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

蘇格蘭艾雷島:Laphroaig Distillery之旅



如非村上春樹,也許我不會開始沉醉於威士忌的琥珀色。

如非村上春樹,也許我不會知道,艾雷島在那裡。

如非村上春樹,也許我不會到艾雷島一遊。

總之,因為村上春樹,這年來,花了我幾萬元,在威士忌身上。

當中最大手筆,就是艾雷島之旅。

事前其實沒有想得太多,只是想到初夏的時份,才是到訪艾雷島的最理想季節,機票方面,早已省了一大筆,最頭痛的,反而是找住宿,與行程。

我只得四日三夜時間,難以逐一走訪島內八間蒸餾廠,教我怎去取捨,是一個難題。早前,曾想過不如喝盡島上八個酒廠的入門酒,以喜歡程度來決定去那一間。

最後,選擇住在Port Ellen的一邊,即是艾雷島的南岸,一切,變得明朗化。


在艾雷島的第二天早上,正在下著雨,當我準備出門口,走訪旅程中第一間酒廠,民宿的女主人對我說:(外面下著雨,巴士班次亦疏落,不如,我駕車接載你去?)

我:(你弄的早餐已經很美味,不用麻煩你了,我之前看過地圖,大約知道路線。)

好了,還帶著黑布甸,鮮橙汁的餘韻,沿著公路向東行,雨勢越下越大,沒有雨具之下,身上的連帽風褸顯得更為重要,沿路沒有人,只有零星的車使過,看著四周的綠草如茵的風景。。。



路邊無人,半行半走的速度,哼著Travis的名曲:(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?s it because I lied when I was seventeen?)

十七歲那年的雨季,我說過的大話,最終,還是要找數。



沙沙的雨,沒有磨滅我的意志,昂然踏著前路去,追趕理想旅途上。如果我不是在艾雷島,而是在倫敦的牛津街,做同一樣事情,旁人在路上回望我,追趕著我的怪模樣。。。到底,誰能明白我?



由Port Ellen起步,大約步行了四十五分鐘,便到了這天旅程的第一站,Laphroaig Distillery



外套不斷滴著水,衣衫濫褸走進接待處報到,時間為早上九點四十五分。



安頓了身外物,在沙發上休息一會,十五分鐘後,我參加的Distillers wares tour,正式開始。



首先,女導遊循例也說說Laphroaig的少少背景,由Donald and Alexander Johnston,在1815年開廠,明年就剛好200歲。




當Johnston家族最後一位成員Ian Hunter,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過身之後,傳給酒廠女經理Bessie Williamson,成為了第一位,執掌蘇格蘭威士忌酒廠的女性,可說是前無古人,更被人稱為艾雷島女皇之道貌岸然的稱號。



上世紀九十年代,查理斯皇子更給予酒廠皇家認證,地位不同凡響。



說罷一大輪前奏,女導遊先帶我們,到發芽的一角,Laphroaig是少數酒廠,仍然沿用地板發芽,每天酒廠工人,定時定後拿著個鏟,將地上的麥芽翻幾翻。





當然,我們亦有份參與,真真正正冚家產了!哈哈哈!未來你們喝的Laphroaig,我有份出力的!



泥煤,是島上的天然資源,所以,艾雷島威士忌的風格,就是泥煤,煙燻為主,並非人人可接受到,有些喝慣Speyside的朋友,一喝Laphroaig,差點想吐出來,說很強喇叭牌正露丸味,又說像去了醫院看急症。



甲之熊掌,乙之砒霜,但你眼中的砒霜,總會有知音人,上年我第一次喝Laphroaig 10年,即刻愛上,就是這樣。



泥煤在火爐上燃燒,那陣獨特的煙燻味,因此而來。



走出露台,在酒廠的招牌背景拍照,是到此一遊的印記。外面只得十二,三度,內心的熱情,足以抵擋著又涼又濕的天氣。



蒸餾威士忌之前,首先來到糖化槽,麥芽磨成有如穀物,由三種物質,莢,磨粒,與麵粉組成,然後加入熱水,來鍊取糖,大約如此,如果有錯,請指正。



雖然,Laphroaig是僅有地板發芽的代表,但是酒廠的運作,差不多全面電腦化。





發酵期間,當打開發酵嘈的蓋,強烈,刺鼻的味一攻而破,即刻退避三舍,因為味道實在太強。後來試了少許正在發酵的酒,與啤酒差不多味道。



來到了蒸餾的部份,七部蒸餾器,一年可以生產幾多威士忌?我沒有去查,相信也不是少數目,廢話!



把發酵的酒,經過兩次蒸餾。第一次開出強度22%的酒精,然而,酒廠把收集得來的低酒精度的酒,作第二次蒸餾,之後將酒精含量,推高至68%。



最後,得出來的無色,近乎無味的原酒,注入橡木桶,然後放進warehouse熟成。在威士忌的世界上,由無色無味,變成充滿橡木,蜜糖,堅果等等風味,最低限度都要三年,話須如此,我喝過最年輕的Kilchoman,甚至是TTL,由蒸餾到裝瓶,也要五年時間。

Laphroaig?最少都要十年,即是大家比較常見的十年陳。



此酒廠旅程最吸引的是,可以在warehouse裡面,指定三個橡木桶之中,選一個來自己裝瓶,留為紀念。From cask to glass,對我而言,絕對是一生難忘的體驗。





酒倉外面放上數個木桶,有兩個明顯比較細小,導遊說這個是Quarter cask,噢,我喜歡喝的Laphroaig Quarter cask,就是這樣由來。







高年份不一定是絕對,但差不多所有人,試盡三個橡木桶的威士忌之後,都選擇1999年,美國白橡木桶的威士忌。

喜得此250ML,更寫上裝瓶日期,而且跟禮盒,還奉送印有酒廠名字的小酒杯。。。

要是自斟自飲,真的不捨得喝,直到今天,仍然未打開瓶,因為,我一直等待著有心人,與我一起共享,這份由一萬公里以外,帶回來的心血。



萬水千山總是情,瓶內的淡淡琥珀色,代表著,我正在裝瓶時候,一刻的情感。

這一刻,我想起她。



Laphroaig Distillery:Port Ellen, Isle of Islay PA42 7DU, United Kingdom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