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18日 星期三

Agehan:七年之癢



若然在香港吃天婦羅,十個老饗,有九個都想起稻菊岩浪天扶良,與今非昔比的天扶良

似乎,沒有第四間?

中環交易廣場的Agehan,可能是本地歷史最悠久的天婦羅料理,不過,多年以來,沒有怎樣在傳媒上曝光過。




七年前某個晚上,與E小姐在這裡晚飯,記憶所及,水準不過不失,價錢相宜,尤其是在交易廣場地段,實在難得。



七年後,Agehan依舊,價錢則全非,午餐時段的天婦羅定食,價格已超過$200大關,日替定食,$160,想吃刺身,壽司拼盤,三百多元一客,級數直逼坊間中高級壽司店。



這天中午十二點正來到,店內差不多坐了八成客人,一個人還容易地找到面對IFC的長檯。

天婦羅定食價格不太便宜,反而天丼有兩款,松$180,竹$150,分別在松的材料多一點。

定食與丼的分野,前者天婦羅另上,有前菜,飯,麵豉湯,後者配套一樣,但是天婦羅放在白飯上,價錢則便宜一截。



材料有雜菜,魚肉,蝦天婦羅,份量不少, 飯的比例不多。



前菜為炒牛肉絲,與酸菜。



炸雜菜有茄子,南瓜,雜菜餅,青椒等等,外層薄,但未算酥脆到卡一聲,感覺還算清爽而不太油膩,每款雜菜經過高溫油炸後,依然水份充足,鮮甜味仍然保留。



五隻天婦羅炸蝦,同樣地炸漿未夠酥脆,吃到最後已經變淋,不過,蝦肉新鮮爽甜,算他吧,反過來,魚肉質感略為粗糙了一點點。



喝一口鹹鮮的麵豉湯作結尾,餐飲只得熱咖啡,沒有其他選擇。

由入座到結賬,前後不用半小時,坐在我旁邊的一對日本婦人,各自抱著幼兒,她們面前的定食,由我入坐一刻開始已經吃過,到我離開之時,只是吃了兩,三口,手抱著的幼兒,不斷地哭,老實說,我很怕小朋友的哭聲,完全影響進餐的心情。



連加一$200的天丼,水準當然不及月前在台北,天吉屋吃過的天婦羅,價格更便宜過前者一大截,所以話,教我如何可以不愛台北?

Agehan:中環干諾道中8號交易廣場二期2樓208-210號舖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