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

麗香園冰廳:五時三刻西多士



你們記得上一次與朋友吃西多士,時間,人物,地點嗎?

你們吃西多士的時候,習慣下多少糖漿?

以上兩個問題,我可以答你:1)兩年前的九月中某個下午,與好友小寶,坐在美都餐室的二樓,靠牆的位置。

2)大約一茶羹左右,多一點會太甜,純屬個人口味,與人無尤。

年青一輩,或者是文青/偽文青當道,那些懷舊冰室,成為了他/她們的寵兒,拍個照當食咗,將西多士擺到靚一靚,拍照之後放上Instagram,對他們而言,Facebook已經outdated,呃LIKE速度不及前者快。

或者,中間有流心,會呃得多一點,像西環那一間周記,憑著奶黃流沙西多士,曾經成為某個月某星期的呃LIKE之星。

月前,位於新填地街的麗香園冰廳,憑著西多士而上蘋果日報副刊,有朋友分享此報導的連結,還說地道香港小吃,勝過米芝蓮高級美食。

哎呀,兩者不能直接去比較呢,雖然,我也去過不少米芝蓮級數的高級餐廳,不過,地道香港庶民風情,才是窮L所需要的。



環境稱不上佳,地下還有垃圾未及清理,未禁煙的年代,每次去這些地方,腳下的總有不少煙頭。

下午五時四十五分,來個下午茶,會否太晚?

小寶經常對我說:(Nothing is late。)



茶香與奶香均等,回甘悠長,滑如脂的質感還在舌尖上打轉,唔。。。。真的是一杯很好的奶茶。

近年西多士越來越多花款,架央應該是眾多花款之中,最無花款的一員,起碼,沒有澎湃如中出的流心。



我對西多士的要求,只要外層的蛋漿,不要厚過塊麵包便可,說起上來,根本是廢話,又代表著我根本沒甚要求?

香脆,金黃的蛋漿,加上我所說的一茶羹份量的糖漿,再把牛油均勻塗抹,沾滿糖漿與牛油的叉,連消帶打將多士往肚裡送。

再一口奶茶,滿足得真情流露,差點忘記,原來之後我有飯局!

死喇,這餐西多士下午茶,會否吃得太飽?



這種想法,未免太過杞人憂天,多年來,我早應該習慣,原來是沒有稀奇。

麗香園冰廳:佐敦新填地街38-40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