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

夏銘記:褪色魚蛋



我與夏銘記初次邂逅,大約是十多年前吧,當時仍在何文田勝利道老店,還記得,與初戀分手後,再見亦是朋友,當時她在附近上班,見她喜歡筲箕灣安利的魚蛋河,趁找她午飯,便一起來試試。

不諱言,我是看過蔡瀾先生的專欄,對這裡的魚蛋讚不絕口,我才跟著來。相信大多人,都曾經有/現今仍然會因為名人的推介,慕名而去一間食店。


說回當日的情況,頗為有趣,我與她一起去麵店,她進食的速度較平時快超過兩倍,當我還吃著魚蛋河,她已吃光,兼對我說:(我好多嘢做,走先,拜拜!)

我的反應,只能一笑置之,身份已經不同,情懷不再,實在不能要求她怎樣那樣,亦沒可能叫她再坐一會。

後來本店因加租,而搬往油麻地駿發花園,相信不少在電影中心打躉的文化人,也曾在此吃過一碗,甚至兩碗,三碗魚蛋河。

多年以來,我只光顧過一次,而且,是七年前的往事,水準與老店相若。



是日在Kubrick打書釘,想到這間多年沒訪的麵店。



來到的時候,麵店差不多關門,人客不多,我問店員:(仲有無魚皮?)

店員即刻把炸魚皮,奉上我面前。



雖然接近關門時間,炸魚皮依然脆口,不硬,入口酥化,水準之作。



魚蛋魚片河,加紫菜,當我把魚蛋放入口,心裡有點狐疑:(乜變成咁?又鬆又軟,我是否吃著福州魚丸?以前的彈牙感覺,去咗邊?)



最要命的是,魚蛋本身沒甚味道,遑論甚麼魚有魚味,一切皆往矣。

魚片的質感,與魚蛋不相伯仲,同樣欠缺潮式應有的彈牙,當然,味道方面,也是不相伯仲。

可能,現今的食客,喜歡這種味道也不定,我卻懷念那一記彈牙,魚味濃郁,小巧的魚蛋,似乎,要山長水遠入去大埔街市的熟食中心,找欽記洪記,才能聽到一首動人的魚蛋歌。



連湯底的味道也是淡淡的,唯有加點放在桌上的辣椒油,原來,好戲在後頭。

只是少少的辣油,即刻辣到我舌頭麻痺,狂打噴嚏兼標眼水,咀唇好像被火燒,忍不住來一瓶可樂,來降一降溫,這種感覺歷時大約五至十分鐘。。



你是大辣狂人的話,不妨來挑機,或者會令到閣下極度快感,最後吃到打包辣油,連魚蛋也忘了帶走。

夏銘記:油麻地新填地街151號駿發花園A舖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