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

Hugo's:傳說



尖沙咀凱悅酒店的Hugo's,對我而言,一直是個傳說。

由當年看過蔡瀾先生的未能食素專欄,已經對這間老牌高級西餐廳讚不絕口,可是當時年紀小,根本沒能力光顧。

十多年前,是香港經濟最差的時候,那時酒店有個推廣優惠,凡光顧Hugo's,送一晚酒店住宿,豈不是賣大包?

沒錯,當時開始有點能力上高級餐廳,但是,誰人陪我去?面對如此吸引的優惠,只慨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。


直至舊凱悅酒店結業,一直沒有機會拜訪,後來凱悅搬到去K11,Hugo's重新開業,當時的她,本來選擇在此,為我慶祝生日。

(知你籠嘢,生日一定要去你之前未去過的餐廳,本來,我諗過Hugo's,但係見到呢度仲正,就改變主意。)

有些人和事,沒有緣份,就是沒有緣份,同一屋簷下的咖啡廳,凱悅軒,早已拜訪兩次,Hugo's,好像每次在某些關頭,看似垂手可得,最後卻擦身而過。

趁著台北朋友R小姐剛過生日不久,就約她來個生日午餐,地方就選擇我與她皆未過的地方,霎時間,腦海裡浮現著Hugo's。



二月某日我和台北R,坐在Hugo's的一角,總算還了我心願。

聽說餐廳大部份的裝飾,由舊凱悅搬過來,包括餐廳門口的鐵甲人。



典型的高級西餐古典風,深信晚上的感覺是絕佳,中午的自然光映照著這間老牌西餐廳,是另一種美態。

三道菜的午餐,由四百元一位起錶,在自助頭盤與餐湯之間作取捨,我倆皆選擇前者。



沒有衝鋒陷陣的前奏,在自助頭盤前搶餐死,而是由侍應,推出頭盤車,任君選擇,你胃口大的話,可以選擇所有頭盤,重點是,無限添加。





只見侍應很專業地,向我們講解每一道頭盤,深知我倆不會吃盡所有,只能選擇自己所愛,沙律,風乾火腿,蔬菜等等,侍應逐一放在碟上,有如一幅隨心而發的抽象畫,沒有章法,但美。



最喜歡是新鮮到出油的沙甸魚,與香滑的牛油果,軟熟鹹香的火腿,亦不錯。



主菜方面,忘了在訂檯之前預留燒牛肉,看見一道藍帶豬扒,用上西班牙黑毛豬,就試試吧。



酥脆的金黃衣裳,輕輕地包著鬆軟,香甜的黑毛豬扒,藍帶豬扒一定要有的火腿片,與芝士,亦用上高質素的貨色,芝士緩緩地流出,佐以配菜同吃,不用浪費。



台北R的主菜為Fish of the day,她說是三文魚,我皺眉:(為何妳會叫三文魚?)

R:(唔知㗎,總之就好食啦。)




甜品與頭盤一樣,由侍應推出甜品車,任君選擇,台北R點了蛋糕,她我只要芝士拼盤,大惑不解。



不久,女侍應送上插著蠟燭的阿拉斯加雪山,R的表情,既驚又喜。

R:(原來你食芝士,係有原因!)

我:(拿拿臨許個願先啦!)



毫無疑問,這座雪山,是我吃過最好的雪山,絕非擦鞋。

當然,一切包含著個人情感,時間,人物,地點。



她許了甚麼願?我沒過問,心照不宣。



(今年靠妳關照我喇。)

Hugo's:尖沙咀河內道18號凱悅酒店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