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

樂意扒房:無獨有扒



兩個月前,好友小寶突然回來工作數周,所以今個秋天,不用飛去英法。

上年十一月,在巴黎逗留短短四十小時,我對小寶說:(見係妳生日,專程在英國之旅抽兩天,過來請妳食餐生日飯。)

世事永遠都是峰迴路轉,充滿戲劇性,上月中,小寶說日內會回港工作個多月。

莫非,這是命中注定,與她慶祝生日?

或者,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,以前她在香港的時候,大家不常見面。可能,今次她回來,不想見到我呢。

晚飯恐怕沒有機會,不如,約午飯?朋友,始終都要見的。

地點在她上班地點五分鐘路程範圍,隨便地想起好幾個地方,生記波士頓The Pawn

且慢,還有樂意扒房

小寶:(樂意扒房,很久無去!)

我:(妳知道他們下年中會結業嗎?)

小寶:(Ohhhh!Will go to Louis then!)



首次來到這間只剩下大約半年壽命的老牌扒房,準時到埗,只見小寶拿著部菲林傻瓜機,不斷地拍照。

我:(哈哈,妳似乎仲係幾抗拒全面數碼化!)

小寶:(都唔係嘅。)

這是當日我倆的開場白。



服務生安排我們坐在餐廳的角落位置,不論是餐廳的門面,水吧,裝飾,傢俱,紅格仔枱布,甚至是侍應的裝束,好像還停留在上世紀七,八十年代的香港,這是最美好的年代。

我:(妳上一次嚟呢度大約係幾時?)

小寶:(耐到唔記得喇。)



我們還未點餐,侍應先送上餐湯,他說先喝餐湯,轉頭過來落單。

很久未試過這種服務了,我想是餐廳對客人的一份信任,日前剛在某個旅遊群組,才與網友們討論過港人外遊,當上餐廳用膳,切忌兩個人點一份餐,除了寒酸之外,更會遭受白眼。

其實,無論去到那裡也一樣,不分本地外地,除非,你去夜市掃街,好人好姐,怎可能一個人吃不下一個餐?



樂意扒房的午餐,價錢根據內容而定,最便宜由百鬆起,到最貴的接近三百。

挺有深度,酸甜有致,沒有一味死酸,或者死辣,更喝得出肉香與菜甜的羅宋湯,像喝掉扒房數十年的歲月。



小寶說很期待餐前麵包,可是這裡卻是法式餐包,並非港式餐包,她一樣吃得津津有味。

她問我:(我之前不在香港,究竟樂意點解要結業?)

我:(咪又係關租金事。)

當老店傳出結業的消息,不外乎兩個原因,一)後無繼人,二)租金上漲至不合理地步。

在土地問題嚴重的香港地,早已見怪不怪。



她的主菜是烤雞配磨菇汁,淺嘗一小件,嫩滑的雞肉與香濃的磨菇汁水乳交融。



我點了午餐最貴的US super prime ribeye,八安士份量,$280。

彬彬有禮的侍應,問我要不要芥辣,我問:(有幾多種芥辣?)

侍應:(只有英國。)

我:(咁。。。要少少,唔該。)

骨子裡崇英崇到底,卻受不了英國芥辣的刺鼻。



燒烤香撲鼻,肉色粉紅,半生熟的ribeye,肉味香濃,落單時女侍應不忘說一句:(今日啲肉眼好靚。)証明她沒說錯。

雖則八安士的肉眼,對我而言份量偏少,但是配菜的沙律,薯仔,份量十足,足以彌補一切。


上年十一月初,我與她在巴黎的Le Relais de l'Entrecôte,渡過美好的一夜。

今年十一月初,無獨有扒,我與她在樂意扒房。



喝著手上的餐飲,望著腕表,差不多下午二時,我問小寶:(我諗,妳公司可以容許妳遲少少先返到去掛?)

潛台詞不外乎是:(再坐一會,但願能再坐一會。)

在結業之前,應該會再來一次晚飯,不過身邊同行的,恐怕不是她。

小寶:(今次係最後一次嚟,之後我都返咗去歐洲。)



捱過了沙士,金融海嘯,卻捱不過日益上漲的租金,時也命也。


樂意扒房:灣仔告士打道50號馬來西亞大廈1樓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