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26日 星期六

John Choy Cafe:隱世咖啡高人



當大家看到此文章的題目,是否會想起那位所謂人氣博客乜乜王子,經常掛隱世兩個字在口邊?

以下小弟介紹的咖啡館,我不敢說是否真正隱世,但是沒有太多人知,連飲食網站也只得一個食評記錄,這是事實。

就是近月已經到訪多次,土瓜灣貴州街,與旭日街交界的John Choy Cafe


作為土瓜灣之友,竟然察覺不到此咖啡店,已經存在了數個月,全賴月前一班土瓜灣達人計劃成員,發掘了這間不太起眼的好地方。

先說說John Choy Cafe的地理位置,旭日街是工廠,車房林立,面臨海邊的一條街,貴州街在偉恆昌旁邊,亦是當年雨夜屠夫林過雲,居住的地方。



第一次到訪,為某個周六下午,巧遇同樣是土瓜灣街坊,酒友J先生,正在飲咖啡。



John Choy的格局,與近年坊間流行的咖啡館迴異,找不到半點文青之風,只有一些即影即有,貼滿虹吸壺前的櫃檯。

看見餐牌上的咖啡,選擇大約有二十款,不同產地的咖啡豆,最令人驚喜的,價錢便宜得發笑。當外面的真文青/偽文青的咖啡館,賣一杯單品咖啡,索價五,六十元,你估下這裡賣幾多錢一杯?

最便宜的,$20,其他大多賣$25。牙買加藍山,$100,最貴是貓屎咖啡,$180一杯。

還較翠華的奶茶便宜!

盧旺達的口感像喝普洱茶,芳香醇厚,乾淨俐落。相見不如偶遇,就由我請客啦。

之後,經常過來吃早餐,由早上八時開始營業,沒有甚麼賓尼迪蛋,全天候早餐之類,只有一些多士,餐肉麵,雞翼麵之類,與茶餐廳沒分別。



最吸引我的是台灣涼麵,記憶所及,香港沒有太多地方,可以找到這道在台灣隨手可得的美味。

麻醬與蒜香,伴以煙韌的涼麵吃,果然與我在台北吃過的味道相近。

老闆John說:(以前我在台灣炒豆的!)

能夠在土瓜灣,吃到台灣涼麵,我真的不要太過挑剔,還想要味增蛋花貢丸湯?

每天老闆都有真情推介,一共四款,均以特價推出,配套餐更便宜,像我這天的坦桑尼亞咖啡,帶有炒過的焦香,輕快而爽朗。



另一道餐肉芝士麵,你我也會懂得煮,在懶得自己動手的情況之下,通常會出外給錢別人賺。



雖不是甚麼絕世佳品,半溶芝士,與煎得恰好,厚薄適中的午餐肉,一起沉淪在福麵上,邪惡,但美味,無須花言巧語,就是這樣簡單。

如果帶同好朋友,來到我喜愛的地方,心情特別興奮,趁巴黎的小寶回港辦事,便拉她來這裡。

我:(希望妳不要介意,這間咖啡館比較街坊,並不像現今流行的咖啡館,充滿文化氣息。)



當她坐了一會,便開始愛上這裡。

她:(日前我去了太子某間咖啡館,價錢幾貴下!)

這天下午,我再次喝盧旺達咖啡。

我:(妳記得廿年前,盧旺達發生過甚麼事?)

小寶:(我當然知道這樁慘劇。)



大家還未吃午飯,我向她推薦台灣涼麵,再加把口:(保証你在香港其他地方找不到!)



她一邊吃,一邊點頭,沒有像半年前,在Brick Lane吃著鹹牛肉Beigel之後,大叫好味兩次。



我的選擇為雞翼麵,瑞士汁的甜味完全被雞翼吸收,再與福麵同吃,又是平淡但當中有你,已經足夠的美滿。

小寶是問題天天都多的女生,她似乎有很多問題,向John討教。



John亦不吝嗇,拿出不同的咖啡豆,給我們研究一下。

John:(不如,我比杯貓屎咖啡妳試?)

小寶:(當想起貓屎咖啡是點樣產生,覺得啲麝香貓好慘。。。)



John Choy的客路,主要是街坊,附近的上班一族,打寫字樓工又有,車房技工也有。

小寶意猶未盡,再點一件瑞士卷,John說櫥櫃裡面的糕點,全是他的老朋友供應。



很Old fashion的甜品,味道亦很Old fashion,在今時今日的打卡文化,年青男女搶著去新派甜品店潮聖,反而,這些屬於我輩老鬼的兒時味道,已不受新世代重視。

年青的公關朋友H小姐見狀,大叫:(我想去食件cake喎!)

我:(你咁近,隨時落嚟食都得!)

只見小寶吃得津津有味,都說她與我在某方面很夾。希望下年待她回來的時候,但願能與她在這裡再坐一會。

有時候,人真的很矛盾,一邊包藏私心,不想太多人知,另一邊又想多些人,知道有這間好東西存在。

我不會像西打哥,大口氣到說一寫就會惹來人滿之患的說話,單手拍掌又怎會拍得響,除非你名氣大過我。



不過,經過我月來不斷在社交網站上分享,已經有數位朋友,曾經在此品嚐價廉物美的咖啡,與邪惡到極的餐肉芝士麵。

John Choy Cafe:土瓜灣旭日街21號聯合報大廈地舖


1 則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