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9日 星期一

Tapas Bar:希臘神話再現?



十年前差不多時間,希臘國家隊在歐國杯,一致被看淡之下,殺入決賽,最後以1:0險勝東道主葡萄牙,創造了希臘神話。

十年後的今天,世界杯即將開鑼,希臘仍然在三十二強之列,但是看現今的陣容,實力不進反退,球隊老化問題嚴重,想再創神話,難了。

另一邊廂,九龍香格里拉酒店,與希臘駐香港的領事館合作,邀請了希臘大廚,Vassilis Mandros,在Tapas Bar作短期客串,為食客們帶來一系列希臘料理,直至本月十二號。




已經是第二次到訪,廢話少說,先喝一杯希臘白酒,Asirtiko, Thalassitis,GAIA,Santorini,Greece。氣味帶有恰當,源自熱情果的酸度,與果仁的味道,酒身清爽,與氣味相對,夏天喝著此酒,自然適合不過。



當晚一行六人,吃了太多菜式,要是每道菜也逐一解釋,恐怕花多眼亂,首先出場的菜式,為希臘式煮青口伴菲達芝士及紅花,聽大廚說,差不多所有原材料,都是由希臘入口,對於這道菜用上的嫩滑,飽滿,鮮甜的青口,還帶著番紅花的香味,我只能身體力行去支持,吃多幾件青口,反正朋友K先生未到,我吃掉他的一份,也不算太過份吧。



在香港吃到的鷹咀豆,大多都是冷凍貨色,這次希臘美食推廣的菜式,鷹咀豆,菲達芝士及橄欖沙律,是用上新鮮貨色。



接下來的菜式,有薯餅在內,C小姐說:(此薯餅並不是快餐店的貨色。)

雀巢蝦仁伴茴香酒脆薯餅,將薯仔刨成幼絲,煎起來成一塊薯餅,與瑞士餐廳吃到的有點點分別,這個薯餅的質感,頗像米餅,配以爽甜的蝦仁,與茴香同吃,層次感非常豐富。

沙甸魚伴羊芝士及紅菜頭沙律,三種個性分明的食材,肥美的沙甸,濃烈的羊芝士,與爽甜的紅菜頭,也可以砌出一道美味的菜式。



地中海國家最盛行卡巴,串燒,這道豬肉串伴自家製炸薯條及香蒜酸奶汁,恰如其份,燒烤香味突出,而豬肉亦保持著鮮嫩,多汁。



正所謂,羊肉不羶,等於女人不羶,男人不愛。芝士羊肉卷伴風乾番茄及火箭菜,外表像一塊羊架,其實,是羊肉卷著風乾蕃茄,酸甜與羊肉香一口過,兩者取得平衡,連著骨的肥膏,羶香更強,吃到一副羊羊自得的樣子。



吃羊肉,就是紅酒出場的時間,Agiorgitiko,Estate,GAIA,Nemea,Greece。中等身材,單寧適中,果香主宰酒身,略略帶一點辣度,配羊肉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外表像意大利飯,真身為鮮蝦肉飯意粉伴特醇芝士,其質感較像意粉,在濃香的芝士之下,的確有種吃意大利飯的感覺。



八爪魚番茄醬長通粉,最主要是吃八爪魚,若然想吃得飽肚一點,此道菜一定滿足閣下的要求。



烤鰻魚伴南瓜與紅菜頭,又是一段微妙的三角關係,肥美的鰻魚,遇上了香甜南瓜與紅菜頭,旋即打得火熱。




希臘與鄰國土耳其一樣,甜品也是甜到漏,不甜不收貨。米飯布甸伴酸奶香橙慕絲,炸脆筒釀玫瑰忌廉伴甘橘汁,雖然本身是甜,但配以其他材料,像酸奶,忌廉,香橙,甘橘汁等等,甜中帶酸,來得井然有序。



最後來一小杯Metaxa Ouzo,是來自希臘的烈酒,氣味是強烈的金不換般香草,當我遞此酒給其他人嗅一下,大多都接受不來。

淨飲的感覺,像混合了金不換的糖漿,加些水之後,豐富了酒體,引發出點點玫瑰香,更容易入口。



喜歡吃的人,總是好奇,如非K先生的介紹,與大廚坐下來一起乾杯,我想我真的不知道,希臘也盛產烈酒。



果然,又學到一點點知識。雖然對我未必有很大的用處,始終希臘菜在香港只是鳳毛麟角,但起碼也知道,是甚麼的一回事。

Tapas Bar:尖沙咀麼地道64號九龍香格里拉大酒店大堂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