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

泰歐港十五天精華遊



當去歐洲的機票價錢,與短線的旺季看齊的話,歐遊,再不是夢。

上年尾,E字頭的網上旅行社,推出了震撼優惠,卡塔爾航空來回歐洲機票,連稅只是二千多!不過,要由東南亞出發。

本來選擇在吉隆坡飛倫敦,哥本哈根回香港,在網頁按了作實,一切看似順利。

相隔兩日,航空公司不認數,之前的訂位,全部作廢!

X!玩咩?

後來,直接上卡塔爾航空官網訂票,改由曼谷出發,經多哈去倫敦,回程由哥本哈根出發返港,即時作實。

價錢大約一萬三千多泰銖,雖然貴過之前E字頭一,二百元,依然抵到無朋友!

靜待五個月,上月中,終於出發了!

(以下所有相片,除了四合一組圖之外,其他全部以iPHONE 6拍攝)




第一站,曼谷,首先要買一張去曼谷國際機場的單程機票,香港航空連稅,不用六百,晚機去,凌晨機到。

預訂了機場附近的酒店,說好的免費穿梭巴士沒有出現,最後要花一百泰銖,乘坐的士到酒店。



我訂的是標榜機場渡假酒店,與機場距離大約五分鐘車程,至於是那一間不說了,因為與我的預期相差甚遠,真心佩服攝影師的拍攝技巧,哈哈!

算啦,三百多港元兩晚,我不能太過挑剔了。



實際上,我只在曼谷逗留三十小時,有一天的空檔,順便看看這個我闊別十四年的城市,出發前有點托大,只兌了千五泰銖。


十泰銖一瓶泰版紅牛,在我這個香港人眼中,便宜得發笑。


曼谷的一間CAFE,裡面也是一間波鞋店。

一直地掃街,去了一間咖啡館,甚麼東西也沒有買,錢銀只用在吃,坐車,離開之時,還有二百泰銖剩。



預早上網登機,在這個世代已經是常識,省卻不少排隊時間。

你問我會否再來曼谷?我不肯定。下次再來的原因,可能又是視作往歐洲的跳板。



航班數小時後抵達多哈,中間只有一小時,幸好,往倫敦航班的登機閘口,只在不遠處。



第十一次踏足大英帝國,倫敦,我回來了。



為了方便我坐火車北上,最近三次,都是住在這間位於Russell Square的Hostel,四十五鎊三晚,沒錯是很便宜,但是一間房只得兩個插蘇位,浴室的風筒壞了兩年亦沒有人修理。。



在倫敦待了三晚,與好友小寶見面,一同漫遊東倫敦,沒有去甚麼高級餐廳,只是上咖啡館,喝啤酒,吃個Beigel,遠離遊客區,避開人潮,逛逛古著店,唱片店,藝廊。



很懷念這兩天的時光。



聽說這對NMD,在亞洲區炒得火熱,開售當日,我剛好在倫敦,不用擔心,沒有人搶,大把貨,89.99鎊一對,試穿後,除不掉。


奈何,時光永遠捉不住,在地鐵站以一記擁抱作道別後,又不知幾時再見。



離開倫敦的早上,到Euston火車站,準備去利物浦看球賽,早兩個月於維珍網站預訂,單程只須十多鎊!


一個Muffin,一瓶Irn Bru,這一頓早餐,盛惠兩鎊。

兩個多小時後,抵達利物浦,一個普羅港人,因為音樂與足球,才認識的城市。



放心,愛華頓比賽是不會有黃牛飛,就算對利L的打比戰,像我的非季票持有人,一樣可以憑官網訂飛,當然,越早越好。

愛華頓對阿仙奴,當日開早場,提早入場,看看有甚麼紀念品買。



表現不似預期,上半場已落後0:2,看到後段,球隊回天乏力,唉,提早走人。

現場看過己隊十場比賽,這是第二場敗仗,對上一場,已經數到去十六年前,主場敗給紐卡素的一役。

時間尚早,還可以在市內作個短暫勾留,蒲咖啡館,吃個炸魚薯條,晚上坐火車,繼續北上。



差不多深夜,到達格拉斯哥。



選擇在火車站附近的Hostel停一晚,租金十八鎊,勝在浴室都在房裡面,其他的,只求一張床,幸好我一早在火車,將電話的電充滿,否則,我就麻煩了,因為房內所有插蘇位,早已被其他房客罷佔。




第二天,早上先吃個早餐,然後跑到去聽說是城中最佳的咖啡館,喝杯咖啡,借個位趕稿。

下午,乘坐巴士,第二次向艾雷島進發!



三小時的車程,到達往艾雷島渡輪的碼頭,再坐兩小時船。。。為何不坐飛機?格拉斯哥有直航,四十五分鐘時間便到。

有錢就不須走陸路啦,單程要五,六十鎊,現今我坐船,巴士來回,三十多鎊而已。

時間,一向就是金錢,作為窮L的話,有的,是時間,晚上八點,再踏足這個威士忌迷的聖城麥加。

住回上一次住過的B&B,價錢依然是四十鎊一晚,包早餐,設備齊全,更可以借用洗衣機,熨斗,WIFI接收力強,加上屋主的早餐做得真棒,值得向有意往艾雷島的朋友推薦。

兩年前為這間B&B,寫過的文章:http://foodie-smashingpumkins.blogspot.hk/2014/09/blog-post_25.html



人在艾雷島的第一個早上,坐巴士到Bruichladdich酒廠,本來是參加當日早上的Distillery tour,去到才知道,當日的早上tour已取消。



工作人員見我專程來到,大方地拿出所有酒款,給我任試,包括酒廠限定的包桶。



自己威士忌自己斟,最後,斟了一瓶給自己,花了我七十五鎊呢。

下午的行程,就是Caol Ila酒廠的tour,艾雷島的巴士班次極之疏落,今次與上次一樣,編排參觀酒廠的行程,一切以巴士的班次作依歸。


酒廠的親善大使,她的名字叫Sushi,很嬌嗲。

能夠喝到其25年陳,與其Festival紀念版,不枉此行。

基本上,入夜後的艾雷島,交通絕不方便,回到B&B,只能在附近一帶活動,晚飯地點,還是在旁邊的酒店,艾雷島的羊肉是一流。



第二天,參加了Lagavulin的warehouse experience,天呀,我喝到其34年,由1982年開始熟成,直接由木桶抽出來的極品呀!!!!!!!

絕對是足以晒命的一件事。

帶著亢奮的心情離開酒廠,因為在兩小時之內沒有巴士,所以徒步回B&B,幸好,遇上好心人駕車經過,問我是否往同一方向。

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坐順風車。

短短數分鐘的萍水相逢,這位男子說,他的女朋友在這間酒廠擔任經理,又說這間酒的出品,是他的最愛。

與他道別後,準備向下一站進發,跳上巴士,再往Bruichladdich。

這次是參加warehouse裡面的試酒會,及補回前一天之失,先參加基本的酒廠遊覽。

負責warehouse試酒的男生,對我說:(你是VIP,因為今天只得你一個!)

Bruichladdich的風格與同區的酒廠明顯有點不同,沒有標明年份,用上超過二百款木桶去陳年。。。

我問導遊:(是否因為年前被人頭馬收購的關係,所以輕易地得到紅酒桶,干邑桶?)

他答:(當然不是啦。)

他又對我說:(記得昨天見到你,著住件愛華頓球衣。。)

我:(哈哈,我係捧愛華頓,你呢?)

他:(格拉斯哥流浪。)

果然,與英國談起足球,便很快打破隔膜,當然,各自擁護的球隊,不要是敵對便可,若然,昨天他見到我身穿些路迪球衣的話,結果可能不一樣。

喝過由木桶直送酒杯的Port Charlotte,Bruichladdich,與Octomore,個人最喜歡就是重泥煤的Ocotomore了。

摸著酒杯,對導遊說:(有機會,要看一場Old Firm derby。)

他說:(好!不過要去Ibrox睇。)

但願如此。



艾雷島,我會再來的。



採取去程的相同方法,回到格拉斯哥,安頓好一切,跑去我喜愛的酒吧,The Pot Still,由最便宜的Malt of the month飲起,連下三杯,大滿足,然後去Nando's晚飯。




只停一晚,第二天的中午,坐巴士往愛丁堡,入住Travelodge,沒有驚喜,勝在位置便利,價錢便宜,四十鎊一晚而已。



怎少得去SMWS,先喝兩杯?好了,不如就地取材,吃個晚飯,上年就坐地下飯廳,今次索性留在酒吧,吃了美味的Haggis。

上次在此地留了四天,今次則只停一晚,皆因第二日中午,便要由愛丁堡機場出發,到哥本哈根。



可能是復活節的關係,這次乘坐SAS航空,單程全包大約$1000港幣,已經是同時間最便宜了,起碼,機票價錢已包20 KG寄倉行李。



作為無恥到極點的酒鬼,在免稅店的威士忌前,厚著面皮試了幾杯,才上飛機。



個多小時後,到達哥本哈根,拿行李之前,先去自助售賣機,買張電話卡,DKK98一張,5GB一個月,是無敵!



(丹麥克朗的幣值,與港幣接近,DKK100,大約為港幣$118)



哥本哈根面績不大,由機場坐Metro出市中心,二十分鐘,再由Metro對出的巴士站,轉乘巴士到下塌的Airbnb,車費要DKK 24。

這是我唯一一次,在哥本哈根乘坐巴士的經驗,往後的三天旅程,一律步行。



到了一間水準極高的餐廳晚飯。



到了市中心的市場,盡情地掃街。



走訪數間酒吧,Mikkeller當水喝,由早上喝到晚上。



到過Street food market,又是吃到大滿足。



攝氏九度的氣溫之下,在哥本哈根海邊喝著冰凍啤酒,實在爽翻天。



路經發現丹麥時裝界鬼才,Henrik Vibskov,只限周末才營業的Sale shop,年前在銅鑼灣的Shine,買過此牌子的兩件T shirt。可惜尺碼實在太大了,中碼已是加大碼,哎呀。

全城唯一一個可以明張目膽明目張膽抽大麻的地方,Freetown Christiania,連煙也不抽的我,抱著到此一遊的心態前往。



吃不到NOMA,也要在門外拍個照留念。



臨走前,也要找間咖啡館坐坐。



慨嘆在短短四天,難以真正了解哥本哈根,當與她開始發生感情之際,時晨已到。



下次,我要來踩單車。



下次,我要去幾間Nordic餐廳。



下次,我要繼續喝啤酒。



一年起碼一long haul,立此存照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