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

Sushi Mori Tomoaki:$500 的午市Omakase



炮台山蜆殼街的Sushi Mori Tomoaki,門面低調,連名字也沒有一個,可是,幕後主理的,正是銅鑼灣的Sushi Mori,森師傅自立門戶之作。

年初開業至今,好像還未廣為人知,看看飲食指標之一,Openrice,只得兩個食評,與那些見城,壽司廣等等去相比,人氣相差很遠。

每逢周日休息,不接受即場客,想吃?敬請預先訂位,否則,店員也不會讓你直行直入。

數個月前的考試日中午,因試場在附近,所以便訂下一位,來吃個午餐。

事先服務生已提示:(Mori san去了日本,OK嗎?)

問題不大,照舊坐在吧檯前,說明不吃三文魚,謝謝。



這裡沒有甚麼套餐,只可選擇三個價錢,有大食大,我要了$500,十五件壽司Omakase。



由第一件野生針鯛開始,已是Sushi Mori年代建立的風格,以醬汁,或其他配料,為壽司添上層次感。





接下來的深海池魚,帶子,油甘魚,本來是大路貨色,經常在坊間的壽司店出現,不過味道不同,就是不同,以岩鹽,青檸為帶子提味,更感清爽。深海池魚肉味濃鮮,油甘魚亦較平時吃到的幼細,嫩滑。



明太子白蝦的鹹鮮味恰好,配啤酒的話一流。



肥美得像海鰻的竹籤魚,青檸味同樣突出。



生長於北海道100米水深的白魚,肥美而結實,但吃下去有渣。



略略烤過的喜之次,逼出甘香的油份,如願足矣。



赤睦同樣是火焰過,其質感較喜之次嫩,加了少許辣味,味覺上的層次感更為豐富。



北海道馬糞海膽,有誰不愛?請舉手,我會幫你吃掉。




小肌的酸度恰當,大拖羅入口即化,一口油瞬間爆發。



吃吞拿魚頭不是甚麼新奇事,以櫻花木煙燻過的吞拿魚頭頂肉,帶點朱古力味,兼帶有相當油份,這麼刁鑽,我真的第一次品嚐。



熟悉的右口魚邊,特別之處是事先用蒜頭豉油醃過,然後才烤。醬油的惹味與魚邊的油份水乳交融,好東西,好東西。



燒拖羅的油份,被火焰盡數逼出,配以面頭的蒜頭山葵,有助中和此拖羅之肥膩。



最後的甜蛋作謝幕,還有足料的麵豉湯,整件魚頭肉在內,可否再來一碗?



三個多月後,再次打開這道木門,赫見面績大了一倍。原來兩個月前,壽司店租下隔離舖位打通,擴充營業。

今次都是當日早上,訂當日的午市,其實,並非想像中難訂位,可能我一個人之外,時間更是午市的尾段。



事先要求坐在森師傅助陣的吧檯,今次照舊$500,例牌不要三文魚,而且不要火焰壽司。



不久,師傅給我一記以酸汁提味,很醒胃,質感軟身,表面的刀功精緻的鯊鰈魚壽司。



千葉縣的金目鯛,肥美,爽滑的肉質,味道則被強烈的山葵蓋過,所以,我狂打噴嚏,失禮。



上次吃過的白蝦明太子,不贅。



海松貝厚身,爽甜可人。



入秋吃秋刀魚,從來都是時令之選,還須多問?魚肉表面的刀痕,清脆利落,線條優美,把甜美的醬油,完全融入肥美,鮮甜的秋刀魚裡面。



拖羅,指定動作,油在口裡爆。



赤身有兩味,首先是醃了十五分鐘的赤身,不偏不倚的醬油鮮,融入了細嫩的吞拿魚內。

另一味是醃足兩天的赤身,口感與啫哩很像。



Mori san握好這件軍艦,對我說:(這件是真正的蟹子壽司!)

香箱蟹子的鹹香,鮮美,才稱得上貨真價實的蟹子壽司。



又是小肌,今次的魚皮表面,多了一塊爽滑的皮層。



哎,海膽的魅力,怎能抗拒,你想我一口過,抑或逐點逐點去細味?



日本紅衫魚的醬汁,是肝醬加薑蔥,甘香中帶點辛辣。



八爪魚厚而不韌,還帶著紫蘇的清香。



當師傅說這是黑鮑,我一時心邪,笑了出來。不過,此黑鮑被醬油醃得入味,香甜,鮮嫩,彈牙,你可否想起很天真,很傻的她?



沒有火舞的耀揚,卻換來晶瑩剔透,鹹鮮的三文魚子壽司作結尾。



今次的麵豉湯材料,換上白飯魚,依然不失霸氣。



壽司飯握得緊而不死實,入口鬆軟亦不太散,預設的醬油,配料亦調教得宜,除了個別一兩件壽司,有點喧賓奪主之外。



喜愛傳統江戶前壽司的食客,未必會欣賞Mori的創作品,所以,口味真的很個人,身經百戰的網絡作家南方舞廳,也曾在Openrice,為此店寫下一個劣評。



經過兩次午市的愉快經驗之後,是時候升格,晚市拿著兩張金牛,來豪一次了。

Sushi Mori Tomoaki:北角蜆殼街9-23號秀明中心地下D舖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