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5日 星期六

甘牌燒鵝:甘牌頭炮打不響



年前鏞記的爭產案,大少甘健成先生心力交瘁,最終騎鶴西去,二少成為贏家,不過,鏞記則成為大輸家,在打官司期間的紛爭,令到飯店元氣大傷,水準插水式下跌,由米芝蓮一星,到連推介也沒有。

作為捧了鏞記十多年的擁躉,心裡難免有點戚戚然,畢竟,我曾經在這裡,擁有過一些美好時光,分別與兩位前度在此撐枱腳,更有機會身處四樓會所,品嚐二十四橋明月夜,與甘大少有過一面之緣,此生不枉。

敗走鏞記的甘大少一家,另起爐灶開設甘牌燒鵝,與甘飯館,把甘大少的精神傳承下去。

下個月或者有機會與朋友們,在甘飯館開局,這天先來到灣仔軒尼斯道的甘牌燒鵝,一看究竟。




可能是日前報章的報導,未到晚上的黃金時段,小小的甘牌燒鵝,已經坐滿客人,門外亦有食客正在等候,還未計外賣的客人呢。

一個人不用等太久,搭檯是常識吧,環境有點逼狹,格局較像北角的阿鴻小吃,同樣是開放式廚房。



牆上的圖畫,描述甘家四代同堂,此情此境,皆往矣。唯有藉著畫筆去懷念,鏞記的創辦人,甘穗輝先生,泉下有知的話,一定傷心欲絕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


別人的家事還是不欲多加意見,這晚因食客太多之故,等候時間相對較長,先來一碟酸薑皮蛋,$10一隻,一直以來,皮蛋是鏞記的招牌開場白,有說賣皮蛋得來的收入,就是伙計的下欄,有說鏞記的皮蛋,並不是自家醃製,而是上環那一間,由惡死阿婆主理的檔口。。噢,既然不太肯定,還是不再作任何猜測。

現今甘牌燒鵝的皮蛋,我不知道是否自家製,但與鏞記有點不同,就是要求才有,並不是一坐下即送上。味道則沒多大分別,流心的內餡,濃而不搶喉,仍是這樣好吃。



例牌燒鵝$120,記得十多年前初訪鏞記,大約是香港回歸的一年,叫一碟例牌,沒記錯的話,價錢剛好$100。我貪心一點,來個雙拼,貴$15。

拼甚麼?當然是叉燒!除了燒鵝之外,我在鏞記最愛的燒味,就是叉燒!



鏞記的燒鵝風格,一向是走軟皮路線,沒有香脆的外表,換來更濃郁的肉味,然而,鏞記的殺著,憑著那一把炭火,把鵝肉烤得炭香四溢,令人蝕骨銷魂。

甘牌的鵝皮,與鏞記沒大分別,鵝肉質感則有所不及,略嫌韌了一點,因為硬件之關係,沒有炭爐的助力,欠了炭燒香味,頓時失色不少。與全盛時期的鏞記,當然無得比。



叉燒亦然,無炭用,神仙也難救,說實話,此叉燒的味道不差,只是我把鏞記的印象,投射在這裡,珠玉在前,難免黯然。



以往在鏞記吃太子撈麵,吃一次罵一次,鹼水味太重,撞上鵝油後的味道令人刺鼻,好,今次姑且一試。



沒錯,鹼水味沒有了,但是拋麵的過程,還沒有完全滴乾水份,所以碟上的麵條,濕潤得像一劈嘢,令人難以置信,鵝油的份量可能下得太少,而麵條的水份甚多,水溝油之下,味道近乎隱形,要把碟燒鵝剩下的鵝汁來伴麵條,才勉強吃得下。



另上的清湯,帶有清鮮的大地魚香,深信配以瀨粉與燒鵝髀,未必成為天瀨,但相信也不賴。起碼,我應該吃得很高興。



吃罷這一餐之後,失望在所難免,正面一點去想,甘牌燒鵝只是一間新開不久的飯店,尚有進步空間。

又或者可以這樣去解釋:(如果一開波,就可以做到與鏞記打成平手,怎也不大可能吧。)



無論如何,決定數個月後擇日再訪,希望屆時會吃出一個笑臉。

甘牌燒鵝:灣仔軒尼詩道226號寶華商業中心地鋪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