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

台北:Café de Riz 米販咖啡的真正可樂



短短兩日兩夜的台北之旅,恕我分身乏術,未能一一拜會台北的朋友們,唯獨是有一位朋友,非見不可。

台北朋友 - 美食家自學之路,除了寫blog寫專欄之外,最近連電視節目主持也涉足,果然是大忙人。

她:(兩天都已經安排好節目了。)

我:(不如,下午茶?我有東西交給妳。)

她相約小弟,在信義區的米販咖啡見面。


在Google map上查看,最近的捷運站是六張犁。原來,就在香港威士忌人追捧的酒專 - 豪邁,同一個圈裡面。

當日早到,先到豪邁逛逛,裡面的客人,全部都是香港人,大大聲說買回去炒賣,聽罷只覺得有點汗顏。

咖啡館外面是全安公園,那些普羅港人眼中的沒精打采,像我的極力擺脫普羅二字的港仔,看在眼裡,只覺得是與生俱來的優閒。

我經常叫人先行google,仍然不懂才問人,因為,我就是一名經常google的人。



上網查過米販的一點資料,Riz,在拉丁文/法文的意思,即是米,米對地球上大多人而言,是最基本的食糧。

不知道米販咖啡的主人,是否有相同意思?









雪白,乾淨,光線柔和的格調,既是咖啡館,又有點像概念店的感覺,或許這是米販的性格。

等了一會,友人來到,我跟她說剛才午餐吃得太飽,而晚上亦已安排好飯局,不能吃太多,有甚麼推介?

咖啡館不喝咖啡或茶,還可以喝甚麼?



手工可樂,可算是另類的選擇。

友人:(這瓶可樂,是真正可樂!)

真真假假,只要相信他,味道偏甜,接近Cherry coke,氣泡不太強,與我自己喝可樂的信條,有所偏差。

這種味道,卻令我想起,小朋友時代喝過的味道。



米販的甜點師傅,來自法國的Yann,曾經在Dalloyau工作,一聽到大蘿柚,我又想起上年初夏,與巴黎的小寶,坐在巴黎運河旁邊,喝廉價的香檳,吃Dalloyau的糕點,互訴心事。

奈何晚上要吃台菜,只能應付Creme Brulee。



焦糖的外層,底下是香滑,甜度恰好的蛋,水準不遜我在香港吃過的。

短短一小時的約會,未能深入去探討此咖啡館的底蘊,臨走之前,友人還介紹了咖啡館的主人給我認識。



下次再訪台北,要再來一次,試試其咖啡,甜點,飯糰。

米販咖啡:台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三段119巷9號1樓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