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

Doppio Zero:零度的女生約會



上環柏廷坊的Doppio Zero,較早前轉了手,大廚回國,原有的副廚升正,小弟在上年中某個晚上再訪,水準依舊。

月前,又再來到這裡,一切如舊,與數位朋友飯聚,F小姐還送給我一瓶威士忌,實在無言感激。是晚列席的朋友,清一色是女生,外間不時傳出我收宮女疑雲,空穴來風,未必無因,哈哈哈哈!!!!

不時把DZ與同區的Linguini Fini相提並論,兩者都是以意粉為主打,風格卻不盡同,前者是美式意大利風,後者是走創新意大利路線。

說實話,應該是中西合璧,DZ經常將港式/中菜的元素,放在餐牌上,眾所周知的鴛鴦雪糕,正是由港式鴛鴦,進化成為雪糕。



既有新菜式,亦保留以往受歡迎的招牌菜,像Truffled fried oyster,薄如蟬翼的炸生蠔,酥化的黃金聖衣,帶著黑松露的香氣,與鮮甜的生蠔誰也不搶誰的鏡。



粉紅的泡沫之下,就是Smoked duck liver ravioli,煙燻過的鴨肝,作為意大利雲吞的餡料,是另一種重口味的態度。



記憶所及,以前DZ沿用馬尼拉大蜆,如今轉用紐西蘭大蜆,New Zealand wild clam linguine,鮮甜飽滿的大蜆,不花巧的賣相,貫切簡約而美味的風格。



沒有番茄的肉醬意粉,Classic Bolognese tagliatelle,看似平平無奇,實際上是肉醬夠嚼勁,而且沒有番茄之下,其肉香得以盡情發揮,沾在煙韌的闊條麵上,無以尚之。



Carabineros scarlet prawn spaghetti,用上鮮甜得要命,連蝦膏也精彩絕倫的紅蝦,配合以蝦油烹調的彈牙麵條,充份表現一加一多過二的大道理。



牛骨髓除了充當牛扒的配菜之外,更可以植入於意大利雲吞裡面,Braised short rib bone marrow agnolotti,其甘香的個性在雲吞皮之下,油然而生。



以往海膽chitarra是DZ的其中一道招牌菜,今次換上麵包蟹的蟹膏代替,Brown crab,crab roe & caramelized fennel chitarra,每一粒甘香鮮美的蟹膏,均勻地滲進麵條的每一吋,同行的J小姐因對蟹敏感而避戰,我可以做到,就是老實不客氣,吃掉她的一份。



除了意粉之外,每次來必定要叫Grilled USDA prime ribeye with bone marrow,年前美國連骨牛肉初解禁的時候,DZ是首批賣連骨美國牛的餐廳之一,曾經聽過傳聞,之前有檯一行數人客人,全部是女生,來到只叫此味,結過一次過乾掉了不知多少碟!

鮮嫩,juicy,肉香與燒烤香紛陳的牛扒,再塗上香草牛油,與牛骨髓吃,十年如一日,成為餐廳之中的大反派。

女生們經常抱著吃完才算,之後要在跑步機上還債的心態,面對這道誘人的牛扒,無論妳怎樣理智,最終也會失手。



甜品時間的Sweet corn & vanilla pudding,香甜的粟米與云呢拿布甸的融合,香滑之中,凸出了粟米的口感。



最後,怎少得鴛鴦雪糕?

經常強調外國的月光不一定特別圓,本地薑也不一定完全輸蝕,只在乎你有幾多料,英雄莫問出處。

DZ的價錢中等,晚餐價錢平均每人$400到$500,不包酒水,難怪開業至今,已經有不少忠實擁躉,定時定候來吃牛扒,意粉。

Doppio Zero:上環文咸東街22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