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

甘飯館:甘之如飴



以前鏞記有位經理說過:(鏞記有問題,即係香港有問題)

今天,鏞記由米芝蓮一星,變成連推介也沒有,香港亦因為689,與一班所謂愛國愛黨的政客玩弄之下,正在步向墮落之路。

甘家二少曾經回應過記者,有關鏞記會否開分店的問題,他答:(兄弟同心,其利斷金。)

後來,兩兄弟因業權問題而對薄公堂,甘大少因此心力交瘁,官司未完結已經騎鶴西去。

最後,甘二少的一方,奪了鏞記,甘大少的後人,敗走鏞記不久便另起爐灶,分別開了甘牌燒鵝,與甘飯館

前者在兩個月前曾到訪過,我只能給予一個中性以下的評價。位於天后的甘飯館,與前者只賣燒味的格局有點不同,就是以小菜為主打。

沾著F先生之光,這晚在人潮如鯽的甘飯館,也能佔上一席。既然我來搞亂檔,自攜酒品少不了。




開瓶費$100一支,有酒杯供應。

甘飯館的規模,與鏞記相差十萬八千里。假如以鏞記的地下,形容為鐵達尼的三等倉,那麼甘飯館,可能只是一個行李倉。

始終是新開,不敢貿貿然冒險,一開始就Show hand。

所以,餐牌上的菜式,以一些懷舊菜式為主力,至於鏞記的得獎功夫菜,像雲霧肉,鵝腦凍,禮雲子等等,因規模所限,你不會在這裡找到。



皮蛋酸薑,總是有的,鏞記的優良傳統,怎能抹掉?有一次我去鏞記,連下三隻皮蛋!



菜單早已安排好,首先上場,是廣東三寶雞。甚麼是三寶?即是薑,陳皮,與禾稈草。

有如金華玉樹雞,以薄薄的玻璃獻汁,淋在晶瑩剔透的雞肉上面。雞皮很爽滑,而且雞肉嫩滑,更有點雞味,只用冰鮮雞,先天不足的情況下,能夠做到如此水準,實屬難得。



西式食材用在中菜身上,早已不是新聞,黑松露蝦球其實很簡單,濃郁的黑松露靈氣,被爽鮮的蝦球完全吸收,配菜的西芹如是,只要兩情相悅,無須太多花言巧語,像黑松露與蝦球,只是快手一炒,永結同心。



口味,是隨著年紀增長而改變,小時候敬而遠之,長大之後方知這是愛。涼瓜,就是一例。以蟹肉與涼瓜炒成一碟,翡翠蟹三個字,擲地有聲。



從來都說,鏞記的燒鵝,有些人會覺得名大於實,亦有些人覺得是全港最佳。單單一記廣東燒鵝,不同的飯店,也有不同的處理方法。



走軟皮路線的鏞記,甘飯館依然繼承其傳統,軟身,帶點皺的燒鵝皮,微脆的口感,延伸至嫩滑,肉厚,多汁的燒鵝肉。。有鏞記的八成水準。

其餘兩成呢?就是欠了那一把炭火,沒辦法,硬件所限,根本沒可能用炭燒,不過,甘飯館的燒鵝,較甘牌燒鵝為佳,純粹個人意見。



鬼馬牛肉,份屬小炒店,大牌檔的菜式,這裡的油炸鬼,像塗上印度神油,非常之硬,牛肉的質感鬆得有點假,相信下鬆肉粉,下得太重手吧。



熱辣辣的砵酒桶蠔,只要桶蠔夠肥美,基本上已十拿九穩,這道菜的味道如何,不用多說吧,好吃。



燒鵝,桶蠔之後,是時候清一清腸胃,馬蹄,蓮藕片,雲耳,芹菜等材料,炒出一道清秀可人,秀外慧中的五秀素炒。



你可以在一些兼營小炒的燒味店,可以品嚐到大馬站煲。連同熱窩,與蝦醬的香氣一同送上,百鳥歸巢大集會,本來乏人問津的燒肉,只要與蝦醬,蔥條,豆卜一起爆,爆出個未來,即刻變成奇貨可居之大馬站煲。



陳皮絲炒河雖好,還須綠葉扶持,經理說:(我地的辣醬,用余均益。)

我:(拿出來看看?)



一大支余均益,不久便放在我面前,堂堂一間甘飯館,當然沒有被我拋窒。



當年鏞記曾經有個民間傳說,一窩陳皮紅豆沙,價錢為$5000!在網絡不及今天發達的以前,與銀龍的白汁事件一樣,惹來很大迴響。

這晚的紅豆沙,當然不是百年陳皮,質感豐厚,甜度恰當,只嫌欠了一點甘。



前幾日有單新聞,鏞記向元朗的天鴻燒鵝發律師信,說其借鏞記之名上位,另一方則反指鏞記搏宣傳。( 詳請按此 )

曾是鏞記擁躉的我,(以前是,現在不是了)看見如此氣燄逼人的鏞記,向小店處處進逼,似乎有違甘大少在生時候的風度。

甘二少兒子,在動新聞裡面陣陣有詞,說鏞記一向自設鵝場,但沒有理據去証明,只感覺越描越黑。

後來記者訪問甘飯館店主,他說鏞記自設鵝場,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。

以往主理鏞記的,是甘大少,今天主理鏞記的甘二少,以前只負責鏞記的裝修事宜,已歿的甘三少,當年就是掌管地下外賣燒味部。誰是對,誰是錯,應該不難分辨吧。



他朝有日,甘飯館能夠打敗鏞記的話,相信大多港人,會為甘大少的兒子振臂歡呼。

甘飯館:天后水星街5號海興大廈地下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