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

澳門:英皇娛樂酒店皇廷閣之黃飛鴻宴



上星期過大海的原因,是受到邀請,出席英皇娛樂酒店,旗下中菜廳皇廷閣,剛推出的黃飛鴻功夫宴的發佈會。

先旨聲明,我不是黃飛鴻電影的擁躉,只是略略看過兩,三套,當然,粵語殘片年代,關德興代表黃飛鴻,這樣我知。

當日的盛況空前,更邀請到黃飛鴻二傳弟子,即場表演虎鶴雙形拳。

對我而言,今次菜單上,有甚麼菜式,才是重點,開幕禮完結後,眾賓客們陸續就座。


難得與一眾飲食界名人同桌,絕對是小弟之榮幸,世界越大,自己顯得越渺小,又是學習的時間。

每一道菜,皆以黃飛鴻的招式命名。



騰雲駕霧的賣相,就是佛山無影腳,真身為去骨滷水豬腳,爽滑的豬腳皮,帶有豐富膠質,做得非常入味,吃罷是否即時黃飛鴻上身,施展一招佛山無影腳?當然沒可能啦。

像霧裡面前的豬腳,面前幻化不定,與無影腳一樣地難以捉摸,這是我大約的理解。



現今的點心越追求精美,細緻,那些份量取勝的懷舊點心,只能在舊式茶樓才找到,有些人反而不喜歡吃大包,因為有一種當你是苦力的感覺。

沒錯,我們所認識的懷舊雞球大包,正正是當年勞動階層的恩物。

飛鴻叉燒包,我不知道十九世紀末的廣州,佛山一帶,有沒有叉燒包,不過以豉味來掛帥的叉燒,是真正古早味。



寶鴨穿蓮,是以冬瓜片捲著煙鴨肉,與蘆筍一起蒸,最後淋上雞湯玻璃芡,加上炸瑤柱作點綴,與其是表達黃飛鴻的功夫,不如說是主廚林國榮的功夫。

為了籌備這個功夫宴,幕後團隊專程到佛山取經,尋找黃飛鴻的故事,從而得到一點靈感,以功夫為主題,創作出一道道貼題的菜式。

無獨有偶,大廚的名字,與黃飛鴻的其中一位有名弟子,豬肉榮,只是相差一個字。



猛虎扒沙,真名為風沙焗虎蝦,大廚選用身段粗壯的越南虎蝦,配以金蒜煎焗,在新聞稿的簡介上,這道菜有很多食療作用,對身體有莫大脾益,當然,其香口惹味之餘,亦保持虎蝦的爽口甜美,才是當日的重點。



雙龍出海聽得多,單天保至尊才顯得霸氣十足,一招單龍出海,以頭抽薑米,將龍躉背翅煎得亮麗,淡淡豉油香,在嫩滑的魚肉上發出。

有關美人照鏡的典故,可以追溯至廿多年前,某一場港督宴,出現過這道菜式,當時的港督衛奕信,更讚不絕口。



肥美茁壯的蟹鉗,以雞油花雕蒸熟,再配以竹笙與蘆筍,暗裡藏著不平凡,纖細的蟹鉗蒸得到位,香滑中帶酒香的花鵰汁,有如畫龍點睛,整道菜變得更加秀麗,不負美人之名也。



餓虎擒羊,是我當日最喜愛的菜式,取自青藏牦羊,白切形式去演繹,吃慣羊肉的朋友,也知道青藏羊的羶味特強,非人人可以接受。

所以,喜歡吃羊的朋友,不能錯過,不喜歡吃羊的朋友,你手上的那一件羊肉,請留給我。

果然,羶香來得霸道,是羊痴的美夢。

同桌的梁家權先生,道出羊肉不羶,等於女人不羶的道理。



隔離的名廚Ricky張錦祥先生,與查小欣等人,興之所至,來一杯香檳,我厚著面皮跟機。

Ricky:(試試食完件羊肉,再飲一口香檳,之後羊肉嘅羶香,隨即大爆發,唔信你試下?)

一口羊,再一口香檳,乾身,細密的氣泡,真的把羊肉的小宇宙完全激活起來。

羊肉不一定配紅酒,又學到一點知識。

可惜的是,當日的傳媒飯局,並沒有功夫夜粥,真想見識一下,吃過夜粥之後,是否好打得?



有關黃飛鴻功夫宴的菜式推廣日期,由本年4月19日,至5月18日,為期一個月,包括午市晚市。

皇廷閣:澳門南灣澳門商業大馬路288號英皇娛樂酒店9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