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

Madam Sixty Ate:Riedel x Lindt x Penfolds,餐桌上的搖滾樂?



一隊四人的搖滾樂隊,由主音加結他手,有結他手/琴手,有低音結他手,與鼓手組合。缺一不可,否則,便完氣大傷,在近代音樂史上,失去主音的樂隊,能夠繼續走下去者,有英國的Joy Division,轉型玩電子,兼改名為New Order,結果成為了殿堂級電子組合,我們的,有BEYOND,當然,家駒永遠在樂迷的心中。

其實,在餐桌上,也可以表現出搖滾組合的團隊精神,像這一晚,我在灣仔的Madam Sixty Ate。。。

當晚的晚宴主題,為RiedelPenfoldsLindt,與Madam Sixty Ate,四個完全不同個性的成員組成。

Riedel是酒杯牌子,Penfolds是澳洲葡萄酒廠,兩者早已結盟,你去大型超市買Penfolds,不時會見到有推廣,買滿幾多錢便奉送Riedel酒杯。



前兩者或者說得通,那麼,朱古力代表Lindt,又可以有甚麼作為?



外人眼中像我,未必可以洞悉先機,主辦單位把它們連成一線,相信不是玩玩下。當我看看餐牌,原來Lindt的角色,是擔任菜式裡面的材料之一,與配葡萄酒。



第一道頭盤,煙燻鯖魚配烤杏仁碎伴以Lindt牛奶朱古力慕斯,除了以朱古力入饌之外,更用上Riedel 「O」oaked chardonnay杯盛上,果然估不到,酒杯也可以用來上菜。

到底,酒杯的表現,會否對菜式味道有直接影響?我不肯定,但是外表很美,就是真的。

肥美的鯖魚,帶著很強烈的煙燻香,香滑的牛奶朱古力慕斯,把煙燻香中和,取得微妙的平衡,絕佳的配搭。

這個餐單內的Penfold's葡萄酒,並不是高級系列,當然我心裡面,想喝Yattarna,707,RWT,甚至是Grange啦,真貪心。



Thomas Hyland Chardonnay,以Oaked Chardonnay盛載著,酒身的果仁味,帶出圓滑的質感,喝下去更有陣牛油香。。



再來一片Lindt牛奶朱古力,才是一道完整的頭盤,我開始明白,這晚的遊戲規則是怎樣。



第二道菜為巴巴里鴨肉,以藍莓,白朱古力,黑布甸作配料,肉質軟淋,肉味濃郁,再配以有如雪花,混合了白朱古力的胡椒,甜中帶辣,層次感極豐,我實在愛死黑布甸,你覺得我會吃剩嗎?



家禽配黑皮諾葡萄酒,從來是不變的金科玉律,以Big O Pinot Noir杯載著的Bin 23 Pinot Noir,泥土,果香,皮革味紛陳,酸度恰當,結尾帶點辣度。。。

我拿著酒杯,衝口而出問問在坐的Riedel大員:(無腳的酒杯,你覺得手溫會對酒有影響嗎?)覆水難受,我覺得自己問了一個頗為粗魯的問題。

對方說:(又不會,如果你在餐桌上,沒可能長期用手拿著酒杯,就算拿,也不會用掌心包到實一實。)

我也是Riedel的用家,有腳無腳都用過,無腳的Tumbler,我通常用來喝水,早前買下的可樂杯,已經被我變為水杯。

我:(Riedel的可樂杯,簡直是災難,可能我由細到大,飲慣有氣的可樂,Singel Malt杯的味道表現好,但氣味的一環實在太弱,Shiraz杯就非常稱職,能夠把酒身的潛力盡情發揮!)



接下來的一道菜,配搭的葡萄酒,正是Shiraz,Bin 28的Shiraz,不過由Big O Shiraz杯演繹出來。



主菜烤和牛,用料固然佳,但以Lindt chilli chocolate來配,取其甘中帶辣的個性,平衡和牛的膩,的確是巧妙的組合。



最後的甜品,Big O Cabernet杯內的朱古力淋醬烤無花果伴櫻桃雪葩,Lindt Excellence 70%成份的可可,感覺憶苦思甜,與酸甜的雪葩,造就了他們玉成好事。



餐酒為Bin 9 Cabernet Sauvignon,個人認為,用來配之前的和牛,效果會更佳。



經歷了大約三小時的四道菜旅程之後,是一個新奇,刺激的味覺體驗,我想,Riedel酒杯在樂隊的角色,既能載酒,亦能盛上菜式,大約為結他手/鍵盤手?Lindt是低音結他手,Penfolds葡萄酒是鼓手,Madam Sixty Ate的一道道美食,就是台型十足的主音。

至於你問我會以那一隊樂隊,來形容這一頓精彩的晚宴?可能,是Arcade Fire?可能,是Coldplay?可能,是Belle & Sebastian?在每個人的心目中,或許有不同答案。


\


PS:四道菜連葡萄酒配對的Flavour晚餐,只限8月21日供應,每位HK$800,更包括免費贈送一套三款「Big O」酒杯,價值HK$405。。

心動嗎?

Madam Sixty Ate:灣仔莊士敦道60號1樓8號舖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