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

港畔餐廳 Harbourside:Flowers in the window



我沒有宗教信仰,對於上帝創造世界,安排第七天是休息日的原因是甚麼,我沒去深究。

從事服務業多年,早已習慣別人放假,我要上班的日子,近月比較好一點,多了機會在周末放假。

今時今日要我喜歡夜蒲?難了,周日自動自覺早上八點便夢醒,陽光射濕我張床。不如,落街吃個早餐?

且慢,差點忘記要留肚,因為有餐Sunday Brunch正在等待我。

洲際酒店港畔餐廳,可說是本地Sunday Brunch的先驅。而我亦差不多十多年,沒有踏足酒店的咖啡室。記得當年是請朋友晚飯,為了隆重其事,事前刻意穿上新買不久,排隊買下的半價Prada皮鞋赴會!偶然想起當年的年少輕狂,也不禁莞爾。

抱著優閒的心情,腳踏白色布鞋,重臨著這舊地。



全場爆滿是意料中事,聽說訂位狀況是非常緊張,不論是平日晚市自助餐,或者,是周日的Brunch。



$808一位的收費,可能是全港最貴,加多$50,便可享用無限任添的香檳。話須價錢不便宜,但大受歡迎。證明只要高水準,貨真價實,食客們不會介意付多一點,反正花的都是開心錢。



這裡的香檳,是巴黎之花Perrier-Jouët,對於它,我想起兩個多月前,與友人小寶,在巴黎的某間百貨公司,好不客氣地試飲巴黎之花,還要是喝有年份!更甚者,厚著面皮乾杯!



是日中午無須厚面皮添飲,根本就任你飲,侍者不斷來賜酒,慢慢上升的氣泡,看始充滿生命力,不太苦澀,清爽而帶著花香,水果香。。。

難怪有朋友說:(巴黎之花最啱女生飲!)

我加把口:(男生應該最愛Moet,因為是Scarlett Johansson代言,哈哈哈!不過,要有年份的才喝得過。)

周日的話題,就是如此地無聊,莫非要講政治?



本來準備動身出去自助餐櫃檯,兩位青春少艾侍者,拿著一盤餐前飲品,有如Shooter的外表,內裡是甚麼?

女侍者:(是Tequila!)

我還未開始,用不著那麼早來火拼?其實,此杯龍舌蘭,非常容易入口,果然是餐前的開胃飲品。




去到自助餐櫃檯,芝士的款式起碼超過十款,陣容較隔離的扒房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

風乾肉呢,只見廚師不斷地在原隻西班牙黑毛豬火腿上,逐片逐片切出來。。



有Serrano Ham,有Parma Ham,有香腸肉,有肉批,個人當然最喜歡油份較高,入口嫩滑的西班牙火腿。



旁邊的龍蝦上,不得了,波士頓龍蝦把整座銀色的三層架堆得滿滿,開邊龍蝦在頭兩層,蟹鉗在最下層。



隨便推選三隻,有兩隻都帶有豐厚的蝦膏。蟹鉗肉肥美,鮮甜多汁,但不能多吃,因為要留肚。



很多人抱著吃自助餐的心態,總會講求大件夾抵吃,又要怎吃才能回本。其實非常簡單,只要喝四杯香檳,吃四隻開邊龍蝦,已經值回票價,問題是,你會不會刻意早一個月訂位,來到只會吃龍蝦,喝香檳?






再過隔離的海鮮櫃檯,有蟹腳,青口,墨魚仔,蝦,麵包蟹,質素上乘。蟹肉連著甜美的蟹膏,鮮甜的蟹腳,再一口香檳,有如與波士頓龍蝦一夜情之後之延續。




當其他人已經吃著熱盤,我仍然在冷盤陣上欲斷難斷,不論是泰式,中式,西式沙律,樂得令我身處在這條分叉的感情線上,你教我怎麼捨得去剪?




每隔半小時,兩位青春侍者便捧出一盤新鮮出品,薄餅剛剛出爐,批底香脆,海鮮配料甚足,而且芝士沒有吃得像香口膠般難纏,很難說不好吃。

還在不斷地喝香檳,一杯駁一杯,身旁的D小姐有點擔心,問我:(你會唔會醉架?)

我:(會!)

補充:(哈哈,就算我醉咗,都只係唱下歌,放心,唔會掃背!)

說罷,動身去拿碗湯,中湯為粉葛湯,與其說是去濕,喝多兩杯,來一碗湯,有點點解酒之妙,信不信由你。西湯為蕃茄湯,質感恰好,酸甜度適中。



友人S兄正在吃泰式咖哩,他說不錯。我卻走到去堂弄的櫃檯,來一件煎鵝肝,與羊架。




羊架肉質嫩滑,只嫌欠了那陣膻味,煎鵝肝則很到位,外脆內嫩,甘香味美。




熱盤陣上有中式,東南亞風味,酒店的中菜廳欣圖軒,其焗蟹蓋是招牌菜,你也可以在這裡品嚐到,同樣貨真價實,每一口都是鮮甜蟹肉的焗蟹蓋。絕非坊間的一比九貨色,即是蟹肉佔一成,忌廉與其他配料佔九成。



好奇地拿了些海鮮意粉試試,也不是求其之作,蝦餃燒賣也吃得過。




又過了半小時,今次是鵝肝包,名符其實的鵝肝包,原隻鵝肝被鬆軟香甜的外皮包著,入口近乎即溶,甘香油潤的美妙,迅速打進心深處。



星期天的閒情,怎能缺少Sunday Roast?否則,便不完美。

嫣紅的肉色,入口嫩滑,配以磨菇汁,與芥辣同吃,功得圓滿,當然,吃燒牛肉,沒可能掉下約克郡布甸吧。
















做人最緊要,就是能放能收,可是,櫃檯上的食物實在太豐富,最後情不自禁吃得太飽,理智蓋過了慾望,面對著琳瑯滿目的甜品陣,我只能喝杯橙汁,與中式椰汁龍眼西米露。

挺著肚子,與芝士蛋糕,Churro,朱古力批你眼望我眼,我隱約感覺到,它們正在恥笑著我。



臨完場前,兩位青春少艾捧來新鮮出爐的葡撻,已經不理三七二十一,即刻拿一件,真的好吃!



侍者問我喝甚麼餐飲,我問:(你們有甚麼餐飲選擇?)

旁邊B小姐答:(西茶之外,中茶都有。)

我:(那麼,普餌呢?)

侍者:(有!)

我:(咁記得沖得濃一點。)

由巴黎之花到橙汁,再以一記濃如墨汁的普餌打圓場,三個多小時的周日閒情,來得有始又有終。

我沒有醉,然而不自覺地,低聲哼了兩句。D小姐:(你又唱歌了!)



迎面的藍天與白雲,滿載在我心坎,巴黎之花令我想起月前在巴黎的美好時光。想起旅居巴黎的小寶,心血來潮即刻把面前的一刻拍下,經Whatsapp傳給她,我這刻的心情。

Wow look at you now 
Flowers in the window
It's such a lovely day
And I'm glad you feel the same。。。



雖然,今天的香港已經並非我以前所熟悉的香港,但是維港的藍天碧海,依然好看。



港畔餐廳 Harbourside: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香港洲際酒店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