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

The Cabin:英國菜之夜



不知道大家對英國菜的評價如何,對我這位港英餘孽而言,All day breakfast,約克郡布甸,炸魚薯條,牧羊人批,sunday roast,正中下懷。當然,大前題是偶一嚐之,要是每天都吃的話,像當年某朋友的口頭禪:(你日日對住李嘉欣,都覺得厭啦!)

我曾經幻想過,如果我是英國人,每天都吃著上述提及過的英國菜,恐怕,我會是一名大胖子。

初戀女友在英國留學兩年,不時聽到她抱怨,英國菜很難吃。有些懂吃的朋友,說舌頭有點味覺的話,才不會吃英國菜!

以上的例子可能比較偏激一點,英國菜又未致去到一文不值的地步,只在乎你會不會去欣賞其優點。

這天晚上,與數位曾經在英國生活過的朋友,來到西貢的英國菜餐廳,The Cabin,回味一下英國味道。



位於普通路的斜路上,與滿記甜品只是咫尺之遙,坐小巴在滿記下車,行兩步便到。

看過餐牌,有傳統,有新派的英國菜,說起上來,新派的固然打破了以往對傳統英國菜的觀念,而舊派仍然有不少死硬派擁護。



我在英國吃Prawn cocktail,通常用上細小,鮮甜的蝦,這裡的蝦較大,味道卻是欠奉,幸好沙律汁能夠力挽狂攔,追回不少失地。



將Cream Cheese釀入Portobello Mushroom,那陣濃香的芝士拙拙逼人,配以香甜的大磨菇,絕佳的組合。



另一道Juicy Beef Yorkshire Pudding,道理與之前的大磨菇相約,把牛肉釀入約克郡布甸裡面,對我來說,約克郡布甸一向是燒牛肉的最佳伴侶,如今以牛肉來與布甸連成一體,還算是一樁新奇事。



Roasted Red Pepper and Mascarpone Soup,紅椒與意大利Mascarpone芝士打成一片,濃郁,creamy中帶著紅椒的甜,整體感覺不太膩。

一向對熟食三文魚不太欣賞,餐廳大廚如是地說:(記得在愛丁堡,吃過平生以來最好吃的三文魚,如是者,便做起這道菜。)



Herb Crusted Grilled Salmon Fillet with Mango Sauce / Sour Cream,個人覺得酸忌廉,與三文魚面頭的Herb Crusted,為此三文魚立下汗馬功勞。



英國家庭菜代表之一,Cottage Pie,厚厚的薯蓉之下,是充滿著濃郁的肉汁,與美味的牛肉,再伴以薯蓉吃,足以飽肚。



外國人的燒豬,皮硬而脆,肉質嫩滑是一大法則,The Cabin的大廚,為我們奉上的Roasted Belly of Pork Served with Apple Sauce,反而與中式燒豬有雷同之處,燒皮酥化,肉質豐厚,我想兩者最大分別之處,就是以蘋果醬取代芥辣,大抵是與餐廳大廚,本身是中英混血兒有關?

姑勿論點,這道燒豬腩肉,真的好吃,值得推薦。



Lancashire Lamb Hotpot,一個充滿濃厚地方色彩的名字,Lancashire的中文正式名稱叫蘭開夏郡。你是球迷的話,也會知道布力般流浪,黑池,般尼,這三隊曾經在英超的球會,就是在蘭開夏郡!說起黑池,我聯想起昔日香港球星張子岱,旁邊的陳真兄,想起黑池的遊樂場,登時雀躍起來。



此蘭開夏郡羊肉鍋,與Cottage pie相若,不過以薯片代替薯蓉,佐以羊味處處的羊肉粒,較Cottage pie更重口味,你受得起,一定大叫滿意。

吃到至此,才發覺餐牌上,並沒有炸魚薯條。

大廚:(同區已經有幾間炸魚薯條,競爭大。)




剛才的主菜實在太豐富了,去到最後的甜品,面對著蛋白餅,蘋果金寶,只能淺嚐。

這一夜,好像與數位朋友,在英國聚會的感覺,腦海突然倒帶,回到半年前,與J小姐在倫敦的Burger & Lobster,與他的男友D先生,一人一個龍蝦餐。



今天,她就坐在我隔離,一同分享Cottage Pie,Lancashire lamb pot。

我問陳真:(你幾時捨得返去Manchester????)

陳真:(快喇,下年啦!)

如果時間許何,我跟尾,到時相約在曼市。。。。。飲茶!

在香港吃英國菜,在曼市去羊城國民樓,多麼有趣。

The Cabin:西貢普通道183C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