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

UMI Bar at The Ocean:淺水灣的Omakase



S先生相約午餐,說帶我去淺水灣吃日本料理。

Shoku?之前已經去過。

S:(不是不是,The Ocean裡面剛開設了壽司吧,日本師傅是由竹壽司過來。)

我:(嘩,有興趣,不過,我下午要上班,淺水灣路途遙遠,我怕趕不及回公司。。。)

不想太多了,一行數人,中午十二點多,在灣仔跳上的士,向著淺水灣進發。




壽司吧的名字叫UMI Bar at The Ocean,帶有海洋氣息的餐廳,果然店如其名,以藍色作主要色調,牆上的魚缸,水母隨波逐流,加上面臨海灘,白天的時間,是最美的時刻。



我們同樣地品嚐,$588的Omakase,由壽司吧的掌門人,Yukio Kimijima,為我們發辦。



首先交待有甚麼不吃,然後,先喝一杯有氣清酒來揭開戰幔。



白蝦刺身以點點生磨芥末吊味,引發出其鮮甜可人的氣質。



來自岩手縣生蠔,師傅以酸汁製成的啫哩作配襯,鮮甜飽滿,帶著鹹鮮的蠔,啫哩的酸度,足以對此生蠔作出制衡。



切成薄片的愛女魚刺身,爽朗的質感,散發出淡淡清香。



深海池魚則一如以往的經驗,厚切才是正路,與愛女魚一樣地爽口,但是個性更突出,鮮甜度欲蓋彌彰。



紫蘇葉包著寒鰤,再以紫菜片卷著,肥到出油的寒鰤,以清香的紫蘇作中和,紫菜的酥脆,增強了層次感。



迎接壽司之前,先以沙律作暖場,用上新鮮,時令的蔬菜,切成絲,伴以醬汁,清爽開胃,兼對味蕾有洗滌作用。



壽司吧上有塊細小手巾,是用來抹手,這是高級壽司店的格局,因為很多人品嚐江戶前壽司,只會用手,而捨筷子。



只須三兩下手勢,師傅已經把壽司握好,第一件上桌是油份甚高的左口魚,飯粒的空間感恰當,鬆軟而不散,而壽司飯的酸度亦恰當。



火燄赤睦,同樣地油花四射,熱力將赤睦的內在美得以盡情發揮,整件壽司都是魚油,與醬油的香,兩者互相輝映。



接著是沙甸魚,好像師傅一早知道,我是重口味之友,由左口魚開始,到沙甸魚,每一招都出得很重手,肥美鮮香的沙甸魚,略施少許蔥粒,芝麻,醬油,就是這條沙甸魚的最好結局。



赤身亦醃得恰到好處,濃鮮的醬油沒有喧賓奪主,搶去滑溜的赤身風頭。






小碗裝載著海膽壽司,源自北海道的出品,新鮮的狀態之下,怎能say no?甘甜,香滑,我是絕不介意再下一城的。



內外兼備,既有蛋香,質感滑如脂的三文魚籽蒸蛋,面頭的三文魚子有畫龍點睛之妙。

估不到的是,玉子是終極高潮,那種甜而不膩,帶點清新而沒有丁點俗艷,是我直到今天,仍然懷念著。

唔。。。腦海霎時間回到十年前,與好友小寶初次見面的一刻。

大約就是如此。



濃厚的魚湯,非常豐富,我不忍心被它洗去玉子的餘韻,可是現實歸現實,面對著這碗魚湯,為甚麼不喝?

因為要趕回公司上班,最後師傅握好的金槍魚手卷,我只能邊行邊吃,失禮失禮。

UMI Bar at the Ocean:淺水灣海灘道26-30號 The Pulse 3樓303-304號舖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