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

澳門:隱世高人在氹仔海洋閣



大半年沒到過澳門,這次風塵撲撲,偷出一日一夜的時間,過大海出席活動,順便與鳳凰天空雜誌的朋友見面。

C小姐說當晚帶我去出席一個飯局,地點在氹仔某會所。

這場飯局,由頭吃到尾,心裡暗暗地大叫得嘩嘩聲。

社長在海洋閣擺下擂台,包了一圍檯,起了個澳大利亞海洋之味的主題,聽他說,會所大廚雄哥,剛剛到過澳洲塔斯曼尼亞,帶了不少好東西回澳門,藉著飯局公諸同好。


當晚席上有不少猛人,包括娛樂界組別,酒店高層等等,死剩把口的我,戰戰兢兢地介紹一下自己,希望不會太失禮。



第一道上桌的菜式,澳洲鮮鮑魚沙律,一大盤沙律,面頭的鮑魚片舖得滿滿。



有如大鄉里出城的我,真的沒見過,如此澎湃,霸氣逼人的沙律,鮮甜爽口的鮑魚片,清新的沙律菜,吃完一碟,再添一碟。

雄哥謙稱,這道菜的鮑魚,是用來熬過湯。



身旁的C小姐,叮囑我要一口幹掉牛油果燒生蠔。

照她的指示,拿著生蠔,一啪入口,唔,唔,唔,最後,深呼吸,然後,笑了出來。

塗上燒鰻魚汁的生蠔,烤過之後完全入味,奇妙之處,生蠔依然鮮美得令人驚豔,爽脆的餅乾,夾著與沙律醬混合的熟牛油果,三種看似風牛馬不相及的食材,走在一起卻令人感覺有種疑幻疑真,最後竟成真的美味。




只能在高級潮州菜館才吃到的燒響螺,一樣可以在此吃到。原隻炭燒,十多人分三隻,切成薄片的響螺,夾雜著燒烤香與螺肉的鮮甜,爽脆可人,佐以日本刺身醬油同吃,足以笑傲江湖。



雄哥說用鮑魚熬湯,就是這一道海底椰燉鱷魚。

清澈得見底的顏色,包藏著油潤而不膩,每一啖都是豬肉,鮑魚的精華,鮮甜好喝。

(如果可以的話,我都想囉南非鱷魚,呢個湯用嘅係泰國鱷魚。)雄哥如是地說。



澳洲果仁炒帶子,較有鑊氣的一道菜,帶子鮮嫩肥美,不過要求甚高的雄哥,說這晚炒得略嫌過火一點。



也有不知多久未嚐煙鯧魚了,當我認為以前的益新太平館的煙鯧魚,已經是地上最強。嚐過雄哥的蔗香煙鯧魚之後,立刻推翻之前的想法!

沒錯,是立刻,沒有三心兩意,一心一意,直豎姆指。

著名球評家黃興桂的金句:(蔗渣價錢,燒鵝味道。)雄哥用蔗渣,配合煙醺,把不知幾多斤重的鯧魚,演繹得栩栩如生。蔗渣的香,與煙香好像是一對人見人愛的金童玉女,在鯧魚身上發生一段流芳百世的童話故事。那陣香味,沒有一點俗氣,化成絕世傳奇。

蔗渣味道,燒鵝價錢,不一定代表負面,起碼這晚的蔗渣味道,吃得席上眾人交口稱譽。



熱呼呼的鍋,散發出誘人的胡椒香氣,花竹蝦每一吋都是惹味的胡椒香,重點是,沒有令人喉乾舌燥之餘,花竹蝦的鮮甜度,依然突出。



冰菜一向是涼吃,這次浸著濃鮮香滑的魚湯上,不失是嶄新體驗。



份量極大的紅酒逼羊腳,濃厚的醬汁之下,披著羊皮的粗獷羊腿,薯仔,皆走不出醬汁的魔掌,盡情地吸收靈氣。

席上有人提議要一碗白飯,結果一呼百應。



雄哥以由塔斯曼尼亞帶回來的澳洲野米,做出土生葡味的焗鴨飯,焦脆的外層,底下的是炒得粒粒分明,煙韌,索盡鴨肉香的米飯,在有90%飽的狀態之下,鼓餘其勇,連下兩碗。



清潤,深厚,醇和的桑寄生蛋茶,不遜源記出品。



當晚喝過不少酒,Rosemount 的Sauvignon Blanc 2012,礦物與堅果味作引子,繼而散發出豐富的果香,酸度恰當,配烤響螺,與鮑魚沙律是不錯的組合。



最喜出望外的,還是這一瓶名叫如絲的中國白酒,一打開瓶,很強的士多啤梨乳酪味突圍而出,第一口的感覺,有如清酒的啤梨香,接下來就是滑如絲,帶點creamy,直滑落喉嚨,甜絲絲的結尾,不經不覺,一杯駁一杯。



閒談之間,雄哥除了做得一手好菜之外,亦喜歡研究食材的典故,更為澳門的報章寫專欄,出過個人著作,閒來亦玩舊相機。

C小姐拿出電話,給我看了一張照片,說是雄哥用Leica拍下!



聽高人一席話,肯定勝讀十年書,握手道別後,希望年尾再見,一嚐其炮製的火雞。

海洋閣:海洋花園區海洋花園大馬路1000號海洋會所1樓

電話:853-28812666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