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

LEVELthirty:紅日西斜,霓紅折射



紅日西斜,霓紅折射,懷著焦急,等這赴約者。。。

傍晚六點多,坐在沙田萬怡酒店,最高層的酒吧LEVELthirty,望著沙田右岸好風光,日落西山下,心裡哼著這首黎明的舊歌。

一皇三后的約會,C小姐由金鐘過來,等了數班地鐵也上不到,S小姐則臨下班時段要開會,L小姐在荃灣坐巴士過來。

結果,太陽下山了,她們才陸續到埗。

月前才開設的酒吧,相信是整個新界區,最高層的酒吧。左邊第一城,遠眺馬場景。

難怪,當打個酒牌,所有雞尾酒的名字,皆與馬有關。




這時候,我又可以在女生面前扮專家,Black Caviar,魚子精華,是不敗的澳洲雌馬,競賽生涯廿五戰廿五勝,打破當年我們的精英大師,十七連勝的記錄。



我手上的美洲法老,今年新鮮出爐美國三冠王,是繼1978年Affirmed,相隔三十七年,再次有一匹三冠王。

一邊喝著美洲法老,一邊將美國三冠的典故娓娓道來:(你知嗎,為何美國咁難出三冠王?原因是三場大賽,五月初跑肯塔基打比,五月中下旬跑必利是錦標,六月初就跑貝蒙錦標。頭關路程為二千米,次關一千九百米,尾關跑二千四,試想想,難度有幾高?)

S小姐聽罷,仍然一頭霧水,我再說:(這杯美洲法老的賣相,有如Mint Julep,味道亦相似,其實,Mint Julep是肯塔基打比,場內指定飲品!)

C小姐點了杯戴花,我又充當史官起來:(呢隻都係馬女,由英國南下澳洲競賽,曾經連續三年贏全球最高獎金的長途賽,墨爾本杯!)

S小姐:(3200米,真係好長途,香港有無?)

我:(香港最長跑二千四,沙田馬場一個圈長大約1900米,即是,3200要跑大約一圈半多一點。)

本來想叫多杯紅冧酒,這匹三奪英國Grand Nationl的名駒為名的雞尾酒,誰不知沒有供應。



如是,轉投以干邑為主調的卓芙懷抱,又是女中豪傑,前年與上年的凱旋門大賽冠軍,亦是近三十多年以來,首匹能夠衛冕這場全球最高水準的一哩半賽事。

我:(香港一直都無馬派去跑凱旋門,一來香港長途馬水準不高,二來,凱旋門只接受雄馬與雌馬報名,香港賽馬大多是閹馬。。。。)

三位女生聽罷,繼續一頭霧水,L小姐:(哈哈,又學懂一點冷知識!)

三款不含酒精的Mocktail,名字都是與賽馬有關,Front runner是形容前領馬,Final furlog,即是最後二百米,一化郎等於二百米。



說完一大堆廢話,是時候吃,當晚時令生蠔有三款,紐西蘭,南非的Rolex,與愛爾蘭的Gigas。



喝完雞尾酒,既然是吃生蠔,即刻來一杯南非Chardonnay,自助斟酒機,還有一些細節有待解決,所以,暫時由服務生代勞。

三款之中,最喜愛是鹹鮮,肉質飽滿,鮮美的愛爾蘭代表。

再來一點熱吃,雖然是酒吧,但小吃選擇亦不少。



迷你牛肉芝士漢堡配燒烤醬,一口一個,肉質鮮嫩的漢堡扒,加上惹味的燒烤醬,很容易會令人吃多一件。

當然,我沒有上當,否則,便吃不到以下的小吃,例如牛脷配香辣甜醋汁,酸甜中帶微辣,滲進爽口的牛舌裡面,佐酒佳品。



Tomato and Basil Bruschetta,同樣一口一件,挺不錯。



很多時候上西餐廳,最後都以一記芝士拼盤作終結,記得半年前,一個人在愛丁堡的米芝蓮一星餐廳The kitchin,品嚐美妙的午餐,臨尾的芝士拼盤,另外加點一杯威士忌,自得其樂。

我忍不住爆一句:(如果一餐美妙的盛宴,沒有芝士拼盤作結尾,等於做愛無高潮!)



哈哈,我就是如此直率性。無嚇親你們嗎?

對著年青人,在適當時候恃老賣老,也是一種做人的藝術,嘻嘻。



LEVELthirty:沙田安平街1號香港沙田萬怡酒店頂層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