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

Shoreditch:西環的東倫敦



上一篇Feast的文章,提到與文青朋友A君撐檯腳,相隔三個月,她生日當天,我致電給她:(生日快樂呀!)

A君:(好開心呀!難得仲有人打電話比我,同我講生日快樂!)

我打蛇隨棍上:(下星期請妳食飯,同你賀一賀佢!)

她當然沒拒絕。

大家都是偽英倫人,不如,吃英國菜?雖然,英國菜的形像,與法國菜,意大利菜,西班牙菜等歐陸菜系相比之下,顯得自慚形愧。

英國菜,真的如此差勁嗎?

近年的Modern British,總算為大英帝國,挽回一點面子,月前在西環吉席街,出現了一間英國餐廳,Shoreditch


一直放在口袋裡多月,好,今次就相約A君,月滿抱西環。

姍姍來遲的A君,一見面即刻不斷說不好意思。



我喝著啤酒,問A君:(哈哈,你聽過有關Shoreditch的故事未?)

她:(未呀。)



一邊喝著清爽的蘇格蘭St Mungo生啤,一邊將Shoreditch的地理位置,到我與小寶在此發生過的故事娓娓道來。

熟悉倫敦的朋友,也會知道東倫敦有個潮人熱點,叫做Shoreditch。其實,東倫敦本身是舊區,十多年前開始被活化,時裝店,餐廳,酒吧會所林立,慢慢成為一個時裝人,蒲精的好去處。


小寶的背影,與Shoreditch overground


小弟在半年前某個下午,就是與好朋友小寶,由Brick Lane左轉,漫遊Shoreditch一帶,然後坐Overground,到Abbey Road扮披頭四過馬路。

東倫敦,就是載著我與她的回憶,至於她有沒有這樣地想?我不知。

由九龍坐地鐵過來,十五分鐘左右,我笑說由尖沙咀到Shoreditch的時間,原來只是十五分鐘!

懂得笑,便會覺得好笑。




充滿工業味的Shoreditch,牆上的噴畫,帶點倫敦廢棄的工廠,被蒲友佔領作私竇的頹廢感覺,看似拾回來的倫敦路牌,掛在牆上似是宣洩主權。




好了,是時候點菜,頭盤的蟹餅,真材實料,酥脆的外表,包著是一絲絲,鮮甜的蟹肉,creamy而不膩。



Cullen Skink是蘇格蘭代表,以煙燻Haddock做主角的一道蘇格蘭菜。記得上年在艾雷島,吃過近似的味道,不過用三文魚,所以只稱為海鮮周打湯。

香滑,濃而不膩的忌廉湯頭,haddock的煙燻味強勁,薯仔與洋蔥的襯托下,我差點一人獨吞此味。

在主菜一欄上掙扎良久,要炆牛臉額好,抑或。。。。炸魚薯條?

A君:(就Fish and chips!)



$188一客炸魚薯條,不太便宜,人在香港,也要明白物離鄉貴的道理,你想用四,五鎊吃炸魚薯條?留待去英國吃罷。

以St Mungo生啤做的batter,酥脆,厚度適中,油份不多,裡面的鱈魚鮮嫩肥美。薯條是名正言順的Chips,原隻薯仔粗切而成,配菜是Mushy pea,大喜,這是我最喜歡的炸魚薯條的配搭呀。

吃炸魚薯條,當然是加醋,而且,是起勢地狂加,是我一向的信條。

A君似乎不太懂,我叫她拿著瓶醋,隨意地耍在炸魚薯條上面。



杯中的St Mungo給我喝光,再來一杯Belhaven生啤,同樣是來自蘇格蘭的ale,以前在灣仔的The Canny Man喝過。

細滑的啤酒泡,酒身中等,甜中帶點涼茶的甘。



另一道主菜,Pork Belly是絕對地重量級,我懷疑這是二人份量?

用上英國優質的Dingley Dell豬,烤得香脆,帶硬身的豬皮,底下的豬肉,肥瘦層次分明,肉香四溢,軟淋鬆化,這份簡單而直接的美味,在肚皮上,與味蕾上,皆得到莫大的滿足。



我倆在西環的東倫敦,東張西望,看過甜品的餐牌,太heavy了,不如,坐電車去源記,吃個桑寄生蛋茶?



無奈地,去到源記門口,正在裝修,只能望門輕嘆。

一個名,兩個地方,兩個女生,編造出兩段不同風格的故事。

我與A君的Shoreditch,坐一程地鐵,堅尼地城站下車,隨手可得。

我與小寶的Shoreditch,要坐十二小時飛機,然後再坐一小時tube,像我與她的似近還遠關係,遙不可及?



唔。。。

下年,我們會再次在Shoreditch相見嗎?

Shoreditch:西環吉席街18號地下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