:(咁真係好味嘛,比錢都比得心甘情願啦!)

我懂的。

我不敢去認親認戚,千両是否我的良朋好友,不時一個人走上門,坐在吧檯前,幻想著迴轉帶上的壽司,化身成佳麗們,向我拋眉弄眼,恐怕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。

不過,由兩年前開始,千両定期相約小弟試菜,雖然未算成知己,但這種若即若離,久不久才見面的關係,可能來得更長久?



這晚,我第一次到訪尖沙咀九龍酒店商場分店。今次的主題比較突出,除了品嚐春意盅然的菜式之外,更加設清酒的配對。



近期我被朋友們定型為威士忌人,未喝清酒之前,先來一杯宮城峽十年,淨喝,不加冰加水,想起上次侍者幫我加大半杯水,哭笑不得。。



前菜三碟一氣呵成,魚肉蓮藕餅,炙燒魷魚,千両特製厚燒甜蛋,前兩者是下酒佳品,其玉子的質素,不下於坊間一些正宗日本壽司店。



時代不斷向前進,迴轉壽司也成呢,三文魚再不是迴轉帶上的紅牌阿姑。如果海鮮是即捕即解的話,那就最好不過啦。朝捕晚嚐海の幸的六款刺身,魴鮄魚,吞拿魚,池魚,三文魚,赤海蝦,與金目鯛。當中以肥美中帶油香的魴鮄魚,鮮甜油潤的赤海蝦,還有厚身,質感有彈性的池魚,還有金目鯛,是整盤刺身的亮點,三文魚只是跑龍套而已。



一開好事便成雙,築地朝捕鱈場蟹刺身盛 ,同樣令人嘩嘩聲。由肥美的帆立貝,鰹魚,伊左木,與鱈場蟹組成的刺身盛,一手拿蟹腳,一手夾著伊左木,美食當前,甚麼儀態也拋諸腦後了。



首先出場的清酒,初孫美咲純米吟釀,以活潑的果香打頭陣,繼而轉化成creamy的口感,豐滿身材而不失淡麗,配各種刺身,既不會喧賓奪主,更可以帶出刺身的鮮味。



當大家看見這位迷人Pink lady,鹽燒極上佐賀和牛,還有招架之力嗎?外層烤熟,內裡仍是那麼細嫩,肥美,每一口都是油香,慾求不滿之下,想梅開二度嗎?



以乾身,米香欲蓋彌彰,辣中帶柔順之結尾的一粒一善,特別純米酒來配如此肥美,爆炸力強的和牛,相輔相乘。



黑豚西京燒,同樣油份澎湃,肥位的脂香更迷人,再喝一粒一善,教我在黑豚找美善。



汁煮睦魚的肥美,細嫩肉質,加上魚味濃郁,連著魚肉的魚皮,爽滑中帶有濃厚的膠質,配以甜美的醬汁,可會想起一碗白飯?失禮失禮。



沒有飯,只有酒, 一期一會純米大吟釀,果香為主導,然後引發出辣勁,慢慢轉化成甜美的結局。那種點到即止,沒有過火位的個性,與這道汁煮睦魚,成了莫逆。



熱氣沖天的吉列海鮮盛,炸得不算太油淋淋,香脆的麵包糠外層,包著是爽甜的虎蝦,我喜歡。



三個活寶貝組成的壽司,帆立貝,北寄貝,赤貝,皆是我在千両常吃的。不過配清酒,還是首次。



神開迎春特別純米酒,標榜是屬於春天的清酒,加上金箔作點綴更像一朵迎春花,辛口中夾著米香,繼而變得柔順,甜味慢慢滲出來,把結尾延伸得越來越長。。。

兩杯過後,情不自禁地開金口:(遲來的春天,不應去愛,無奈卻更加可愛。。。。)這瓶神開迎春,可會是我遲來的春天?



以清淡的海苔豆腐湯,來代替麵豉湯作結尾,給予大家煥然一新的感覺。



日本料理的甜品,竟然是特選朱古力蛋糕,此料不及,濃厚的蛋糕包著冰凍的朱古力慕絲,又是好吃得此料不及。

千両:尖沙咀彌敦道19-21號九龍酒店B3層B3-01號店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