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

蛇王協:窮L之蛇宴



第一次在鴨寮街的蛇王協擺蛇宴,價錢大約$2400一圍,那時候是2009年尾。

六年後,已加至差不多$4000一圍,不能不說百物騰貴。

蛇王協的女主人,人稱女蛇王的周嘉玲說:(無辦法,而家來貨貴咗好多,由其是我哋用鮮雞,價格升咗好多!)

雖然加價幅度超越通漲,但無阻我們的興致,月前隨口在窮L飯局群組裡面問問大家,如果在此來一局蛇宴,如何?

結果,一開就四圍。


以前只能一晚做一圍,現今蛇王協買下樓上的物業,可以同一時間擺幾圍。



只是與一樓一為鄰,我笑說吃罷蛇宴之後變成火車頭,就過隔離出火啦!



蛇宴的陣容與數年前的差不多一樣,人齊了,先來兩鍋蛇羹,材料甚足,質感有少少杰身,但未去到杰如漿糊的級別,一絲絲的蛇肉,真材實料,蛇王協是有活蛇供應,並不像坊間某些蛇王,只用冷凍貨來應客,以大量雞肉來掩飾不足。



為了吃薄脆,我連下四碗,連菊花瓣,檸檬葉也不用下,這是我的習慣。

蛇王協與元朗的蛇王如,甚至上環的蛇王林,是粗支大葉中的蛇羹代表作,當然,你付得起的話,可以試試君悅酒店中菜廳,港灣壹號的蛇羹。

別人一碗蛇羹的價錢,差不多等於這晚蛇宴,每人的消費了。



炆蛇腩的質感粗中帶幼,帶著蛇皮的蛇腩,很多人會敬而遠之,你夠膽試,又是另一個新世界。



一粒粒金黃色的炸蛇丸,酥脆的外層,包著的卻是幼細的內涵,絲絲入扣的蛇肉,質感倒也與炸馬介休球相近呢。



早前有酒友要求可否不要蛇碌,轉為炒蛇崧?唉呀,我一時忘記了,記起已為時已晚,椒鹽蛇碌帶點辣勁,蛇碌的真身雖是蛇骨,但是仍連著不少蛇肉,席上的朋友們,不吝嗇地帶來威士忌,誠為送酒之妙品也。



就以N先生的Lagavulin 16yo,貫頭徹尾死硬派,不妥協的煙燻泥煤,配此蛇碌,一流。

有人問龍飛鳳舞是甚麼?我答:(唔。。。。。是某個社團的詩,頭四個字?)

駝鳥肉與蛇片炒在一起,一龍一鳳呈祥,簡單卻精彩。



在扣鱷魚尾與山瑞之間,選擇了後者,有如羊腩煲的個性,醬汁卻以鮑汁作主角,與膠質豐富的山瑞相互融,然後再放下生菜,鮑汁時蔬,一石二鳥。



蛇店標榜的生炒糯米飯,你相信嗎?要是一次過生炒四十多人份量的話,廚師肯定吊L到拆天。

姑勿是生炒不生炒,此糯米飯尚算做得粒粒均勻上色,煙韌可口,臘味香氣四溢。

白切雞的質感稱不上嫩滑得彈破,實在而充滿雞味,可是我剛在樓下與女蛇王打交道,忘記為此雞拍照。



一大盅燉湯上桌,全場嘩然,烏雞加蛤蚧,頗嚇人也。難怪K先生,趁這短時間失陪一陣。

烏雞帶來的清鮮,與藥材的濃香,此大補湯足以另人變成火車頭,飽暖思淫慾,事後要走過隔離找老舉洩火!哈哈!



餘慶節目當然沒有過隔離,而是落樓下蛇舖,拿條蛇來玩。

(既然食得蛇宴,比條蛇我甩下都得掛!)

放心,毒蛇的牙早已被脫掉,拿上手的感覺,其實並不可怕。

每一次來都要與蛇共舞,彷彿已成為一種儀式。

窮L飯局群組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46849813888

蛇王協:鴨寮街170號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