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

新加坡:Whisky Live 2014



後天就是2015年,年尾例牌為過往的一年埋單計數,花在威士忌身上的金錢,我真的不敢去算。

玩物喪志,不是,應該是玩物養志才對,由當初的好奇,到今天成為了威士忌愛好者,正如前段所言,學費交了多少?我不敢算。

由年初的台北的四日三夜,年中的艾雷島之行,倫敦的威士忌周末活動,好像,這一年來的旅程,與威士忌有關,兩者是不可分割?

像十月尾的新加坡Whisky Live,由計劃到起行,前後不到一個星期。


活動地點為新加坡的Raffles Hotel,其地位與我們的半島酒店一樣,都是歷史悠久的酒店。




早上十點開始,預先在網上買票,入場前先拿酒杯,穿上手帶,來回次數不限。



會場有分兩個區域,一邊是專營烈酒,Hendrick's Gin的裝飾先聲奪人,浴缸舖滿了玫瑰花瓣,不知道缸內的是水,或氈酒?




冰島也盛產伏特加,Reyka即是冰島首都,雷克雅未克的頭五個英文字母。

始終今次來的原因,是衝著威士忌而來,喝掉伏特加之後,便轉戰威士忌的那一邊。





大門口的長桌,放滿了小吃,任君選擇,Raffles出品,當然是信心保證。



時間尚早,趁人流未算很多,不如,先打一個轉?



艾雷島的齊候門Kilchoman,差不多全部也喝過,無謂花時間作停留。



Glenlivet是港人最熟悉的威士忌牌子之一,數個月前在香港的Glenlivet派對裡面,由入門12年,喝到25年。既然如此,可以繼續前進。



另一艾雷島代表布萊迪,Bruichladdich,要試,就試新推出的Black Art 1990。



主打沒有泥媒味道,蜜糖,皮革,與果香夾集著,還有柔和的木桶味。。。聽說,酒友K先生在英國瘋狂入貨,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分到一,兩口?



Octomore絕對是泥煤之友的恩物,價格當然不便宜,但是,香港有個好地方,可以用一個超值價錢入手!



BenRiach在香港有代理,這裡可以任試。



NIKKA的櫃檯,都是你我也熟悉的宮城峽,竹鶴,余市。





台灣幫當然是噶瑪蘭,TTL則沒有參與。專揀兩瓶未喝過的Vinho,與雪梨桶來試,個人覺得,還是比較喜歡Solist的雪莉桶。



Highland Park高原騎士的Dark Origins,像燒焦的朱古力?橙皮?辣椒?煙燻?形成很複習的層次感,我想起喜歡喝高原騎士十二年的朋友R小姐,對此酒會否動心?






一系列的獨立裝瓶廠,有當地著名威士忌酒館的出品,Laphroaig的十五年獨立宣言,依然是很重醫院味。



相信近期最大熱的威士忌,莫過於HAIG,我稱他為碧咸威士忌,因為是碧咸做代言人。

Single grain的本質,喝下去的感覺。。。。唔。。。。像氈酒的麻香,味道如溝了蔗汁的糖水,論層次感的確單調,但非常容易入口,沒有負擔,用來氹女仔,無疑是佳品。



可能,女生一邊飲,一邊回問:(碧咸無踢波啦?)

又或者係:(佢咁靚仔,連威士忌也好有魅力!好好飲)

或者,每個人的口味也不盡同吧。說起上來,碧咸威士忌在香港還未發售,但香港,新加坡,倫敦,甚至曼徹斯特機場的免稅店正在熱賣。當然你請我飲的話,我沒所謂,要我買就免了。





走到去會場的後方,差不多是Glenfiddich,與百富Balvenie的天下。




有得飲,當然有記念品,旁邊的一角,有專人為你寫上,屬於你自己年份,名字的百富label,與印有自己名字initial的皮革杯墊。



最後,我很厚面皮,排了兩次隊,一個是給我,一個是給法國的朋友小寶。







Glenfiddich的專櫃,除了有威士忌試之外,更有一張疑似賭桌,實際上是一張屬於Glenfiddich的指南。當你放上特製的杯在桌上的指定位置,檯上的螢幕,便會顯示該年份威士忌的背景。




除了兩個會場,樓上更有Collector room,當然,你要付上更高的票價,才可進入。




當我看見一些以Leica拍下的威士忌作品,才驚覺:(這裡才是大寶藏!)




票價除了包括進入Collector room的權利,還包兩杯指定的珍藏!



當打開酒單一看,嘩!很多絕版款式,也可以找到。




首先,先來一杯獨立裝瓶,來自法國,在新加坡有分店的威士忌酒專La Maison du Whisky的Bunnahubhain 25yo,深不見底的爐火純青。



接下來的是Talisker 25yo,海洋風味還在,多卻一份有如男人四十的成熟,紮實。



赫見有獨立裝瓶的Port Ellen 18yo,只是20坡幣一份,二話不說,即刻拿出信用卡!(身上的現金,留以有待呀)

1977年蒸餾,1996裝瓶,封存了十八年的十八歲的Milroys Port Ellen ,1977年,我剛足歲。晶瑩剔透的琥珀色,正在裝載著我的成長時期?

今次是第一次喝,可能,是唯一一次。消失的酒廠,總是令人多一份遐思,姑勿論是真的好喝,是見面不如聞名?總之,喝一瓶,就少一瓶。





由早喝到天昏地暗,好像喝極也喝不完,同行的朋友說:(規模還比東京的Whisky Live更大!)



他朝有日,Whisky Live在香港舉辦的話,才能稱得上國際城市之美譽。

1 則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