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

東門冰室:猶有魚悸



紅磡曲街一帶,我稱之為陰陽路,長生店,殯儀館,花店林立,無時無刻皆與鬼同行。

不過,小弟一向奉行信則有,不信則無,多年以來,相安無事,我左右眼,都見不到鬼。

以往最常去的食店是大光燈,未結業之前,曾是我心目中最佳雲吞麵,但是年前重新營業,再不是以前的大光燈了。

老坑火鍋,超過七年沒去,生記蟹粥,某一年的生日,與識於微時的老朋友,為我慶祝生日,點滴在心頭。

東門冰室,記憶所及,只去過一次,而且是八年前的往事,如非在開飯網,看到我當年的食評,恐怕早已忘記,我曾經在此喝過奶茶。


近期東門冰室,在網上也有點曝光率,著名旅行家C先生,不時來吃蛋牛治,兼上載至Facebook。

早前蘋果日報動新聞,介紹這一帶的小店,當中包括這間冰室。

我是為了魷魚餅而來。



冰室的殘舊不堪的環境,推斷是多年沒裝修過,聽說,此冰室已經在這條陰陽路,過了超過四十個年頭。



$23一碗魷魚餅麵,再搭冰室另一款名物,豬扒。

配福麵不另收費,配出前一丁要加$2。



豬扒質感鬆化,但味道有點苦,魷魚餅則非常好吃,彈牙的感覺,包著鮮甜的魷魚肉,內裡還包著魷魚粒,其心思顯然而見。

如果有得選擇,在出前一丁與福麵之間,通常我會選擇後者。

另一個下午再訪,就試試其蛋牛治,配奶茶,$24。



我似乎忘記要求烘底,不過呢,煎得恰好的雞蛋,與惹味的鹹牛肉,輕易地贏得客人歡心。

當然,吃蛋治,要烘底才過癮。



奶茶入口感覺呢,美其名為率直,不過茶甘頗強。



再來一個魷魚餅加煎蛋通粉,嘩,我只是吃下午茶,用不著如此大碗?

如此殘舊的冰室,大件夾抵食,這就是其可愛之處。

鬼?有甚麼可怕?還是那一句,信則有,不信則無,行得正企得正,怕甚麼?話須如此,每次來到這一帶,也要自重,繼續向前行。



我人在曲街,沒有仆街,那杯檸檬茶,就不敢說了,哈哈哈!

東門冰室:紅磡曲街16 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