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

一宝:低調大阪天婦羅名店



有些餐廳,未開張已經大鑼大鼓宣傳,用盡所有Social media渠道,務求先聲奪人,在網絡上搶灘。

不過,亦有些餐廳,沒有動用記者,公關公司的幫忙,近乎零宣傳,低調得沒人知。

鴨巴甸街的斜路上,就是有這間門面低調的一宝。不知情者,可能視其為一間高級日本料理。

沒錯,一宝的確是高級日本料理,而且,是來自日本大阪,由1850年代創立的天婦羅老店,說起上來,只是遲過香港開埠數年而已。發展至今天,日本的三間一宝,皆摘下米芝蓮一星。鴨巴甸街分店,是第四間分店。

如此大的名氣,來到香港,竟然沒太多人知曉,上年某日,看過蘋果日報副刊,才知道這間老店,在香港落戶的消息。

正所謂有馨自然香,在沒有任何宣傳攻勢之下,開業數個月以來,一宝成為了城中最難訂位的餐廳之一。聽說,晚市要預早三個月訂位!

每天只限下午14:30至17:30,接受電話預訂。(周三除外,因為是休息日)為了一嚐極致天婦羅之味,上周四便致電碰碰運氣,午餐時段,應該機會比較大吧。

結果,女店主回覆,周一中午剛剛有客人取消預約,得以冷手執個熱煎堆!

如是者,懷著期待的心情,踏正中午十二時,來到一宝門口。

午市只有兩款套餐,四百多元的八件天婦羅,與$1100的Omakase,既然難得來到,為何不留待廚師發辦?反正,今年的花紅,還算滿意,起碼夠我交稅,去一轉歐州,兼吃一頓高級日本料理。



主理香港店的大廚,是一宝的第五代傳人,関豊一郎。

店子不大,吧檯只有八個位,連同一張四人檯,難怪一位難求。




首先上的前菜,帶有鰹魚香的啫哩,與半熟玉子來揭開這場天婦羅盛宴之序幕。






桌上的銀器,刻有宝字,倍感尊貴。





有別其他天婦羅店的炸爐,一宝用的是較細小的銅鑊,只見他把紅花子油燒滾,一邊開粉漿,動作不快,慢條斯理地,將炸起的天婦羅,夾到我面前的鐵架上。



大廚提示:(記得加點檸檬汁,與鹽同吃。)

薄薄的黃金聖衣,沒有一點油份積聚,輕如羽毛,入口的一刻,酥脆乾爽,沒有負擔,蝦肉還是很鮮甜,肉質爽滑!



另一道天婦羅蝦,包著紫蘇葉炸,大廚說:(這個只是加點鹽便可。)

紫蘇葉的清香,是另一種美態。



甜薯入口粉嫩,其天然的甜味並沒有走樣。



天婦羅貴為高級日本料理,用料當然不馬虎,剛才的蝦固然新鮮,面前的沙槌魚,肉質纖細嫩滑,加點點鹽來提味,美味盅然。



舞茸菇極之香口,酥化,鹹香像吃著薯片,惹味得想再來一件。



厚身,彈牙的魷魚,經高溫油炸後,依然不失霸氣。



幸好,這天不是賽馬日,吃著甘甜,酥脆的銀杏,也來得理直氣壯。



粗壯的天婦羅露筍,爽甜中仍保持著水份,這樣便輕易滿足到口福之慾?且慢。。



好戲在後頭,天婦羅粟米,真的不得了。用上日本粟米固然先勝一仗,香脆的外表,包著的是鮮甜,多汁的內涵,美妙極了。



看看帶子的橫切面,略帶粉紅的色澤,已經是最佳演繹,接下來的故事發展,就是,美味。還有呢?都是美味。



紫菜卷著海膽,炸成海膽天婦羅,油潤甘甜依然。



彈力十足的鮑魚,耍些鹽花,已經非常美味。



海鰻天婦羅的味道層次豐富,其悠長的麻香,源自花椒粉。



最後的一小粒炸物,大廚說是炸紅豆!



紅豆除了可以用來做壽司,原來也可以用來做天婦羅,有如紅豆餅一樣,效果較壽司好上無限倍,入口的一刻,我明白了!




十四件天婦羅之後,以天丼,漬物,麵豉湯作謝幕。難得的是,一連串炸物急攻,竟沒有喉乾舌燥的感覺,要我加時吃多幾件,也不成問題!



當我吃著甜品,関豊一郎問我意見,我大讚是全港最佳天婦羅。

一宝的專注,是兼賣壽司,鐵板燒的稻菊所沒有的。

他又問我:(你怎樣找到這裡?)

我:(上年看過報章的報導。)



雖然,這一餐Omakase的價錢,足夠我買張機票去台北,但是,回想剛才吃過的天婦羅,那種外脆,內嫩,乾爽而不油膩的感覺,這千多元,花得物有所值。

一宝:中環鴨巴甸街39號地下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