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

新春之街坊小店,嗅到濃烈的牛氣



新年期間,市面很多餐廳食店,有些由年廿九已經收爐,直到新年後才啟市。

除了掃街,難道,只剩下連鎖店,大集團的快餐廳,茶餐廳,酒樓可以去?

也不盡然。

有些人覺得沒有所謂,新年嘛,輕鬆一點,不用太過認真啦,看看賭城風雲3,去老麥,大家樂,美心,翠華吃東西,才有氣氛。

(哈哈,我係新年期間先會睇呢啲戲,去呢啲地方!)

其實,我們會因應節日的氣氛,而降低自己的品味?

品味是隨著年紀,見識而改變,現在只會在電影節期間上戲院,賀歲片,多年沒看,所以坊間鼓吹罷看王晶,我不以為然,因為現今的我根本不會看,罷甚麼?將廿多年前的電影以數碼修復,就是經典重現?我不如在家看DVD好過。平時不會去老麥,沒理由在某些節日被逼去。

一個麻甩佬,不用拜年又沒有約會,怎樣在新春期間自處?

我住在舊區,區內還有一些街坊小店,新年照常營業。

劉森記後人經營,在土瓜灣差不多有十個年頭的麵麵棧,大年初一依然燈光香盛,例牌吃個水餃蝦子撈麵,長流不息。



賣牛腩賣了五十多年的老字號,合隆,在大年初二的晚上,有一對老外夫婦光顧,相信是住在八度海逸的遊客罷。



由二十年前搬過來此區,已經斷斷續續光顧該店,崩沙腩的水準極高,鬆化的肉質,夾集著肉與肥膏相連的甘香,配合甘醇得來,帶點死硬派的的湯頭,與煙韌的伊麵佳偶天成,最後一舉而盡,差點想來多一碗牛雜米。

新年期間,餐牌上的價格,額外加$2,我覺得可以接受。



洋葵樓地下的新新,又是另一間土瓜灣街坊們的心頭好,其貌不揚的門面,卻隱藏著高水準的鹵水牛雜。

每次光顧例必要碗牛雜米,而且是多肺多腸。

脂肪逼爆牛腸內璧,是重口味之友的美夢,這晚的牛腸脂肪甚少,仍不減興致。

滑得彈破的牛肺,滲出甘醇的鹵水芳香。

你估我不想叫一整碟牛雜,再開支啤酒大快朵頤?沒辦法,淨牛雜差不多過百元一碟,貴呀。

住在舊區有樣好,就是在大時大節期間,仍然可以維持我平日的生活方式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