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

廟街牛什:街頭牛雜進化論



自從十三座牛雜敗走香港,將基地搬去台北之後(其實,用敗走這兩個字,似乎不太恰當,或者,用撤出會好一點。但是,港式牛雜要轉戰台北,某程度上是一種悲哀,區區一個國際金融中心,竟用不下我覺得是全港最佳的牛雜店?)

土地供應問題是老生常談,我不該再說下去,說回牛雜,自十三座一走,後無繼人?

我說是專門賣牛雜的小店,坊間的小吃店,賣牛雜之外,還會賣魚蛋,煎釀三寶,豬大腸之類,專注當然不及只買牛雜的專門店,所以當時十三座牛雜的水準,對我而言是全港最佳。

另一間專賣牛雜的檔口,廟街牛什,之前屈就於殘破的檔口,早前搬到同一條街對面舖位,來個大變身。

除了換上新穎的招牌,更賣起檸檬特飲起來。

在電影中心看罷電影,走到過來廟街,只見四季煲仔飯門外,排隊的人龍像黑鬼一樣長,我真的不明所以,年前曾經光顧過,沒錯是炭爐煲仔飯,不過水準與西環坤記相比,差幾條街呢。



旁邊的廟街牛什,反而沒有客人在門前,記得以前在舊舖的時候,大多時間要排隊的。

隨意要了一小碗份量牛雜,可惜忘了加柚皮,個人認為這裡的柚皮,雖不算上乘,但吃得過。



牛腸欠了肥膏,當然欠了脂肪的油香,牛肚,牛肺爽滑,很入味。



牛雜配檸檬特飲,到底是甚麼把戲,只見身旁有位外國人,買了一杯Mojito。

在廟街喝Mojito,而且是配牛雜,是否感覺很潮呢?



我點了檸檬三重奏,配以牛雜,今時今日賣街頭小吃,也要與時並進。

是牛雜帶起檸檬特飲?是檸檬特飲帶起牛雜?兩者走在一起沒有對錯之分,只是能夠相處得來與否,不分前後。

有如我吃牛雜,甜醬辣醬走芥辣,是個人口味的取決,沒有對錯。或以威士忌配牛雜,沒人可以罵你。

對著喜歡的人,我只想與她們吃街頭/地道小吃,多過上高級餐廳。



懷念當年與已斷線的女性朋友C,曾經在舊舖年代,兩個人企在店外,分享一份大牛雜,記得當時用相機拍門面,影著店主剪牛雜,結果被店主阻止。

現今,獨自一人,拿著iPHONE,任影不拘。

唉,如果,好友小寶在我身旁的話,她會拿著她的菲林機,對著身穿背心的年輕檔主,拍下剪牛雜的一刻。

吃著嫩滑的牛肺,失儀地大叫:(好味呀!)

以上,只是我一廂情願之想法,下次她回來的時候,有沒有機會二人行,一碟牛雜?

廟街牛什:鴉打街18號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