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的2015飲食大事回顧



人云亦云,一年將盡,先為自己個舌頭清算一下。

你要我這頭花心蘿蔔,去選心目中2015十大食肆,是有點一定難度,不如,就作個簡短回顧,屈指一算,這篇回顧裡面,應該不止十間食肆。

(條件是我在這年才第一次去,新舊不拘,本地與外地的餐廳,絕對包括私心,如果你不認同我的選擇,那就沒有辦法。)




大阪過江龍,當地米芝蓮星級天婦羅老店,一寶,這一頓吃掉我千多元的午餐,直到今天,仍想起他們的海膽,沙搥魚,甚至是粟米天婦羅。




全港唯一一間米芝蓮三星壽司店,志魂,人一世,物一世,之前曾經質疑過憑甚麼收人三千多一位價錢,當我光顧之後,結合裝潢,服務,配套,食材,刺身,壽司等等條件,是有本事收這個價錢,當然,像我輩窮L,只能偶一為之。






今年生日正日,台北朋友R小姐很有義氣,陪我慶祝生日,不是甚麼高級餐廳,只是石硤尾街市平台的堅記大牌檔,喝著我在上年中,由九千多公里帶回來的Laphroaig威士忌。吃著鑊氣十足的小炒,談論世界大事,勝過像霧像與又像花的甜言蜜語。




久聞澳門旅遊學院大名,早已放在我口袋裡面的名單,生日之後第二天,與澳門的朋友們在此午聚,喝過美妙的龍蝦湯,吃過上佳的威爾斯羊架,夫復何求?





驚喜一浪接一浪,澳門市中心的街名我不太熟悉,朋友們帶我來到這間Café Mart 瑪啡,除了有不少craft beer選擇之外,他們的carbonara,出乎意料地佳,最感動的是友人為我準備以窩夫,水果組合而成的生日蛋糕,此時此刻,此刻無價。





三月中的英國之行,雖然是第十次踏足日不落帝國,但是依然難以忘懷,首次與巴黎的好友小寶,在倫敦相聚。由Brick Lane的Cereal Killer開始,到Brick Lane的Beigel,再一起去Abbey Road扮Beatles過馬路,就是很難忘。





北上蘇格蘭愛丁堡,目的當然是為了威士忌,SMWS會所,人生必去之一。二樓酒吧裡面的各款SMWS威士忌,花多眼亂得不知怎樣下手?

地下的餐廳,不用20鎊的三道菜early bird dinner,簡直物超所值!




有朋友對愛丁堡市中心內的一間小型餐廳,曾經拿過米芝蓮推介的The Dog讚不絕口,煎牛肝對我是前所未有的經驗,再來一客牛膝,加杯平價紅酒,所費無幾。




愛丁堡其中一間米芝蓮一星餐廳,The Kitchin,大廚Tom Kitchin曾經是最年輕的米芝蓮星級大廚,主張沿用在地食材,由hake到venison,到最後的芝士,與Glenkinchie威士忌,某程度上是隱約地說出蘇格蘭獨立宣言?姑勿論點,這一餐,吃了我七十多鎊。





大廚出馬陳國強,繼東來順之後,在旺角開設走平價路線,但手工精細的粵菜館 - 粵來順。杏汁白肺湯,糯米蒸蟹等菜式固然水準高,席上認識了食壇前輩,是小弟的榮幸。

可惜,人生無常,我與這位前輩,只能慨嘆相逢恨晚,生命除了感嘆號,還有句號,唉。




一間飯店可以吸引我一年來四次,唯有佐敦偉睛街的拍板小館,一記鮑汁花膠扒,與免開瓶費,是一來再來的理由。




元朗的拳頭壽司悶局,上年由壽司之神打破,以柔制拳頭。其中一位師傅Cupid,在同區另起爐灶,開設鮨文

$1300的Omakase,絕無冷場,最後發展下去,整間壽司店絕無冷場,一位難求,就算午市的$180加至二百多,仍沒有阻止其人氣的升勢。




Morton's Of Chicago,只到過酒吧,還未有機會一嚐其牛扒,某個晚上,機會來了,Cajun steak,聞名不如見面。

轉工前的五月中,抽空到台北一趟,畢竟我超過一年多,沒踏足我自稱為第三個家。





台北美食家朋友Liz,帶我到松煙誠品的The First,享受了一頓由新加坡Jaan外流回來,大廚Kai Ho以時令的在地食材,以法文道出台灣的西餐,已非吳下亞蒙。

一直說想去RAW,無奈地訂不到位,可望下年能夠得償所願。




六月,是白露筍的好日子,港麗酒店懷歐聚適逢其會,推出了一系列白露筍菜式,個人對茁壯,爽口清甜,配以流心蛋黃的白露荀,印象至深。





相識十多年的好友E小姐生日,有大食大,不如豁出去,直上Ritz-Carlton 118/F的Ozone,以一頓任飲Dom Pérignon的早午餐,慶祝她三十幾歲生日。

久不久任性一下,才是努力工作之一大推動力,我不時對自己這樣說,或者,是給自己放任過後的一個藉口。



全鹹點的下午茶,打破下午茶一定是姊妹淘的定律,三層架下午茶,也可以是男人的浪漫,全靠朗廷酒店新行政總廚Pedro,推出由頭鹹到落尾的下午茶,問你點頂?

我就非常喜歡,始終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鹹蟲。




一年到尾,咖啡館在香港遍地開花,無論有幾靚裝修,無論有幾文青feel,怎也敵不過土瓜灣近偉恒昌,土瓜灣達人們推薦的John Choy Cafe

多達二十款單品咖啡,價錢由$20一杯起,平通全港九。最新奇的是沒有咖啡館必備的美輪美煥甜點,只是餐肉芝士麵,瑞士雞翼麵,極其量是很Old fashion的瑞士卷。

你唔好理,舊區就是有這種街坊格,某個下午帶好友小寶前來,她非常喜歡。



文青A君生日,帶她到Shoreditch。。。。。。我帶她到東倫敦?



不是不是!只是西環新開的英國餐廳名字,恰巧是Shoreditch而已,其Pork Belly,成為了我與她的共同回憶,食咗,當去咗㗎喇。




西營盤的隱世牛扒屋,The Den,只賣澳洲M5和牛,價錢則便宜到你唔信,某個周六晚上,與台北R小姐在此撐檯腳,我吃牛Rump,她吃肉眼,吃到大家撐破肚皮,埋單只是八百幾。



今年新開的高級中菜廳,以大公館的聲勢最強,走會員制路線,位置在傳統工業區荔枝角D2,實屬藝高人膽大之舉。




其中一位主廚,曾經在澳門葡京酒店 8工作,難怪這道糯米釀乳豬,有點面善,當然,其他菜式一樣地精彩。





同一屋簷下,D2地下的西班牙餐廳Rustico,一樣可以品嚐到地道西班牙,看看這道Paella,震撼嗎?





年尾新加坡之行,順道與已移居新加坡的好友S,在其中一間亞洲五十大餐廳,Burnt Ends聚舊,烤龍蝦,與這道牛骨髓與hanger steak的組合,美妙極了,當然小弟的荷包,傷勢不輕,哈哈哈!

今年總算有食神,期待下一年,繼續飲和食德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