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

台北:熱炒三人行@品鱻100元熱炒



今次台北Ardbeg Night之行,行程早已編排得密麻麻,實在難以抽空與台北朋友一聚,真的抱歉。

除了在台北工作的友人D先生。

這天早上南下台中,到南投酒廠參觀,黃昏時間坐高鐵回台北,D先生說可能要加班,不如夜少少才晚飯。

D:(想食乜?)

(居酒屋或台式快炒啦!)我的例牌答案。

他向我推薦了這間,在捷運站六張犁附近,樂利路的品鱻100元熱炒

(哈哈,原來係呢度,對面就係香港威友最喜歡去的威士忌酒舖,豪邁!)



晚上九點來到,店內非常熱鬧。旅遊書不會介紹這些地道食店,只有本地人才懂得上門。

除了D先生,還有另一位D先生,同樣是來台北工作的港人。

三個男人,拿著點餐紙,想吃甚麼就吃甚麼,為何這間小炒店叫做100元熱炒?



因為這裡的小炒,價錢由NT$100起一碟起,折合港幣大約$25。

不久,第一道菜上桌,接下來有如開機關槍,連珠爆發。



魚卵沙律是我點的菜,將鱈魚卵切片,再加上沙律醬便成,簡單的一道菜,只要魚卵不腥,很難失手。



炒蜆用料新鮮,飽滿的蜆肉,沾滿醬油的香氣,挺惹味。

既然吃小炒,沒理由不喝點酒,D先生正處於戒酒期,要到月尾才解禁,18天限期的台灣生啤,成為我與另一位D先生的囊中物。

台灣人用小杯喝啤酒,有別我們的習慣,之前台灣朋友解釋,台灣人喝啤酒通常一口過,豪氣干雲。

雖然我們都是香港人,入鄉就要隨俗,斟滿啤酒,乾杯,一舉而盡。

D先生繼續喝著烏梅汁。



薑爆小卷果然夠薑,鮮美的小卷,披著醬油的甜,還有薑的辣。



有點像韭菜花的水蓮,爽脆中帶細緻,D先生是台灣特產。



粒粒金黃的炸墨魚咀,香脆,爽口,彈牙,是絕佳的下酒菜。



火爆,熱血的炒牛肉,像滿載著理想的憤怒青年,在炒菜與牛肉之間,有很多想法。

唔。。。是對某些事的執著?

粗獷卻真實,直接的牛肉味道,經過火光熊熊的鍛鍊,依舊忠於自己。



鹽蛋豆腐,我嫌鹹蛋香不夠強,論豆腐本身的質素是不錯的。



D先生極力推介的煎豬肝,被濃甜的醬汁染得深紅,大大塊的豬肝,爽中帶粉嫩,只有其甘香,一點臭味也沒有。

D:(講到呢味,欣葉都要行埋一邊!)


埋單NT$1200,每人NT$400,港幣一百也不用,價廉物美。




短短一小時的飯局,道盡港人對台北的嚮往,對香港的不滿,但沒能力去扭轉劣勢而嘆息。

活在當下,吃著煎豬肝,乾一杯台啤,有酒今朝醉。

品鱻100元熱炒:北市大安區樂利路68號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